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阅读七夜谈第九章

小天狼星大声的咳嗽起来,打断了哈利和伏地魔的对视“我想,现在是晚饭时间吧?”

 

“我都快饿死了,”罗恩嘟嚷“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

 

“饿的能吃下一头牛是吗?”哈利笑话他,不过他自己的肚子也在抗议。

 

所有人都赞同停一会,来一份丰盛的晚餐,石板书被收走了,银制的餐具(就像三强争霸赛那天晚上一样)提供了每个人想要的佳肴。

 

罗恩要的和他说的一样多,摆满了他前面的桌子,赫敏皱了皱眉头,照例先为那些可怜的家养小精灵祷告一番(“我没想到这里也有他们!”)弗雷德和乔治相互品尝了对方点的酒,麦格教授不赞同的看着他们(“你们也就刚成年!”)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注意到他吃的和斯内普一样少,而且是在伏地魔开动后才开始用餐;格林德沃先生也要了一份甜品,就摆在他和邓布利多的中间;小天狼星笑嘻嘻的吃完,然后监督他的教子好好吃饭。

 

除去那几个让整个巫师界惊掉下巴的存在,这也就是一顿普普通通的晚餐。

 

吃饱后的满足感充斥着他们,大家都懒洋洋的不太想动“我没想到会这么饿,”罗恩抚摸他的肚子“好像是有一点撑。”

 

“也许这是你难得开动脑筋的时候,所以你的胃和头脑才发出了哀鸣。”德拉科接话。

 

不过罗恩和哈利对视一笑,他们都想到了高尔和布拉克,也许这两个人从来都没有脑子这种东西。

 

“一杯蜂蜜水,谢谢”赫敏要了一小杯饮料,靠在椅子上啜饮,其他人要的大多是黄油啤酒,小天狼星递给哈利一杯   水“味道不比三把扫帚差啊。”乔治点点头

 

伏地魔,显然没有会问一个黑魔王想要来点什么,在一众格兰芬多里面,衬得他的面容更加冷淡了。哈利想了想,如果我没有读错的话——“ 火焰威士忌”

 

“Cool!”罗恩看着哈利那杯燃烧的酒“它都没有给我来一杯!”

 

“显然是救世主的特权。”斯内普冷笑。

 

赫敏翻了个白眼不去理会他们“男孩子们......”还没等哈利说点什么来拯救自己,伏地魔起身,拿走了那杯饮料。

 

“多谢。”伏地魔说道,不顾其他人惊掉一地的下巴。(小天狼星差点从位子上蹦起来)

 

邓布利多惊讶的看着伏地魔“汤姆,这可真是——”他斟酌着用词“出乎意料。”

 

黑魔王发出一声冷哼,自顾自的喝酒去了。他当然知道邓布利多是什么意思,接受他人的好意,让其他人读出自己的思想,这是以前的伏地魔绝对不会做的事。但是(他在内心强调了)在这种不可掌控的局势下,和救世主思想相连是有点好处的(加深了解,伏地魔嘲讽的想)

 

也许我对波特的关注有点过多了,伏地魔有点心烦,他能够想象回到现实以后自己该做点什么:清理食死徒中的废物,惩罚叛徒,保护魂器(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再次融合)凤凰社和食死徒都是一样的消息来源,但自己这边更占优势,唯一的麻烦是救世主。也许自己可以暴露他魂器的身份——等着那些愚蠢的民众把他推向黑暗的这边?

 

黑头发和红头发的三个男孩正在谈论魁地奇,旁边的麻瓜女孩笑着看着他们。伏地魔在心里放弃了这个计划,那些愚蠢的人们也许会伤害到他——一点都不行,他是我的。黑魔王赶走纷乱的思绪,能确定的就是先把救世主放在自己的羽翼下,如果他看的清形势,魔王身边会给他留一个地方作为奖励。

 

伏地魔的幻想很快被思维那段传来的快乐打断了,他不太高兴的看着魁地奇小组(哈利,韦斯莱家三个小孩,马尔福正竖着耳朵听布莱克演示什么什么战队)麻瓜女孩正在和格兰芬多院长聊天,邓布利多还在吃他的饭后甜点(等等那不是格林德沃的吗?)好在愉快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伏地魔看着书本降落在他们中间,落在哈利前面。

 

“嗯...”最后的餐点和盘子一起消失了,哈利开始读起来

 

“《

 

 

 时间进入到十一月的时候,天气变得非常寒冷。以霍格沃茨的气候,哈利总毫不犹豫地相信学校在不列颠北部的苏格兰高地上。当然他现在有空想这个的原因是,他终于能成功地将自己弄成半透明的人,伏地魔勉强多给了他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虽然离完全隐身还有一段距离,不过他自己对这个进度已经感到很满意——要知道他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

  伏地魔对他的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你可真容易满足。”当然,以他自身为标准做衡量的话,哈利这进度的确算不上什么。

 

》”

 

哈利一边读一边在心里冷哼,显然全校第一的学生会会长还是有点真材实料,但是也没有必要时时刻刻打击他吧?

 

如果你有一点点我的聪明才智,就不会在巫师等级考试上那么惆怅了伏地魔在心里对哈利说,满意的看到某人的卷发都炸开了。

 

“《

 

  哈利现在已经不想知道对方到底用一个什么样的速度学会那么多魔法知识的,因为那只会让他感觉到打击。这几个月以来,他最大的发现就是,如果伏地魔不一开口就是阿瓦达索命的话,还是勉强能相处的。【“真是难得的进步”格林德沃讽刺】尤其是在魔药课上,虽然他们的目的完全不一样。“我有自己的衡量标准。反正按这个进度,在圣诞节以前,我肯定能练好。”

“最好和你说的一样。”伏地魔回答。他在心里默默地算了一下时间,觉得救世主应该能在他的计划时间内做好。不过他的语气依旧没有什么改变:“否则我就该怀疑你手里的小木棍到底是干嘛的了。”

木棍当然就是指冬青木魔杖。哈利不知道就这点刺激了伏地魔多少次——要知道一根魔杖不仅仅有让自身魔力受控的作用,它自己还拥有魔力(最明显的例子是接骨木魔杖)——所以一个没有魔杖的巫师无疑会让人很介意,尤其在那个巫师还是自负的伏地魔的时候。不过哈利这时候没啥想法和伏地魔拌嘴,惹怒了对方他就不见得能在他自己说的时间里完成目标了。所以他只用一种陈述的语气道:“你知道它是干嘛的。”

》”

 

“噗”乔治和弗雷德笑出声来。

 

哈利也想到了伏地魔那根盛开花朵的魔杖,不管怎么说,魔杖都是巫师的第二生命,他瞥见黑魔王脸上危险的表情,赶紧继续读下去。

 

“《

  伏地魔盯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使然,他总觉得救世主这话里隐藏着更深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把这个归结到他想太多了,再怎么吐毒信的狮子本质上还是狮子。“看好你自己,”他最后说,“别哪天我一睁眼你已经挂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哈利语气激烈地争辩道,难道对方以为他能在霍格沃茨里头出事故吗?【老实说哈利读这语气虚弱,事故总是追随着他们三个】但是伏地魔再一次在成功挑起他的怒气以后沉匿了下去。哈利咬牙切齿,他觉得他一定得让对方看看,他才不是一个真的一年级学生!

  魁地奇赛季开始了。在经过几次训练以后,哈利终于要迎来他作为找球手的第一场比赛,表面意义上的。格兰芬多这一次的对手是斯莱特林【马尔福稍微提起一点兴趣】,而伍德对这场比赛抱有必胜的信念——要知道哈利的技术比他们的前几任找球手都要好,简直到了一个不得不让人吃惊的程度。

“奥利弗的全部家当都压在你身上啦,哈利!”在他们走出准备室的时候,弗雷德拍着哈利的肩膀说,语气十分遗憾。“我们都被他遗忘了。”【历史的共性,哈利想起了他的第一场比赛,金飞贼和疯狂的奇洛】

“所以你要是没抓到飞贼,说不定奥利弗得把我们都抓去当垫背。”乔治在另一边对他挤眉弄眼。“还好你今天精神看起来还不错,至少黑眼圈不是那么黑了。”他说的其实没错,没抓到金色飞贼一般就是失败,而如果格兰芬多输了,伍德肯定会让他们全队加训练。

  不过哈利听出来他们是在开玩笑。双胞胎兄弟在知道站台事件只是个意外、哈利和马尔福的关系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之后,就很快熟络了起来。至于后一句,他最近的睡眠时间的确比较有了保障。

  但在哈利开口说不介意之前,伍德已经忍不住了:“你们俩!在比赛之前就不能不提这个吗?别让哈利紧张!”【“伍德就是这个样子”乔治摇头“梅林保佑你,哈利,你可要再在他手下混三年呢!”】

  韦斯莱兄弟立刻噤声了。不过弗雷德依旧在对哈利做嘴型,大概意思是伍德在比赛前才是最紧张的。哈利很想笑,但是他们现在已经走到了场地上,正对着看台上的主席台。虽然太远了看不清,但是哈利知道,作为双方院长的麦格教授和斯内普教授肯定都在,还有邓布利多教授,有兴趣的教员,以及——

  被伏地魔附身的奇洛。

  哈利握紧了光轮2000的扫帚把,手臂感受到了魔杖在口袋里的硬度。魁地奇比赛上观众那么多,他又是在天上的那一个,实在是个动手而不被发现的大好时机。他不知道奇洛这次会不会继续给他念恶咒,但是他知道他不会让对方成功——他绝对能在恶咒起效前先打断对方。

》”

 

“也许我们能有一场安稳的球赛了。”邓布利多的蓝眼睛眨了眨。

 

“奇洛该不会以为是日记本在天上飞吧?”罗恩吐槽,赫敏想象那个场景,捂住了眼睛

 

“这叫什么事啊?”小天狼星阴郁的说。

 

哈利对小天狼星安抚的笑了笑,他也不太理解黑魔王的想法,如果说合作,他们俩谈不上坦诚相待。那就没必要要求太多,只要不伤害周围的那些人就行。

 

谁也猜不透伏地魔的想法,他安安静静的坐在木椅上,盛满威士忌的杯子已经空了。

 

“《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霍琦夫人吹响口哨的时候,哈利一下子就腾空而起,飞到最高。斯莱特林队长马库斯·弗林特是个喜欢恶意犯规的魁地奇选手,他可不想在对付奇洛的同时还要对付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来的大棒。斯莱特林的找球手不知道哈利的底细,也随之飞到了高处,和他一起盘旋着往下看。

  在他们下方,比赛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格兰芬多队的配合非常棒,这时候得分起来毫不手软。他们之前只是因为找球手的问题才屡屡落败,所以麦格教授才破格同意哈利进入魁地奇队。

  哈利在上空兜着圈子,寻找着金色飞贼。其实他想用眼角注意教师席,但是他现在看下面的观众都是小点,根本看不到。他想了想,仔细记住了方位,然后专心寻找金色小点起来。

  不得不说,哈利在魁地奇方面具有遗传天赋,而且又有丰富的经验做基础,做起找球手驾轻就熟。在格兰芬多队进了第五个球的时候,他就已经看见了飞贼在球门柱的角落处闪烁,马上就扑了下去。他认为这过程中一定会出什么意外,下落的过程中神经绷得很紧,一直在用眼角注意教师席。斯莱特林找球手本就在注意他,这会儿也跟上了。

  但哈利的扫帚是最好的,而且他很有技巧地挡在了对方前面。不过直到他最终顺利抓到飞贼的时候,他依旧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奇洛这次居然没动手?

》”

 

魁地奇的胜利让格兰芬多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弗雷德和乔治击掌欢呼。

 

赫敏看着哈利,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心底叹息,她觉得哈利和黑魔王走的有点近了(不管是书里还是现在)当两个人能够平静的相处的时候,那种吸引力就很明显了。伏地魔,赫敏不抱希望的想,从书里的故事来看,也许有那么一丁点悔过的可能,但是现在这个——这个蛇脸,冷酷,只把目光放在哈利身上的人,眼里没有一丝软化的迹象。

 

希望我的预感是错误的,赫敏在黑魔王警告的目光下打了个哆嗦。

 

“《

 

  这时距离比赛开始也不过才十分钟时间。格兰芬多们都沸腾了,在观众席上欢呼着哈利的名字。而这时间结束得太快,原本正在对付斯莱特林阴险招数的格兰芬多队员们一时间都没回过神。直到解说员李·乔丹兴奋地宣布了格兰芬多的胜利,他们才确定,哈利真的抓住了飞贼。

  无数赞扬涌向了哈利,无数只手都在拍哈利的肩膀。哈利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奇洛的异常表现吸引走了,肯定有点心不在焉。他匆匆谢过了其他人,谎称自己要先去一趟洗手间,就挤开人群走了出去。

  三分钟后。

  哈利把自己关在一个单间里,开始他对伏地魔的第不知道多少次套话。“这又是你计划好的?”他质问道,“你告诉奇洛了什么?”他总觉得不是件好事,因为能让奇洛罢手,伏地魔肯定用了一个他会更糟的理由。

“我以为这已经很明显了。”伏地魔圆滑地说。

  哈利开始回忆最近的事情。他最近什么也没做,除了被隐形咒折磨得生不如死之外。然后他终于意识到了关键所在——他精神恍惚了好一段时间,而这看起来非常像被日记本影响之后的结果。“你让他以为我被你……”

“是啊,没错。”日记本大咧咧地打了个呵欠。“不然你以为什么能瞒过他?”

“我摔死的话,那他就失去一个拥有身体的大好机会了。”哈利现在完全明白了。这的确很合理,奇洛以为他已经跑不掉了。只是伏地魔这么做的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像是在替他考虑?他因此避免了一次从扫帚上摔下去的危险?

》”

 

“感谢黑魔王为了救世主所做的一切。”斯内普声音低沉,他觉得每一个章节都在刷新他的世界观。

 

小天狼星哼哼,不知道是不是在赞同鼻涕精的观点。

 

哈利没有再追究日记本隐瞒他的事了,他读的声音慢慢的停下来,瞪着石板书。

 

伏地魔好笑的看着他“怎么,难道有什么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哈利皱眉仿佛看见一只炸尾螺从书上爬过。

 

罗恩从他旁边拿过书,和赫敏一起读了出来

 

“《

 

  伏地魔再次鄙视了他的想法。“万一你摔死了,我怎么办?跟着你一起跳下去?”

  一阵沉默。

伏地魔突然意识到他这句话有歧义,于是立刻又补了一句:“现在拖后腿的可不是我了吧!”

》”

 

“YOU JUMP,I JUMP.”罗恩好奇的问赫敏“这是麻瓜世界的暗语吗?”

 

“不,什么也不是。”赫敏做了总结,用坚定的语气把其他人古怪的想法杀死在脑子里。

 

头顶的灯光逐渐变暗,大家知道这是要晚安的信号了,除了伏地魔,其他人纷纷站起来,跺脚撑腰,走向自己的屋子并且互道晚安。小天狼星在哈利门前亲了下教子的脸颊“晚安,哈利。”

 

“晚安,大脚板。”哈利说。

ps:脑洞很多梗,战败和亲梗,突然变成abo的世界,演员穿越梗啊啊啊 但是想一想也就爽过了【哭着

晚安安啊大家

评论(10)
热度(49)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