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阅读七夜谈第十四章

【13】

【全文】


哈利只吃了几口蛋奶馅饼就放下了,看不见的幽灵照旧提供了每个人想要的食物:从烤肉到布丁应有尽有。

赫敏担忧的看了一眼哈利。黑发男孩捂着额头,表情从迷茫转到痛苦,赫敏的思绪还停留在伏地魔和哈利都关系发展上,直到救世主开始疼得蜷缩在一起,最后滚下座位。

罗恩没能抓住他,哈利完全被那种痛苦支配了,满地打滚,混上其他人推椅子打翻茶杯的声音,场面简直混乱无比。

等男孩从剧痛中醒来,发现自己被教父紧紧抱住,邓布利多教授的蓝眼睛在他面前闪动,满是关心“西弗勒斯……我想哈利需要一点魔药,稳定用的。”还有其他人的影子在晃动。

哈利闭上眼睛,感到伤疤仍然像是裂开一样的疼痛,比刚才好多了,男孩缩进教父怀里颤抖了一下,伤疤裂开的血粘到了头发上——校长及时的治疗魔咒——但是灵魂被撕扯一样的疼痛还留在骨子里。

他听见了魔药课教授匆匆离开的脚步声“配置稳定剂需要一点时间。”也听见赫敏的啜泣然而他满脑子都是刚刚的记忆阴森的孤儿院,温暖的地窖,年轻的斯拉格霍恩的小聚会,还有哈利他们读过的小汉格莫村,梅林啊!伏地魔在搞什么鬼!

“你和我说过伤疤的情况,为什么这次这么严重?”小天狼星紧张的看着他的教子

“你又看见了伏地魔的思想吗?哈利,可是他就在房间里面啊,我以为你们不会再有联系了。”罗恩惊恐的说,哈利这次的情况比以往糟糕不少,从邓布利多教授严肃的表情就看得出来。

“错误的灵魂魔法。”邓布利多教授简短的说了一句,又给哈利加了几个治疗的咒语“庞弗雷夫人那里都没有这种魔药,只能麻烦西弗勒斯了。现在怎么样,哈利?”

“我很好,”疼痛终于慢慢褪去,哈利试图从教父的怀抱里起身(格林德沃正在最外面嘲笑的看着他)关于伏地魔的记忆还留在脑子里,他就像旁观者一样看着那些碎片,可惜疼痛占据着大脑,能回想起来的不多,他看向校长“是伏地魔——”

“我想是的。”校长转身,稍微温暖一点的气氛随着黑魔王的出现下降的冰点,凤凰社和邓布利多军拿出魔杖,“汤姆,给个理由。”邓布利多怒气冲冲的说。

伏地魔冷冷的和校长对视,几分钟前在卧室里,把魂片从戒指上剥离的咒语刚刚下去,他就听到尖叫——从自己嘴里还有戒指上面发出的惨叫——他立刻停止魔咒,灵魂的痛楚让他只能倒在地上喘气,外面的骚乱让他立马关闭了救世主和自己的链接。心底的一丝担忧让伏地魔只给自己几个治疗魔咒,就出门查看情况,不过看起来救世主不需要自己的关心。

“如果你打算送死,没必要拖着哈利一起。”麦格教授站在邓布利多旁边。

赫敏的眼神落到伏地魔右手上的黑宝石金戒指,眼睛瞪大了“这枚戒指……魂器?”

他不该尝试直接把魂片剥离然后融合,看着救世主虚弱苍白的脸,伏地魔觉得心里奇怪的揪着,造成这种伤害的居然是自己,真是难以忍受。黑魔王注意到伤疤周围的血迹,向救世主走了一步,立马被几根魔杖指向胸膛。

“我没事了。”哈利推开教父站了起来,虽然腿还有点打颤“这是收服魂器的后遗症吗?”他注意到伏地魔的视线,捂住额头。

“你这样不累吗?”格林德沃恶意的说,扫了一眼黑魔王青筋暴起的手臂,精疲力尽还不忘维持年轻的容貌,该说什么好?

哈利觉得伏地魔好像气得发抖——也可能是痛的,毕竟黑魔王的脸色也不算太好。如果刚刚是收服魂器的疼痛,难怪书上会说这是难以忍受的。他看了一眼伏地魔,脸色几乎和蛇脸一样惨白“你还好吧?”

这句话引起了爆炸性的效果,小天狼星清楚的冷哼一声,赫敏翻了一个白眼“关心你自己就行了,哈利。”麦格教授回头看哈利,似乎在质疑哈利是否清醒。

“收服魂器时,哈利在旁边也会受影响?”赫敏颤声问,眼睛还是红红的。

“哈利杀死日记本的时候,伤疤也没有痛啊!”罗恩突然说“分明是你做了什么!”

“我想韦斯莱先生说的对,”邓布利多教授的蓝眼睛盯住伏地魔。

“不会有下次。”黑魔王看着救世主的眼睛,没头没尾的来了这么一句。

“谁会在意你的死活!”小天狼星爆发了,他的魔杖危险的闪着光芒,哈利紧紧抓住他“教父!”

伏地魔直接坐下,开始切自己的牛排,他控制自己的手不要颤抖(一点点疼痛而已,不是谁都有救世主那样的最高待遇,在他疼得打滚的时候,只能抓住魔杖,还要及时的运用大脑封闭术,再出来面对十根危险的魔杖和警惕的目光)然而魂器的收服还毫无头绪,忏悔的情绪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黑魔王身上?!男孩咬着南瓜汁偶尔投来关心的视线,黑魔王的目标不会改变——他恶狠狠的把牛排切成小块——总能找到办法的。

邓布利多的胃口和哈利一样少,最后一块布丁被放弃了,校长沉思着,用谦和的话语和外表来迷惑人心,这是汤姆里德尔的拿手好戏,不过在他抛弃了这个名字后,邪恶和力量成了伏地魔的左右手,这些都可以理解。但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况?

邓布利多不再去看汤姆,他已经经历了足够多的故事,但是每一次都会踌躇不前,失去了年轻时对世界的信任。哈利是个好孩子,不应该被辜负。

他旁边的格林德沃恼怒的哼了一声,拉过了那块布丁。

阅读被暂停了,幽灵“温柔”的给了他们一晚上的休息时间“为了其中一些人危险的灵魂状况。”

石桌和沙发木椅都消失了,整个空间变成了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样子,显然金红的配色让马尔福不太舒服——谁让斯莱特林人少呢?

赫敏拉过一个软沙发坐了下来,关于灵魂的书籍她才看了一半。

韦斯莱兄弟在摆弄那些小玩意,罗恩和德拉科又拿出了巫师棋,靠近壁炉的地方只有哈利一个人坐着,他的伤疤没那么疼了,但是大家都不想打扰他。

有人拉开椅子占据了哈利旁边的座位,黑魔王和救世主占了壁炉旁边最好的两个座位,火光跳跃在他们脸上,模糊出类似温柔的神情。

也许救世主在想他的教父?伏地魔不确定的想,那种神色显然是怀恋着感情深厚的亲人——还活着的就只有那条黑狗了。在他没察觉到的时候,话已经溜出了口“你在想小天狼星布莱克?”

“嗯哼,”救世主靠着沙发懒洋洋的说,眼神落到燃烧的木头上,那些烧红的木块堆砌成一个马车的形状“几个月我和小天狼星用壁炉联系。”乌姆里奇可怕的样子已经很遥远了,凤凰社还有DA成员都在他身边,一起模糊的还有秋张的脸,哈利注意到旁边的视线,尴尬的咳嗽一声。

伏地魔在心里轻哼一声,到这个空间之前,他都在盘算着怎么利用救世主和自己的联系引诱他去拿到预言球,备用的计划就是小天狼星布莱克——他忠实的仆人贝拉用性命发誓布莱克对救世主的重要性——现在他切身体会到了,却一点也不高兴,因为计划完完全全的作废,预言已经失效了。

不过如果救世主在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美妙的故事,绑架的对象可以换一个人。伏地魔不怀好意的想,斯莱特林可不会分享。

哈利看着伏地魔危险的表情皱眉,这又是怎么了。本来救世主很想问一句,你究竟把戒指融合成功了吗?但是他控制自己避开了这个话题,虽然估计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但总算是个开始。

两个人静默无言,伏地魔再一次开始在脑海里思考融合魂器的方法,仅有的书籍提供的融合都只说了忏悔,恼怒的他决心直接把魂片弄下来尝试强行融合,后果惨烈。

“你的伤疤经常痛?”伏地魔低声问。

“还好,有时候我会通过你的脑子看到一些东西,你特别愤怒的时候。”哈利说“已经疼习惯了,赫敏和罗恩也知道。不过其他人觉得我是个神经病。”男孩耸肩。

伏地魔没说话,壁炉里的木头发出轻微的噼啪声音,他骨头里还隐隐作痛,但是一刻也不敢放下大脑封闭术。救世主身上的灵魂碎片也必须收回来——虽然这个链接是个私下联系的好东西——但是魂片是有醒来的可能,他不能冒这个险。

“卢休斯在魔法部有点关系。”伏地魔说,救世主发出一声轻哼“这样小矮星彼得的审判就会容易许多。”

哈利瞪着伏地魔,这是什么意思,小矮星彼得的审判?意思是伏地魔会愿意把小矮星彼得交出去,还小天狼星一个清白?

伏地魔看见救世主的眼睛亮了起来,几不可查的点点头,男孩脸上的表情立马活了起来,仿佛心里有只鸟儿在欢歌“太好了,小天狼星就可以被证明是无罪的了,我也可以和他一起住在……”他立马止住话头,但脸上的笑容却止不住。

“你不担心把小矮星彼得交出去,大家都会知道你回来了?”哈利稍微冷静一下,问出了疑惑。

伏地魔懒洋洋的看着壁炉,小矮星彼得只是个开始,他的回归,食死徒的清算还只是个草图,一切到等到现实再开始。不过这些他的男孩并不需要知道。之前看到救世主额头渗血的心揪好像是所谓的在乎的情绪,他不会后悔追求力量和强大的道理,只有一点点的愧疚,给被他伤害过的男孩。他明白魂器的融合需要什么了,年轻版的伏地魔微笑起来,黑曜石般的眼睛在橘色火光下渲染出温暖的样子。

救世主冷哼一声闭嘴了,就是伏地魔想利用小矮星彼得做什么,自己也不会坐视不管。稍微和谐的气氛下,话题转到了学校的生活,也许更多是夜游经验交流。

斯内普拿着一杯魔药,解开了伏地魔下在壁炉周围的忽略咒——难怪其他人都在个忙个的,完全没看到救世主和黑魔王在壁炉旁边谈笑风生。

“喝下去,波特。”魔药学教授阴森森的看着哈利,无比希望这个男孩就这么被魔药毒死了,能指望那空空的小脑袋保守什么秘密?伏地魔稍微花点心思就把一切都告诉自己的敌人了,只可惜那些珍贵的药材。斯内普察觉黑魔王冰冷的视线,嘴唇拉成一条线闭紧了。

“晚安,救世主。”伏地魔故意用蛇语说了一句晚安,满意的看到那个叛徒身体开始发抖,救世主用迷惑的眼神看着伏地魔——他被魔药弄的皱紧眉头——也用蛇语回答到“晚安,黑魔王。”

斯内普恶狠狠的瞪向一脸无辜的哈利,救世主本来也分不清蛇语和英语的区别,但是魔药学教授显然把这个当成挑衅。

哈利在斯莱特林院长杀人的目光里缩了一下脖子“谢谢……斯内普教授?”

黑发男巫一把抢过空荡的杯子,转身离开,路过韦斯莱兄弟时没收了他们的违法魔药材料“格兰芬多扣十分!”

“梅林的袜子啊!”弗雷德敬畏的望着那翻滚而去的黑袍子“你究竟怎么惹到他了,哈利?”

黑发男孩回以无辜的眼神。

“好在我们还有存货。”乔治摇头晃脑从袖子里再摸出几颗噼里啪啦乱动的豆子。

赫敏从书本里面抬头给了哈利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罗恩已经摸清了马尔福的套路,把德拉科杀的溃不成军。

救世主打着哈欠从沙发上起来,今天真是奇妙的一天,他十几年来,从来没想过会听到来自黑魔王的一句晚安。



【TBC】

提问箱的回复:


【点击提问】

话说我脑洞很奇怪吗? 感觉脑洞力不足了.....

评论(3)
热度(40)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