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求约稿 hp all哈 均可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我的宠物突然离家出走了怎么办【2】

【1】

前言:
伏地魔在进入德斯礼家时遭到了重创
血缘魔法惩罚他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救世主和伪宠物真魔王的暑假生活开始了……

6.
事实上,即使哈利乖乖待在屋子里,他的作业也没能完成多少。

气温随着太阳的高度一点点上升,哈利再也无法勉强自己去想增强药水的配方和制作过程了,他胡乱的把羊皮纸揉成塞进课本中间,再一起丢到了箱子里面。

黑蛇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他,刚才哈利在他的目光下恼火地更正了三四个能让斯内普发飙的“笔误”,而现在这种目光的谴责已经达到了最高潮了。

韦斯莱家特制毛衣从箱子口露出了一角。

黑蛇,如果他真的能变身成一个巫师,他肯定已经冲哈利咆哮起来了。

哈利呻吟着试图摆正他的短袖和牛仔裤,还有杂七杂八的教科书,最终结果是他咔哒一声合上箱子,抽出一本讲解英国魁地奇队伍的杂志,倒在床上开始看起来。

过了一会,他才发现黑蛇正在他头边伸长脖子一边扫视杂志上的讲解,一边不耐烦的吐着信子,说起来它真的没有什么精神,哈利皱着眉试探着摸了摸它的脑袋,这条黑曼巴蛇无声的躲开了。

“你要一起看吗?”哈利侧身让了点位置,他看着那条蛇抬起上半身,翻过新的一页。黑发男孩舔下嘴唇,上面正描写去年爱尔兰对保加利亚惊心动魄的魁地奇世界杯。

那确实是一场很棒的比赛,但是随后的混乱完全展示了魔法部的工作有多么不堪一击,用哈利的魔杖放出黑魔标记的小巴蒂,趁乱折磨麻瓜的食死徒,魔法部人员互相推诿只想找出替罪羔羊,最后是闪闪崩溃的尖叫和泪水……哈利混乱的想,她可能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小主人是个忠诚的食死徒,是个杀人犯和疯子。

哈利短促的冷笑一声,被敲打他手臂的一小截尾巴唤回了思绪,黑曼巴蛇已经看完一面,用眼神催促哈利赶紧翻页。

“无所不能的小汤尼需要妈妈帮你翻面吗?”哈利说着令人讨打的俏皮话,躲开了黑蛇的又一次袭击。

“我们好像见过面,就是这次魁地奇世界杯,你还记得吗?”哈利点点书上的一行字,黑曼巴蛇含糊的哼了一声“你见过罗恩韦斯莱他们一家吧?”

“魔法部的各部门都能拿到免费的票,我们这些人熟的不能再熟了。”黑蛇转头看哈利,米粒一样的眼睛里情绪莫名深处“我猜亚瑟没说我们是干什么的?”

哈利对黑曼巴蛇一动不动的凝视感到不舒服,他们对视几秒,哈利先移开了视线。黑蛇继续说,“神秘事务司里面埋藏的东西是你想都想不到的,所以原谅我不能提供更多有关身份的证明。”黑蛇亮出两片薄薄的毒牙,甩甩尾巴继续看书去了。

哈利好不容易才把大张的嘴巴给闭上,耳朵尖染上一层窘迫的红色。他不能说自己对这条自称博德先生的黑曼巴蛇没有心存疑虑,但是被当面戳穿总是尴尬万分。

7.
上午把救世主堵回去以后,男孩终于安静了,用魁地奇杂志消磨了一小时时光,底下享用午餐的一家人完全无视了楼上怪胎的存在,伏地魔盘起身子,空荡荡的胃只能让他心情更糟糕。

救世主躺在床上,没有摘下的圆框眼镜在他的脸上投下阴影,闪电形的伤疤隐藏在乱糟糟的黑发中,闷热的房间让男孩额头出了一层汉,T恤都湿了一半。

男孩侧身抱住枕头,想让自己更靠近冰凉的冷血动物,却被一尾巴甩在手臂上。救世主不满的哼几声,又迷迷糊糊的陷入高温的午睡梦境中了。

“愚蠢的哈利波特。”伏地魔吐吐信子,作为一条魔法蛇,他的身体在缓慢的恢复。但是毒液在蠢蠢欲动,黑蛇凝视着救世主,午后闷热的房间,平缓又枯燥的气氛里,任谁也提不起杀戮的欲望。

黑曼巴蛇把自己伸直了挪到有阳光的床单上,也开始享受夏日懒散困顿的午睡。

快近黄昏的时候,伏地魔从梦中醒来了,阳光已经从床上退开落到地板上贴近窗户的一块。他发现自己被救世主抱紧了尾巴当做纳凉用具,毒液正蠢蠢欲动。

伏地魔把尾巴从救世主臂弯里拉出来,顺便左右开弓给男孩脸上添了对称的两道痕迹。

叫醒他的可能是楼下麻瓜晚餐的味道,也可能是现在站在床头的讨厌白色猫头鹰。

那只鸟儿叫了一声,抖抖蓬松的羽毛,骄傲地看着自己昏睡的主人。地上堆着三件包裹,一个宠物笼子大小不停抖动的木箱;一个圆形的糕点盒子,上面卷着商家的彩色宣传单页;还有一个黑色的小方盒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另外两只猫头鹰发现主人没有待客的意向,忧伤地叫了几声,从窗户飞走了。

看起来救世主已经用古灵阁的账户付过钱了,伏地魔心想。如果有人能看见这一幕,一定会惊奇一条蛇的表情比猫头鹰还要忧伤。所有钱财都储存在非自己名义(多数是死人)账户下的黑魔王很是酸了一把,然后开始对宠物笼子里的小白鼠垂涎欲滴。

你知道的,变成阿尼玛格斯后,巫师在动物形态下多数会带上动物的某种特性,现在黑曼巴蛇就迫不及待摆出了进攻的姿势,他已经一天都没有吃下什么东西了。

他从床上游下来,绕着包裹打转,失去手脚魔力后,他只有尖牙和脑子可以用,食物的香味只隔着几层包装纸,嘶嘶的声音让笼子里的小白鼠更加不安。

海德薇(伏地魔并不知道她叫这个名字)对黑曼巴蛇的举动愤怒非常,考虑到蛇和老鼠都在猫头鹰的食谱上面,海德薇把黑曼巴蛇的举动当做挑衅,开始不满地咔哒咔哒叫起来。

救世主终于在这种热闹的气氛下面清醒了,他左右看没在房间里发现黑曼巴蛇,看见的是被拆到一半的包裹和愤怒无比的自家宠物。

在黑曼巴蛇打算继续咬掉包裹一角的时候,被挑衅了权威的海德薇俯冲下来,利爪闪过寒光,万幸的是救世主及时从床上跳下来挡住她,并且伸手捞起了黑蛇。

“我要杀了她!杀了她!”伏地魔爬到救世主脖子上,嘶嘶说。

那男孩很冷静地说“海德薇不是故意的,是吧,海德薇?”

8.
哈利赤脚下了床,地板上还是温热的,黑曼巴蛇圈在他脖子上,鳞片凉丝丝的。

他蹲下来拆包裹,似乎没有从睡梦里清醒过来,对于房间里某个巫师气势汹汹要杀掉自己宠物的宣言没有反应,也放任一只能够几分钟内毒死自己的冷血动物盘在自己身上。

箱子里是一笼活蹦乱跳的小白鼠,外面附着饲料和养殖小册子,哈利草草看了一眼,就被胸口拍打的尾巴提醒督促要开饭了。

“好吧。”哈利烦恼地揉揉头发,伤疤在前额碎发间一闪而过。他现在不能用咒语随便来抓一个老鼠出来,自己去抓也仿佛不太靠谱,不过他很快发现了笼子下面有个小门。

矫健地吞了两只老鼠,黑曼巴蛇在地上满意地盘住了,海德薇不满地撒娇,她也非常辛苦啊!

第三只老鼠黑曼巴蛇没有抢到手,海德薇从哈利手里抓过哀叫的老鼠,飞出窗外了,剩下黑曼巴蛇摆出进攻的姿势气呼呼地吐信子。

打断这一切的是门外哐当哐当的砸门声,哈利拉下嘴角,赶紧把黑曼巴放到床上让他藏起来,自己赶紧把包裹往床底下塞。

宠物笼子一扣紧,老鼠们悉悉索索的声音就消失了,费农姨夫侧身进来,脸上带着易怒之人常见的表情:愤怒,厌恶,还带着不知名的恐惧。

“你究竟在搞什么鬼!开动物园吗?下面的电视都听不到了!”

哈利才想起晚饭后费农一家的保留项目,现在楼下没有了和着电视剧的欢声笑语或者抱怨连天,有的只是死寂。

“没有,我只是……”哈利赶紧说,他得找个说法打发掉费农姨夫,玛姬姑妈的耳朵真是够尖的,能在费农和达利的大嗓门里发现异常。

“你的那只该死的鸟呢?”费农扫过房间,看见空荡荡的鸟笼,立刻问道,明明刚才还听见了它的声音。

“我放她出去玩一会,这样她就不会整天都又闹又叫了。”哈利厌烦地说,干脆假装之前的声音都是海德薇闹出来的动静,在心里给自己的宠物说了声对不起。

“……给我小心点,小子。”弗农哼了一声,小眼睛转了下思考究竟是让那只夜枭留在家里闹腾还是让它在外面飞(可能被邻居看见),最终什么都没说砰地关上门。

一切归于平静,除了床底下的宠物笼还是偶尔摇晃发出轻微的动静。

“所以他们就是这样对你的?”黑蛇从枕头后面直起身体,在恼人的寂静里问道。

【TBC】

填坑计划*^_^*

评论(14)
热度(56)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