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古堡情事【中】

【上】见

警告如下:
吸血鬼AU 血族伯爵哈利+人类管家汤姆
伏哈+哈金(已死)
人物死亡(非主角)
设定随我心意



马车颠簸地走过一条小路,鬼火在前面指引着,周围是寂静的坟墓堆,夜色下的天使雕像仿佛长出了恶魔翅膀,变得诡谲可怖起来。

 

汤姆里德尔从窗户向外看了一眼,便转头无视了,凡人的死亡毫无意义,只有永生和力量才值得追寻。他把玩着手里的黑色请柬,花体字迹优雅又傲慢。

 

“马尔福。”汤姆低声说,吸血贵族里的权势,力量都藏在那几个耳熟能详的姓氏里,仿佛念出来,都能窥见高高垒砌的城堡,奢靡的舞会和血奴卑微奉上的鲜血。但他想要的,比这更多,汤姆牵起嘴角露出属于完美官家的笑容,领口和袖口的扣子有波特伯爵的标志。

 

盛宴即将开幕。

 

在旁人看来,这场精心装点的舞会上,汤姆里德尔显得有点尴尬异常,他不属于血奴,并不是可以肆意掠夺的宠物,也不是吸血鬼中的一员,即使他代表着他的主人哈利波特。

.刺目和探究的视线让汤姆有点烦躁,他侧身走过舞池,把身后的恶意揣测甩下,穿过低眉顺眼的人类血奴和双眼鲜红的吸血鬼们,走到露台边上。

 

角落里已经有人了,吸血鬼把一个红头发人类按在墙上,伏在她的脖子上吸血,女人发出又痛苦又快乐的呜咽,双手不停地握紧又放开。

 

汤姆沉下脸,转身离开,这种画面真是有够肮脏的。

 

“嗬——”吸血鬼满足地哼了几声,另外一个呼吸再也听不见了。汤姆一边走着一边想,抑制着自己反胃的冲动,低等的吸血鬼会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欲望,进食时没控制好杀死食物的事时有发生,而且,吸血鬼本身也是有等级的,在前面的大人物们还没开餐的时候就先动了食物,这个家伙估计下场好不到哪去。

 

汤姆站在走廊里,再上层的房间不是现在的他能够踏足的,如果做了什么错事,即使是波特也救不了他,但继续舞会也不一定是个好选择,大人物的态度很明显地决定着舞会的风向,要是某个吸血鬼贵族强硬地要求他奉上鲜血,那就只能走最后一步了.....

 

“汤姆?”

 

英俊的管家露出了完美的笑容,回头看向身后端着酒杯的黑发吸血鬼。

 

被称为血魔的贝拉特里斯奇正挑高眉毛,一脸惊喜地看着汤姆,“让我们一起喝一杯。”

 

“说真的,夫人,我愿意给你奉上城堡的最好的佳酿,除了我喉咙里的这点点,这不能满足血魔女的,我相信。”汤姆殷勤地走向贝拉,让她把手挽在自己手上。“我的主人也不会允许的。”

 

“亲爱的汤姆,你真的跟了一个不懂欣赏美的吸血鬼。”贝拉用娇滴滴的声音说,汤姆知道她生气了,细柔的女人手摸到他的手腕处磨蹭,“怎么可能有血族不对你动心。”贝拉眼里闪着迷恋的光,在空气中轻嗅着“你是我见过最好的。”

 

“哈利也是我见过最好的。”汤姆不动声色地抽回手,他们正走向舞会的主场,身边的吸血鬼和血奴逐渐变多。

 

“哈利波特。”贝拉用冷酷的语句说出这个名字“我真的不是故意在你的面前贬损你的主人,但是汤姆,一个半血族,还转化了不到二十年,他的力量实在太弱了,半血族绝大多数都是......嗯哼。我想你也明白,一个好的引路人会是你加入我们极好的通行证。”她轻蔑地笑笑,对非纯种吸血鬼的厌恶写在了脸上。

 

“当然我不是在说你,汤姆,你一定是个强大的吸血鬼,”她偏头看着汤姆,姣好的容貌一如生前。“随时等你改变主意,换一个居住地,我的城堡周围有一大片红玫瑰地,我猜你会喜欢的。等你的消息的。”

 

贝拉依依不舍地从汤姆身边走开了,现在他又回到了舞池的边缘,血瞳的吸血鬼们盛装起舞,红色的眼睛,舞裙,墙纸,和血,这是吸血鬼最爱的颜色。汤姆从侍者手里端走一杯葡萄酒,紫红醇香的液体在杯中晃动着,倒映着他冷漠的面孔。

 

一个转化了不到二十年的半血族能坐稳哥德里克山谷的领地和城堡?那转化他的布莱克亲王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汤姆疯狂思考着,半血族和纯种之间的斗争由来已久,可是纯种数量逐渐减少,半血族里强势的吸血鬼一步步成长,吸血鬼之王沉睡百年来,秩序失控的预兆已悄然浮现。

 

汤姆喝了一口葡萄酒,在这种氛围下,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喉咙里流过的是甘甜的鲜血,他的思维似乎分成两半,一半因为类似鲜血的佳酿快意不已,另外一半恐惧自己和吸血鬼的太多相似。冷酷,俊美,嗜血......

 

汤姆闭着眼睛,对力量的渴望再次站了上风,关于人性的一点点疑问被扫进思维的角落。他觉得有人向他走来。

 

今天真该让波特自己来,被各个家族轮番骚扰的管家一肚子怨气,波特和布莱克之间到底有什么乱摊子不可说。汤姆在心底腹诽了一通,收拾表情准备下一场无声的交锋。

 

小巴蒂克劳奇,汤姆在心底惊讶了一瞬,很快露出笑容举杯示意。

 

淡黄色头发的血族同样举杯,毫无血色的皮肤在灯光下越发苍白。

 

“看起来莱斯特兰奇夫人的口才并不怎么样。你对她的提议一点都不心动吗?”小巴蒂走近,嘲弄地说,眼神扫过汤姆的喉咙,“小哈利总是不能放弃他对人类的好感和幻想。” 

 

“这次聚会我似乎收到了许多欢迎和瞩目,真是让我,嗯,受宠若惊。”汤姆没有回答小巴蒂的问题,而是换了个话题。“我可不能代替我的主人做决定。”他谦卑地说。

 

小巴蒂银色的眼睛闪着光:“我们为你而来,里德尔,你应该看得出这一点。”

 

汤姆不为所动,垂下的手紧握着,心里万分警惕起来。

 

小巴蒂克劳奇的眼睛的光芒微弱的闪烁着,紧紧盯着汤姆,两个人都在暗暗戒备着,几分钟后,克劳奇先退了一步,他眨眨眼睛,脸上浮现趣味盎然的笑意“如果刚刚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普通人类。” 

 

“那我现在就应该割破自己的喉咙。”汤姆说

 

“你就应该跪下来请求我的宽恕了。”小巴蒂说。他对汤姆的回答冷笑了一下,没有再动用血族的能力。

 

汤姆深吸一口气,这还是他第一次直面血族的能力,而且对他毫无效果。他的心跳飞快,如此不凡,为什么他偏是个人类?

 

“怪不得贝拉相信你会是个强大吸血鬼,你有点吸血鬼的能力。”小巴蒂冷冷地说:“有很多仆人告诉我,你曾经迷惑了他们的朋友,但我相信你还没有被转化,对吧?你的喉咙上看不见一个血孔,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别把自己饿着了,上次他节食的下场就是......”

 

“我依靠他只是为了某些情报。”汤姆打断了他,黑色的眼睛和吸血鬼银色的眼睛对视着,几秒以后心照不宣地移开了,彼此评估着对方手里的情报。

 

血奴侍者重新上前,给他们添上酒,然后退开。舞池里一波舞曲结束,血族们交换新的舞伴,重新沉醉在旖旎的旋律里。

 

“关于这件事我不能多说。”小巴蒂摇晃酒杯,身上的大块红宝石胸针反射着绚烂的光芒,怀表从胸前的口袋里露出细长的金链。“只是我们的一位大人,当时为了躲避教堂的陷害,用秘法获得灵魂,然后,”他微妙地停顿了一下“似乎转生到人类里面去了。”

 

汤姆立刻睁大了眼睛,怀疑地看向面前的血族“我可不是什么......”

 

“呵,现在谁都说不清楚,如果你真的是那位大人的一部分,你注定会成为吸血鬼的,到那时,请务必宽恕我的无礼莽撞。”小巴蒂眼里藏着狂热的光,没注意到汤姆难看的脸色。

 

汤姆心里恼怒异常,他感觉自己被狠狠羞辱了,将他的能力说成其他人的赐予,简直是对他一直以来自尊骄傲的嘲笑。

 

汤姆扯出一个假笑,和小巴蒂碰杯,小巴蒂从回忆里回过神,随口问道“波特伯爵应该很久没有饮血了吧。”

 

“将近半个多月。”汤姆回答道,其实是一个月都没有喝人血了,只靠一些人类的食物垫肚子,其实根本不能果腹,每次吃饭的时候都鬼哭狼嚎地叫饿,折磨自己的耳朵。汤姆想到这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打算回去就立刻购买上好的鲜血,避免自己成为波特饿疯了的口粮,命丧当场。

 

“长老会对他取消血税的做法很不满,作为一个新生的血族,他未免太猖狂了。”小巴蒂舔舔嘴唇,盯着舞池里某个金色头发的少女。

 

汤姆不予置评,规则就应该是用来打破的,他心底嗤笑,但面上还是做出为主人忧愁烦恼的样子。

 

他们继续交谈着,从马尔福家最近的花边新闻到汤姆的主人波特伯爵刚刚转化时闹出的种种笑话。

 

“说真的,他傻得可爱。”小巴蒂夸张地笑着,揉着肚子,“也就是布莱克如此看重他,甚至不惜跟家族决裂。说起来,亲王送去的血饮和奴仆,他不会都赶走了吧?血饮不说,那里面应该有一些布莱克家的护卫,他们的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汤姆在他提到布莱克的时候就打起精神,随时准备把话题引到哈利和亲王的过往上面去,但是小巴蒂的话让他的直觉发出警报,他思索着说:“没有,很明显,即使把他们都赶走,亲王也会再派更多的人送过来,不如收下。”

 

小巴蒂银色的眼睛泛着光,盯着自己的酒杯,点点头,“说服他收下血饮和奴仆花了你很多力气吧。”他挑眉说。

 

“既然我已经向他效忠了。”汤姆无所谓地说,开启了另外一个话题“说起来,教堂的人应该也不会被你们的能力迷惑住吧?”

 

“是的,但是需要强大的光明魔法,那种东西,太少见了。”小巴蒂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会“你该不会觉得自己有可能出身教堂吧?”他突然说,然后笑得更疯狂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脑子很清醒。”汤姆压抑着怒火说,语气冷淡。小巴蒂一手扶住桌子,似乎已经有了醉意,“如果你出身教堂,布莱克亲王根本不会让你踏进波特伯爵的领地一步。”他沉声说,看了汤姆一眼。

 

“关于波特伯爵和亲王的故事,你可以直接问我,毕竟现在能说这个故事不被惩罚的血族不多了。”

 

汤姆杯中的酒荡出来少许,他稳住酒杯,黑色的眼睛里情绪莫测“愿闻其详。”

 

墨蓝的天幕低垂,星星闪烁了整晚,凌晨时分已经隐去身影,马车摇晃在回去的道路上,汤姆思路因为新得到的情报一团乱麻,哈利波特的父亲詹姆波特作为教堂的圣骑士和吸血鬼狼人来往,这种私下的兄弟情深被西里斯布莱克的敌人当做情报卖给了狼人势力的长老会,狼人的长老会不仅把狼人驱逐出了族群,还派人袭击了教堂的圣骑士,哈利的父母战死。

 

亲王的敌人派出自己的卫队将剩下的那名孤儿掳走,在乡间墓地里割开他的喉咙,打算放干他的鲜血,迎接最悲惨的下场。

 

“他的运气太好了。”小巴蒂啧啧说道“亲王没敢去参加那两个人类的葬礼,在波特老家的宅子里等小波特回去,确保他安全以后再去复仇。结果发现屋子里的人遭遇了袭击......”

 

汤姆眼前随着小巴蒂的描述浮现这样的场景,黎明时刻,血族终于沿着痕迹在墓地找到只剩一口气的少年,被割开的十字形伤口血染了半身,来袭击的卫队早就离开,躲避阳光升起炙热的烧灼。

 

亲王藏在墓碑后的阴影给了少年初拥,做了挽救他性命了唯一无助的努力,少年在奄奄一息间见过最后一次日出,在阳光出现的时候拥抱地狱的新生。

 

汤姆从回忆里惊醒,又是一个黎明,马车已经迈入了波特伯爵的领地,晨光洒向沉睡的人类城镇,给街道添上一层温暖的颜色。

 

汤姆在油画般温柔的清晨沉默着,小巴蒂和贝拉的话透露出危险的气息,拉拢,刺探,警告。布莱克亲王的敌人还藏在哪里?长老会对哈利的不满仅仅是因为血税?还有自己对吸血鬼能力的免疫......汤姆收拾心情,在搞清楚这一切之前,他都不打算让自己转化成血族了。


【TBC】



评论(8)
热度(127)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