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我的宠物突然离家出走了怎么办【1】


伏地魔试图进入女贞路德思礼家时遭到重创,他不得已变成了一条黑曼巴蛇。血缘的魔法惩罚他不能离开这栋屋子。

前言:
原著中伏地魔早就知道邓布利多给哈利的血缘保护(这里设定他忽视了这种力量)
罗德里克博德  :哈利在第四部火焰杯见过他一次。神秘事务司工作人员,被食死徒施下夺魂咒试图拿到预言球,后来在医院被魔鬼网绞死。

1.

救世主的新宠物名叫汤尼。

这个名字来源于他表哥叛逆期某件T恤,当时他正耷拉着脑袋赶在晚饭前回到德斯礼家,黄昏沉闷的阳光拉出长长影子,哈利的心情也是一样干枯烦躁,在路过佩妮姨妈修剪完美的草坪时,他听见嘶哑的声音从低矮的灌木丛传来。

“救命……救……救救我……”

哈利迅速转头张望,空荡荡的路边一个活物也没有,但是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响起,越来越急躁。

格兰芬多的好奇心在这一刻占据了上峰,茂密的灌木丛实在不像能藏住一个人的样子,如果这是巫师甚至食死徒,那就再好不过了,哈利一边想一边弯腰向里面张望。

“救命……我快要死了……”

哈利最终惊讶的发现,那是一条黑曼巴蛇,情况非常糟糕的可怜家伙:血迹斑斑,已经不再能挣扎了。

该死,哈利停止了动作,蛇这种生物带来的回忆可不够好,想想斯莱特林那群恋蛇的疯子,他立刻就想转身离开;但是痛苦的嘶嘶声断断续续的传来,即使一个不会蛇语的人都知道它将命不久矣。

过多的同情心给哈利带来的教训不少,即使他下次仍然会犯同样的错误,救世主小心翼翼的把这条蛇翻过来检查它的伤势,仿佛有一层细密的电网狠狠拍在它的身体上过。

他思考着佩妮姨妈的急救箱里面都有些什么可用的,惊恐的发现毒蛇勉强抬起前半个身体,亮出毒牙。它的眼睛扫到哈利,僵硬了一秒,终于悲惨的了晕过去。

我从没发现自己对蛇类还有这种杀伤力!哈利埋怨的想,能够吓晕一条毒蛇的成就,他揣着这意外的客人上了楼,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蛇类冰冷无生气的温度。

2.
汤尼,或者说伏地魔正在对着一盘蔬菜沙拉发呆。

占了盘子六份之一的蔬菜碎屑和粘糊糊的沙拉酱让他很是不满,黑曼巴蛇缓慢的游进了床底,走之前还特意打翻了救世主好不容易省下来的口粮。

在布满灰尘的角落蜷缩起来,鳞片碰撞时候痛苦的滋味一点也不少,麻瓜的药水只是简单的消消毒,他又一次恢复到这种虚弱的状态,而且还是自找的。

哈利波特从床上下来,开始小声咒骂这一切,地板上的沙拉酱留下脏兮兮的痕迹。借着灯光伏地魔只能看见救世主破烂的牛仔裤,跪在地上清理垃圾。

饥饿感是难以忍受的折磨,黑蛇在床底发出埋怨的嘶嘶声。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他原本呆在食死徒总部,魔法部的缄默人说不出更多有关预言的消息,被纳吉尼当成了甜点。

找到救世主并不难,房子周围也没有其他巫师看守,当时他还在嘲笑凤凰社可鄙的防范措施,还以为他们会对救世主更上心一点呢,然后忽视了,该死的,血缘魔法。

魔力毫不留情的惩罚了黑魔王,他已经在这个命题上狠狠栽过一次,重蹈覆辙,可耻的失败。变成蛇以后,就连思考都变成痛苦煎熬,也许是虚弱降低了他的耐受力,黑曼巴蛇把自己盘紧,听见床板咯吱的声音,救世主趴在床尾望里面看,灯光透过蓝白的床单照过来。

“嘿,伙计,小蛇,……?”救世主的喃喃自语无人应答。

男孩转头回去睡觉了,咔哒一声后整个房间都陷入黑暗,黑魔王困在这种弱小而可怜的形态里,思绪飞转要如何脱身:解开这个诅咒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杀了波特,作为一条黑曼巴蛇,那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但是魔法限制救世主在屋子里不会受到来自黑巫师的伤害,这就让问题变成了一个死结,救世主的小命先不说,他可不愿永远当一只爬行动物。

以爱为绳索的魔法紧紧束缚着他,黑蛇想到那种被切割撕碎的痛苦,颤抖了一下,黑魔王总会找出办法来的。

3.
五点多钟的时候,救世主茫然的从梦中苏醒,差点把立在他面前的蛇丢下床去。

它的眼神可真够吓人的,哈利翻出一件短袖往头上套,黑曼巴蛇在他床上窝着,不满的吐着信子。

“你可真像一个人,阿尼玛格斯?”哈利好奇看着这意外的宠物,蛇的鳞片是灰色,光滑冰冷的,渐变到腹部的雪白。摩擦时发出沙沙声音。

黑蛇给了哈利有气无力的一眼,男孩戴上眼镜,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那些伤疤没有那么快消失,它们爬满黑曼巴蛇的身躯,粉红带着血丝的状况有点触目惊心。

“梅林。”哈利皱眉想再仔细观察,黑蛇却直起身子不耐烦的嘶嘶叫“滚开。”

“你可真暴躁,比达达还凶呢。”哈利冷笑着说,自顾自的去洗脸整理自己的头发,昨晚他一点东西都没吃着,现在胃正因为饥饿绞痛着。

也许应该让海德薇帮他订购一点食物,他可不想死于德斯礼家的减肥计划,另外还给这条蛇买点药水什么的…
哈利看着镜子,乱糟糟的头发几乎遮过眼睛,绿色瞳孔深处带着疲倦,昨晚的梦境仍然是绿光,尖叫和塞德里克毫无生气的尸体。

每天都是这样,漫无目的,没有方向,什么消息都没有。他想冲着镜子里那个家伙咆哮,一拳打碎可恶的脸,这种想象太过美好了,也许疼痛能让他清醒一点。哈利正想着,伤疤却彰显存在感般的疼痛起来。

强烈的视线从背后传来。

那条黑蛇正在地上挺起半个身子,黑珍珠般的眼睛冰冷而无机质,哈利仿佛从蛇的表情中读出了一种嘲笑。

哈利,低头看向黑曼巴蛇,心里奇怪的感觉越发强烈,“早上好,小蛇。”毒牙危险的亮了出来,“嘿……是我救了你!那么,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我要给你取个新名字,汤尼怎么样——不!”

汤尼心情不是太好,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后更是暴起咬人,“该死。”哈利逃的够快,可还是一头撞上了衣柜。

“我是一个巫师,你没看出来吗?”黑蛇嘶嘶的质问,语气里满满的不耐烦。

“我可真没看出来你哪里像一个人了,”哈利揉着脑袋抱怨“你能遇见几个变成蛇的巫师?”

“不会比蛇语者更稀少。”黑蛇犀利的打量哈利,让救世主感到一阵阵刺痛。

4.
救世主蹬蹬的下楼去了,底下女性麻瓜的尖叫刺耳又无法忽视。

真难想象救世主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这里的气氛也就比孤儿院好上那么一丁,伏地魔扫视着男孩混乱的行李和破碎的麻瓜玩具,不受欢迎的入侵者。黑蛇轻轻甩动尾巴,如此的相似,又如此不同。

但是这不能解释,是什么让哈利波特从最强大的黑巫师手底下逃生,这也是困扰他一整个夏天,决定拿到完整预言的原因。

黑魔王看见了他最想要的东西——一根魔杖,被主人随意放在床头柜上,和几张粘糊糊的魔法照片一起。毒蛇游向自己的目标,把细长的木棍盘了起来,这根魔杖给他的感觉太过熟悉了,如果他能变成人形,立刻就能比照他的紫杉木魔杖和救世主魔杖……如此多的谜团……

听见男孩上楼的声音,黑魔王用尽全力勉强自己放开这根木棍,转而把目光投向今日预言家日报“一堆狗屎。”

“很高兴你也这么看。”男孩摔上门进来,走到床边坐下,扫过预言家日报的头版,脸上是一种藏着怨愤的冷漠。他把藏在怀里的几片面包加培根放在床头柜最后一点空地上,拿起了被黑魔王压了一半的报纸。

轰鸣声从男孩肚子里响起来,不过他把目光停在报纸毫无价值的头条上,没有耐心的扫完一遍,便将它揉成一团。

伏地魔趁机吃完了夹在中间的培根,毫无负担的接受哈利谴责的目光,黑色的信子回味似的吐着“你总不能让一条蛇吃蔬菜沙拉吧?”

“现在想起你是一条蛇了!”男孩控诉到,无奈的捡起报纸,开始寻找能猫头鹰邮递食物的店铺,他一边目光逡巡一边随意的问“那么,现在我可否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呢?”

“博德,罗德里克博德。”伏地魔迅速说,这个家伙在贡献完自己的记忆后就惨遭杀害,给了黑魔王可趁之机。“我为魔法部神秘事务司工作。”语调是微妙的高傲神秘。

果然救世主呆滞了一秒,掩饰般的咳嗽一声“我听韦斯莱先生说过。”脑海里这个名字曾经一闪而过,等哈利仔细去想又消失无踪了。

“你是一个非法的阿尼玛格斯吧?”男孩又翻过一页报纸,“据赫敏说,本世纪登记在册的阿尼玛格斯不超过七个。”绿眼睛狡猾的看了他一眼,得意于又抓住他的一个把柄。

“无可奉告,救世先生。”伏地魔懒洋洋的说“如果要相信官方的数据,那民众也就离死不远了。”

“最后一个”男孩气鼓鼓的说“你看到我直接吓晕过去了,不想解释点什么吗?”

“体力不支而已,我没有在幻影移形中弄丢我的胳膊都算好了。”黑曼巴蛇不耐烦的说“另外我不吃肉罐头。”

这让在报纸上划勾下订单的黑发男孩抬起头来“我可没有办法经常弄到培根卷。”

伏地魔嫌弃的看了一眼满地乱丢的书本和塞在箱子里的旧衣服“噩梦……”他轻声嘶嘶说,没注意救世主还选购了百伤灵宠物外伤魔药加一盒活的小白鼠,黑魔王觉得生活不可能更糟糕了。

5.

海德薇来的挺快,哈利第一次没去翻看赫敏罗恩的回信,而是赶着把购物清单系在猫头鹰的腿上,他摸摸女孩雪白的羽毛,看着她飞远了。

回头发现博德先生正盘起身子查看那几卷羊皮纸,小天狼星的名字在哈利心里一闪而过,他迅速抓起回信塞进了箱子里,再把箱子咔哒一声关上,对上黑曼巴蛇乌黑的眼睛。

“见不得人的东西。”毒蛇吐着黑色的信子,咧了咧嘴,没有计较更多,盘旋在哈利的枕头上。

黑发男孩从地上捡起课本和空白羊皮纸,放假几周来第一次想到完成假期作业,总不能把德斯礼一家和一条毒蛇留在一起,自己在外面晃荡,那必将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他把半个身子压在床上,翻开课本“活体变形的案例说明”脑子里却不是麦格教授说过的重点,而是一个皱巴巴的婴儿,被放进了沸腾的魔药里面,血,肉和骨头,哈利无意识的在羊皮纸上划着线条,手一抖把墨水瓶打翻了。

他的伤疤再次刺痛起来,好像有人在上面烙铁一样。哈利忍着眼泪把墨水瓶扶起来,蓝色的污渍废了全新羊皮纸“真倒霉……”他吸气说道,发现那条蛇正冷冰冰的打量自己。

“有问题吗?”

黑曼巴蛇用尾巴拍了一下报纸,黑曜石般的眼睛里充满了嫌弃,哈利拿起来看第十二版,娱乐新闻,约克郡某男巫制作魔药时用药水淹了整间屋子,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哈利疑惑的瞥了一眼,继续读下去“他是个又蠢又可笑的巫师,做什么都能引发骚乱。不过这也许正合他的心意”哈利的眉头皱紧了“……但愿他的额头上别弄出一道伤疤,不然接下来他就会要求我们崇拜他了”

哈利额头抽动着,把这份报纸尽可能的揉捏成一个纸团,然后投进了废纸篓里,原来在这等着他呢,诋毁和耻笑,愤怒像魔鬼的火焰一样在心里燃烧,可惜他根本没处发泄,除非自己和自己打一架——

“你也同意上面的观点?”哈利恶狠狠的问,“嗯?一个狂妄自大,头脑发热,精神不正常的少年犯?黑魔王归来都是我说的屁话,邓布利多和我都是疯子?”

“不。”黑曼巴蛇懒洋洋的伸展身体,“我相信黑魔王已经回来了。”

“当然,你是魔法部的——什么?”

“黑魔王已经归来。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黑曼巴蛇尾巴轻轻拍打着床单“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这再清楚不过了。”

哈利慢慢把嘴闭上了,神秘事务司,哈利以前从来没听说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罗恩说那都是一群神神叨叨的家伙,可是博德先生看起来还有点头脑。

哈利心里的火焰不再燃烧了,但是头脑中仍然有声音让他保持警惕:来路不明的巫师,非法的阿尼玛格斯,恰好出现在德斯礼家门外,有一瞬间,他想要拿出羊皮纸给赫敏罗恩写信,告诉他们这意外来客和自己的困惑;但很快被隐瞒的怨愤涌了上来,他抽出一张新的草稿纸,开始构思假期作业。

【2】

评论(11)
热度(180)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