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火弩箭引发的事故报告

哈利詹姆波特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场魁地奇后续
ABO世界观
CP:all哈包括
小天狼星x哈利 德拉科x哈利 塞德里克x哈利 汤姆里德尔x哈利
非常小言和OOC

整个圣诞假期,哈利都过的很愉快——除了被母亲拉到圣戈芒打了一针抑制剂。冰蓝的药剂顺着针管推进去,哈利打了一个冷战。现在他能更清楚的分辨周围的人:有的alpha闻起来就像某种药草,带着呛人的味道,但是有些alpha的气息又非常好闻,让他想到自己骑着扫帚在后花园玩,风拂过身边的感觉。

现在哈利最喜欢的味道来自自己教父,小天狼星布莱克。圣诞节吃完晚饭后,大家坐在桌子旁边聊天,爸爸又给妈妈唱了一首情歌,妈妈的脸也被朗姆酒熏的泛红,他们两个又亲上了,壁炉里的火把屋子里的气氛烧的火热。哈利忍不住把火弩箭放到了客厅的桌子上,保证时时刻刻都能看见它。

小天狼星和莱姆斯停下了说话,对詹姆和莉莉笑——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才把彼此的距离拉开一点点。哈利正在着迷的看着火弩箭,突然发现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怎么啦?”他问小天狼星,仍然在想象如何骑着这把扫帚一雪前耻——如果格兰芬多还有机会的话。

“话说……送你天文学星座模型的里德尔教授,他和你关系很好?我的意思是,在学校你们两个就关系不错?”小天狼星装作非常随意的问道,但是哈利能察觉他非常的好奇。

“还好吧。”哈利犹豫的说,他不知道小天狼星想听到什么答案,“他挺关照我的。”

“唔。那个送了一大盒巧克力的迪戈里呢?他以前从来没给你送过礼物吧?”小天狼星继续问下去。

“他说上次魁地奇比赛非常抱歉!”一提这个哈利就恼火,他不需要更多人来提醒这次失败了,现在爸爸妈妈也看过来了。

“你好像还收到了小马尔福的礼物。”小天狼星嘀咕到。哈利确实发现一枚来自马尔福的领夹——如果不是以前中过斯莱特林学生的恶作剧的话(戴上就会开始疯狂的跳舞)——哈利几乎要相信这是个礼物了,比那个麻瓜姑妈家的奶糖还不可相信。

哈利冷笑一声,他可不觉得某个斯莱特林会这么快就转变态度。

“对不起,”小天狼星抱歉的说“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比较喜欢他们中谁的味道?”

“小天狼星!”莉莉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现在说这些干什么?”

“没有,”哈利又恼火又困惑的说,他们在打什么哑迷“我比较喜欢你的味道,闻起来像青草。”

客厅里安静了一瞬间,然后小天狼星大笑起来,甩了一下半长的头发,对着詹姆做鬼脸——一只牡鹿出现在客厅,用鹿角把黑色的大狗撵的满处乱窜——卢平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小天狼星试图躲到哈利身后,但是牡鹿总是能冲过来戳小天狼星的屁股,黑色大狗蹿上楼,跟着穷追不舍的詹姆和哭笑不得的莉莉。

那天晚上哈利拆开医院附送的小册子《omega必读手册》才知道小天狼星的问题究竟是什么。手册上说,omega和alpha总是通过气味来寻找自己潜在的那个伴侣——所以小天狼星是在问我喜欢谁?哈利古怪的想,里德尔教授和自己关系一直很好,而且也很有魅力,但是自己从来没有把他放在这种角度考虑,上一个暗恋对象还是个女omega的直男omega内心满满伤悲。

至于迪戈里和马尔福……现在仍然是在黑名单里面呢……

假期很快就过去了,在返回学校的火车上,他碰见了回了陋居的罗恩(“珀西真是让人无法忍受!”)和去瑞士滑雪的赫敏(“那真是美极了!可惜我没把照片带过来。”)他们三个坐在一起讨论寒假见闻,说道哈利从小天狼星那里得到了一把火弩箭的时候,罗恩双眼放光,要求试一试这把世界级的扫帚。

德拉科马尔福推门进来,带着他傲慢的神情和雪松气息,哈利翻了个白眼。

小马尔福可是对哈利又羡慕又妒忌,还有一点点小情绪。他从自己妈妈那里得知布莱克,哈利的教父给哈利送了一把火弩箭当圣诞礼物。显然自己送出的小礼物没有回音——这让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在经过一番尽可能友好的交谈之后(罗恩对此持保留态度)他们约定周末在魁地奇球场来一场公平公正的比赛。“只有我们两个,看谁能先抓住飞贼。”马尔福慢吞吞的说“让我们看看这把扫帚是不是真的有吹得那么好。”

格兰芬多三人组怀疑的看着马尔福离开了。

“他这是有什么毛病?”罗恩往嘴里塞了一个巧克力蛙,问哈利。

哈利决定把假期收到的其他礼物变成一个永远的秘密“我怎么知道?”他故作轻松的说。

赫敏对着书本笑了一声,她的朋友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专心的看着窗外飞驰过去的平原。

哈利发现自己和马尔福比赛的消息不胫而走,走在路上都有人冲出来给他鼓劲。科林制作的小报上面贴上了他和德拉科去年魁地奇比赛的照片“找球手的巅峰对决!”哈利要说,最好的找球手——单从技巧而言——塞德里克迪戈里算一个,但是马尔福应该还够不上。

伍德原本想责怪哈利太过鲁莽“这是我们的秘密武器啊!”但是听说是德拉科马尔福先挑衅的时候就迅速转变了口风“干的好,哈利,我们都会去给你加油的”

周末那天,天气寒冷,阳光照着发白的冷霜,魁地奇球场上面气氛热烈,似乎全校学生都出动了,格兰芬多还有赫奇帕奇,拉文克劳的学生都戴着猩红的玫瑰花,有的人还举着旗帜和横幅,上面写着哈利必胜;对面由潘西帕金森领导的一群斯莱特林也佩戴着银绿的蛇形饰物,力图用声音压倒另外四分之三的学生。

哈利惊恐的发现人越来越多,半个小时之后,教授们都在看台上落座了:里德尔教授在前排对他微笑,玫瑰花佩戴在胸前(哈利也对他挥手)斯莱特林的院长斯内普冷冷的看着他们。邓布利多教授愉快的和旁边的麦格教授说话,显然对比赛兴致勃勃。

他和球场那边的德拉科马尔福对视一眼,欣慰的发现对方都是一样的紧张。哈利的心跳的飞快,但是对火弩箭的信任让他镇定下来,这周两个队伍都对自家找球手进行了各种特训,几乎要把这视成一场魁地奇比赛。

霍琦夫人一吹口哨,火弩箭就载着哈利迅速升空,马尔福也是一样。他们在空中穿行,警惕对方的动作,眼睛余光扫视球场。

火弩箭果然不同寻常,哈利觉得它几乎是服从自己思想在行动,帮忙讲解的李乔丹拿着长长的稿子赞美这把扫帚,并且躲避麦格教授的魔咒“够了!别再做广告了!”

这到是一个难得轻松的比赛,如果马尔福没有时时刻刻冲到他前面试图挡住他的视线的话,他们俩总是一前一后的发现飞贼。

马尔福似乎享受着哈利的注视,愿意这场比赛一直进行下去,有好几次他放弃了飞贼转而阻拦哈利。哈利气得不行,绕着球场飞行几圈试图甩掉背后的尾巴,但是没多少用处。

每次德拉科马尔福成功拦住哈利,斯莱特林的学生就会爆发一阵欢呼,哈利注意拉文克劳的找球手也站在看台上看着他,感觉耳朵红了起来,他下决心马上结束比赛——然后在下一次追逐中直接放开扫帚去抓那金色的小球。

哈利捂着折断的胳膊龇牙咧嘴,完好无损的手里抓着金色飞贼,小球在他手中无助的扇着翅膀。马尔福被他吓住了,拿着光轮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棒极了哈利!”弗雷德和乔治大笑着说,他们用魔杖举着那条横幅,“多么棒的扫帚。”霍琦夫人过来拿走了哈利手中的金色飞贼,马尔福则被斯莱特林的队员围住了,赫敏和罗恩挤到他身边,担心的看着哈利。哈利迫切希望有人能帮他一把——骨折比他想象的要疼一点。

斯内普怒气冲冲的过来,和狂欢的人群格格不入,他阴沉沉的说“非常勇敢,非常机灵,但是没有头脑!这个球比你们的命还重要吗?”他愤怒的喷了一口气“我会写信,给你们的父母,”

马尔福的脸色变的苍白,瞪着自己院长,哈利也是目瞪口呆,他可不想在早餐时分收到母亲的吼叫信。斯内普对他们惊恐的表情十分满意,随手指了一个学生带波特去医务室,领着马尔福走了。

在去医务室的路上,迪戈里稳稳托着哈利受伤的胳膊,但是上楼梯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碰着,哈利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斯内普教授说的对,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赫奇帕奇的队长看着泪眼汪汪的哈利说道,黑头发男孩还穿着球服,飞行在空中的样子就像为了魁地奇而生——但是找球手的宿命不是自己从扫帚上跳下来摔断脖子——他知道看台上有多少人心跳骤停吗?

哈利撇了撇嘴,不断嘶气。在他心里什么都没有比赛胜利来的重要。

“你觉得我说的不对?”他们在医务室门口停了下来,塞德里克突然问道,他应该是非常绅士,有教养的那种人——并不像会计较这种问题。

哈利觉得自己内心以前那种阴暗的妒忌突然被人发现,成了难以忍受的污点,他看向迪戈里,他们靠的太近了,他能够清楚的嗅到苦涩和香甜并存的巧克力味道。

“你没有发现马尔福只是在吸引你的注意吗?”塞德里克又靠近了哈利一点,他们隔的很近了。哈利能看见自己在迪戈里灰色眼睛中的倒影。

哈利紧张的后退了一步——事实证明这不是一个好策略,他的胳膊发出强烈的抗议——塞德里克紧跟上来,低头吻住了哈利。

有那么一瞬间,哈利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嘴唇上的触感(还有胳膊的剧痛)把他拖回了现实,塞德里克紧张的等待着哈利的反应,他知道自己非常鲁莽,孤注一掷,显然哈利僵硬的表情让他失望了,迪戈里缓慢的退开,英俊的脸上布满伤心和歉意。

在哈利冲迪戈里咆哮alpha的脑子都有什么毛病之前,医务室的门被打开了。里德尔教授怀疑的看着迪戈里,把哈利拉进来让庞弗雷夫人帮他治疗胳膊。

庞弗雷夫人马上就治好了哈利,格兰芬多找球手站起身,发现里德尔教授和塞德里克面对面站着,彼此的脸上都带着愤怒。

“这是……不允许的……”塞德里克生气的说“这是黑魔法的一种!”

汤姆里德尔脸上表情更恐怖,他的语气嘶嘶的像一条蛇“你那愚蠢的脑瓜能藏住什么东西,你竟然敢……”

有那么一刹那,哈利觉得里德尔教授几乎想要杀了迪戈里——但是庞弗雷夫人收拾东西的声音让他恢复了理智。

“赫奇帕奇扣五十分。”里德尔教授最后说道“加上整个学期的禁闭。”

塞德里克迪戈里毫不畏惧的回视他“对学生使用摄魂取念?邓布利多教授知道吗?”

“你的父亲是在魔法部吧?你一定不希望他出现某种意外状况?比如……”汤姆被哈利拽着袖子拉走了,空气中的信息素告诉哈利再把他们两个晾着一定会有一场决斗。

我迫切希望能有一本《alpha必读手册》给我看看,让我知道这些信息素分泌旺盛的家伙都在想什么,哈利独自一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刚刚他和里德尔教授大吵一架,显然哈利头脑里的东西又刺激了年轻教授脆弱的神经,而哈利也狂怒的认为某些人管的有点宽了,不经过主人同意私自翻看别人记忆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道德?哼。”黑头发青年对他冷笑,当着哈利面甩上了门。

去TM的alpha,哈利把《omega必读手册》里面关于omega最好放弃魁地奇等激烈运动的建议撕成碎片,塞到箱子最低层。

火弩箭在他箱子最上面闪着亮光。

ps:手册上之所以建议omega最好放弃这种运动是因为omega的信息素会分泌更多,对其他alpha队员的情绪造成不必要的波动和伤害
pps:斯内普写了两封信,一封给老朋友卢休斯马尔福,一封给莉莉波特,让我们一起期待,第二天霍格沃茨礼堂的早餐吧?
最后 德拉科马尔福送的是真的礼物(心疼一秒)

评论(27)
热度(699)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