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救世主穿越到无魔法的au世界
应该循环同题目的BGM

CP:德拉科马尔福x哈莉波特
         汤姆里德尔x哈利波特

“所以,你说你来自一个有魔法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你是救世主,爸爸妈妈都被伏地魔杀害而且小天狼星被关在监狱十三年,卢平叔叔是个狼人,斯内普先生是间谍,最后那么多人都死完了——”

“而且我们还活下来了。”罗恩韦斯莱惊讶的说

“而且战争胜利了。”这是和哈莉波特靠在一起的赫敏格兰杰

“而且德拉科马尔福仍然是个怂包。”这是咬着珍珠奶茶吸管的哈莉波特。

“喂!”麻瓜马尔福郑重表示抗议。

“这故事也太神奇了,”小天狼星抽抽嘴角,但是眼前的一切让他不得不相信,他的教女和长相几乎是詹姆翻版的绿眼睛男孩对坐着,就像是某种镜像。

“你能做一下这个动作吗?”小天狼星试着揉乱自己的头发,哈利偏头张开手掌将头发往后梳,闪电形的伤疤一闪而过。男孩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但是撑不了三秒就变回紧张忐忑的魔法界救世主,然后哈莉波特一拍桌子,和教父对视一眼“简直和老爸/詹姆一模一样啊!”

“多谢你们了,”哈利认真的说,他面对女版的自己脸上泛起红晕,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窘迫。今天霍格莫德周末,赫敏和罗恩一起约会去了,他则转到有求必应屋,希望能一个人安静一下。也许是他心里渴望见到曾经亲人好友的愿望太强烈,经过兔子洞般漫长的坠落,他到了一个完全没有魔法痕迹,但是和平宁静的麻瓜世界。

他遇见的第一个人是德拉科马尔福,在鸡同鸭讲了三分钟以后,这个穿着麻瓜服装的青年气呼呼的离开了,丢下一句“即使不想跟我一起在毕业典礼上跳舞,也没有必要搞出这种把戏吧?”

“德拉科脸上的表情我能记一辈子。”哈莉开心的笑着,将垂下的碎发别到耳朵后面,“他真的把你认错成我了,至于女伴,他还没胆子换。”女孩眨着眼睛说,抱胸的金发青年把太阳镜从脸上摘下来,因为女朋友的打趣而哼了一声。

哈莉凑过去在他脸上轻吻着,很快就被德拉科拉着发展成深吻。哈利深吸一口气移开目光,得到罗恩同情的注视。小天狼星敲了敲桌子,这对情侣就像没事人一样分开了。

他们在大学城街道上一家露天咖啡馆坐着,即使有遮阳伞,还是把人热得够呛,德拉科一直不停的看表,对哈利和哈莉的谈天表示得非常不耐烦。

“两点了,哈莉”德拉科托着下巴玩着手机“说好今天下午一起赛车去的?”

“哦!”哈莉咬了下嘴唇“我都快忘了,谈的太开心了,但是你的话——”

“没事,说不定下一秒,这位奇幻童话中跑出来的小巫师就被黑洞吸回他原来的世界了。”德拉科挑衅似的看着哈利,黑发青年从圆框眼镜后面瞪他一眼,和哈莉一样的绿眼睛让德拉科心跳加快。

巫师掏出魔杖把德拉科的咖啡杯变成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白鼬,德拉科只有气急败坏的躲避试图抓他裤腿的小动物,

“精彩的魔术。”小天狼星拿着手机想录像,但是黑莓手机完全黑屏了。哈莉正和哈利靠近自拍“给妈妈看他们肯定会吓一跳的!顺便说一句,他们在法国哪个小岛度假呢,我把邮箱留给你,即使是巫师也要学会用电子设备啊,等你加了我好友就可以看我们的动态了,社交革命。”

“看起来比猫头鹰好多了。”哈利拿着手机僵硬的说,屏幕上莉莉和詹姆开怀大笑,背景是碧蓝的天空海洋,他也露出一丝笑容。口袋里的金币应该能在古灵阁换成英镑,如果还有古灵阁的话。

哈莉和马尔福一起离开后,罗恩力邀哈利一起去享受科技“3D电影怎么样?”“你和赫敏去就行了。”哈利真诚的拒绝了邀请,并且希望罗恩的情商偶尔也能高一点。

咖啡店闪烁的招牌“情侣半价”显眼无比,哈利这才意识到今天应该是麻瓜的某个情人节。“所以你也没人约吗?”哈利满怀希望的问,小天狼星拉长了嘴角展示了他手机里各种被红心充斥的短信。

“当我没说。”救世主托着下巴,柠檬片泡在红茶里,最底下的冰块已经融化了,水珠凝结在玻璃杯外壁。小天狼星挥手离开了,走之前给某个女孩电话预订了一束红玫瑰“俗套但是有效。”教父向他的教子传授经验,他一身本事,奈何只能用在戳破那些勾搭他教女的小伎俩上面,“追求女孩子一定要主动,明白吗?就像你爸那样,另外,要是没有地方落脚,你可以去——”

“格里莫广场十二号?”

小天狼星笑了起来“那里离大学城可够远的,去我的房子那,地址就在便签上”

坐在旁边一桌的客人从藤椅上站了起来,摘下墨镜,因为剧组在附近取景,他刚好坐在这家店外面偷听到了有意思的事情,有可能是某些小说创作的私下聚会,但是伏地魔这个名字可是他的专属,所以也许他有必要出面声明一下。

黑发高个男人带着礼貌的微笑凝视哈利三秒,然后慢慢把目光转到小天狼星空出的座位上,顺势坐下来“你好,哈利,介意我坐这里吗?顺便说一下,我的名字是汤姆里德尔,还有个名字,叫伏地魔。”

黑发少年抬起头来,像是被车灯照射到的小鹿那样呆了几秒钟,绿眼睛里迷茫和恐惧的情绪闪现,没等汤姆再强调自己没有恶意,救世主惊慌失措的站起身,碰倒了手边的柠檬红茶,溅在男人灰色的休闲裤上。

一时间气氛尴尬异常,只有玻璃杯骨碌骨碌滚远的声音。

“我去下卫生间。”汤姆蹭的站起来,没有去看哈利惊恐的面容。

“非常非常抱歉!”

“我能理解每个创作者都有丰富的想象力,但是你也太敏感了吧?你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

“你偷听我们的谈话?”

“不错的魔术,那只白鼬从那变出来的?我从没听说一个代号为哈利的魔术师,还是这个也是假名?”

“这,不是,魔术,而且你也叫伏地魔?”

“什么叫也?!”男人恼火的嚷嚷,纸巾也无法拯救完全被毁掉的裤腿。汤姆站直身体,眯眼睛看着眼前的青年“还有谁用过这个名字吗?我劝你不要随便说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免得招惹上杀身之祸。”

结果绿眼睛青年在这样的威胁下反而恢复了镇定,还能微微笑出来“我已经被你追杀了七年,对此已经很习惯了。”

“七年病历的妄想症?”

救世主叹了一口气,手中的木棍一指,汤姆裤腿上的污渍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消失了,男人嘴角讥讽的弧度少了几分,他的视线在木棍和哈利的脸上来回移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魔法!”他坚定的说。

“一个黑魔王说出这句话就够令人吃惊的了。”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哈利先开口“所以你为什么又要改名叫伏地魔呢?”

这会轮到汤姆沉默了。

现在他们在前往对角巷,也就是伦敦城区的地铁上,尽管汤姆表现的对魔法不屑一顾,但哈利看的出来他其实非常感兴趣,只是他从未知道过这种力量,所以也谨慎的保持距离。

一开始汤姆只是问一些比较简单的问题“英国有多少巫师?”“他们都住在哪?”“魔法部能把他们管好吗?”这让哈利有一种身边坐着弗农姨夫的错觉,但是汤姆的问题越来越杂,最后哈利不得不详细跟他说了有关战争的种种,虽然哈利尽力的解释各种黑魔法咒语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但是汤姆对战争的悲惨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在听到自己的死亡时挑了挑眉“居然被打败了。”

“因为从魔法原理来说......”

“停。”汤姆打断了哈利的长篇大论,他们要下了。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在熟悉的超市街道中消失的破斧酒吧也让哈利提不起笑容,汤姆站在他身边,低头戴着口罩躲避眼尖的粉丝。

“你好了吗?”

哈利没有吭声,他决定去魔法部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一点魔法存在的痕迹也没有吗?

他们搭乘的士,到了一条凄凉的小街,哈利冲进那间破旧的红色电话亭,按下号码,响铃后女声公式化的播报,“您呼叫的用户不存在,请核对后再播。”

电话亭里实在有些狭小,汤姆里德尔黑玉似的眼睛紧紧盯着哈利,看着青年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沮丧,嘴唇被狠狠咬住。

虽然见识不了魔法世界有一点遗憾,但也算有收获,汤姆心想,他握住哈利下垂的手心,是温热的。救世主疑惑投来疑惑的目光。

“所以你现在身上有钱吗?有证件吗?有住的地方吗?”

救世主更加沮丧了,他掏出那袋子金币“只有这些了。”

汤姆拿起一个金加隆,挑剔的看了几眼,扔回袋子里,“我让巴蒂给你去换成英镑,零头先抹掉,我那还有空的房子你能暂时住下,顺便我会和贝拉说一句,我要新添个保镖。”

“你在做决定之前不应该先问问我的意见吗?!”

“杀人要偿命不是基本常识吗?我都被你干掉了那么多次不应该有点补偿吗?”

“你真是太不要脸了。”

“哼,谢谢夸奖。”

也许是因为小天狼星最后给哈利的纸条在旅途中遗忘在了地铁某个角落,和汤姆并肩走下夕阳下的救世主虽然无可奈何,但还是紧跟上高个男人的脚步。

酒吧里光线昏暗,青年的侧脸也算俊美,长长的睫毛下碧绿的眼,流露出忧郁的气质——没能找到家的鹿宝宝,汤姆被自己想的话逗乐了,给救世主继续点鸡尾酒,抓拍了一张青年咬着酒杯的照片,顺手上传到社交网络,并且毫不顾忌后续影响。

“谈过女朋友吗?”

“有。”

“男朋友?”

“没。”

“我怎么样吗?”

“诶?!”

“为什么要那么惊讶,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啊,难道你没感到过这种吸引力吗?在我靠近你的时候,明明就紧张的不行了吧?”

“那是因为……”

“闭上眼睛。”

被汤姆里德尔伸过来的手指遮住双眼,微凉的唇碰过来,像是过电一样的刺激让哈利颤抖了一下。

“什么感觉?”汤姆贴在他耳边问,“很冰。”哈利喃喃说,汤姆挫败的哼了一声,端起桌上的鸡尾酒抿了一口,再渡给哈利。

清爽的果味和龙舌兰酒在口中翻滚,哈利汲取完汤姆口中的酒液,推开一点距离,失明的感觉让其他刺激更加强烈,比如汤姆揽在他隔壁上手臂,罩住他眼睛的手心,都带上了温度。

第二杯酒酸甜中带着伏特加的辣味,升高了了两人之间纠缠的温度,汤姆的扶在哈利腰边的手心炙热,在长袍上摩挲着。分开后,哈利急促着,嘴唇在灯光下泛着色气的暗红。

第三杯更为锐利辛辣,几乎烧穿了哈利的喉咙,难得的氧气被另外闯入口中的不速之客汲取走,让哈利紧紧抱住汤姆。即使捂着眼睛,汤姆也能想象到青年现在可口的状态,两个人接触的地方炙热的东西在牛仔裤里顶着。

“所以,黑魔王,你究竟干的一些什么违法乱纪的活动呢?”哈利呼吸急促的说,眼神盯住他身上的人。

“一些并不能算违法乱纪的事情。”汤姆耸耸肩,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小目标是赚上几个亿再拿几个奖,大目标应该是睡到救世主。现在我可以吻你了吗?”

“快点。”哈利搂着汤姆的脖子,给他一个深吻,唇舌交缠的水声令人心神动摇。

汤姆扫了一眼酒桌,挑出一杯猩红的鸡尾酒“让我们来试试这个——唔”

没有车的END

没赶上521T_T心塞

鸡尾酒资料来自网络

评论(14)
热度(235)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