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古堡情事【上】

警告如下:
吸血鬼AU 血族伯爵哈利+人类管家汤姆
伏哈+哈金(已死)
人物死亡(不知道有没有)
设定随我心意

【中】 


梦中的少女有一头灿烂的长发,像火焰一样热烈活泼带着阳光的味道,棕色的眼睛清明亮温柔。

她偏了偏头吻住哈利,比少女的馨香更强烈的是纯洁鲜血的气息。

好饿.....好饿

他们吻的难舍难分,几乎把对方完全镶嵌进去,少女的脸被情欲染红,然后达到了顶峰,身体抽动了一下,再也没有醒来。

身体有烧灼的疼痛,大概是命运的惩罚吧,哈利恍惚的想,金妮的瞳孔扩散,眼睛失去光彩变成暗淡的颜色,死神温柔地夺走了她的生命。

“哈利,醒醒,哈利,哈利.波特!”

该死的管家里德尔!

哈利闭着眼睛等汤姆拉上厚重的窗帘,因为升起的晨光感觉刺痛和不安。

“我没想到吸血鬼也有自杀倾向,你是打算睡在这被太阳活活晒死吗?”汤姆.管家.里德尔一点也没有仆人的自觉,在确认三重天鹅绒的帷幕已经完全挡住了对吸血鬼致命的阳光后,他转头看向自己的主人哈利.波特。

“嗯哼。”哈利摇晃着起身,把自己摔进柔软的沙发里,靠枕上长长的流苏垂下来,吸血鬼照旧无视了仆人难看的脸色,抬头注视着水晶饰,烛光在透过石英石折射出明亮绚丽的光芒,是黑夜里的慰藉,但永远比不上真正的太阳。

他挥手熄灭了烛火,这间城堡最靠近阳光的屋子又陷入沉默的黑暗,虽然窗台探出身体向下望就能看见玫瑰园,那些雪白鲜红的玫瑰含着昨夜的露水,可惜再没有红发少女将它们摘下细心装进珐琅的花瓶里面了。

“早餐有培根和麦片粥。”里德尔硬邦邦的说,城堡里唯一一个人类脸色也苍白如同吸血鬼,每次出门采购都会被悄声怀疑是否已经被波特伯爵转化了,他点燃烛台,照亮的面容英俊又邪魅。

“放过我吧,你明知道那玩意不饱肚子。”伯爵大人恼火的说。

“是你放弃征收血税的。”为了某个死于伯爵獠牙下的傻丫头,汤姆在心里冷笑。

“整个城堡连个活物都不搞不到吗?让我吃麦片粥,你真是疯了。”

“那我也可以帮你买几只兔子回来。”

躺在沙发上的吸血鬼露出了獠牙。眼睛盯着汤姆露出的脖子,哼哼两声。

“别想了。”汤姆捂着脖子凶狠了撩下一句话“什么都不肯吃就等着饿成干尸吧!”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房间,带走最后一丝光线。

哈利窝进了沙发里,他总是拒绝地下室里舒适的棺材,拒绝每月上供的血饮,拒绝承认自己吸血鬼的身份,最后还奢望着能够借着别人的眼睛去追逐光明。

缎面上的花纹暗沉富丽,哈利迷迷糊糊的瞪着它们,陷入了香甜而无意义的梦境。

汤姆走过长廊,墙上的画像在昏黄的烛光下勾出诡秘的笑容,最新挂上的画像是城堡的上一任主人:布莱克亲王,他忧郁典雅的面容,不羁曲卷的黑发,领口雪白的领结和手指上的族徽戒指都彰显着他在血族中高贵的身份。

布莱克亲王将主人转化成了血族,给了他高贵的出身和令人艳羡的能力,但是他们俩却从此断绝了来往,即使城堡里布莱克留下的气息无处不在,哈利也拒绝谈起那位领路人,汤姆走完长廊,整个城堡的仆人都变回蝙蝠藏进黑暗的缝隙,偌大的宫殿里只有他一人回响的脚步声。

汤姆侧身进了图书室,松木的书架顶到了天花板,许多书从未被人翻开过。他扫视书脊上的名字,为这漫长而毫无进展的工作厌烦不已。

他很早就发现自己的血对吸血鬼有着强烈的吸引力,为了不让自己被那片领地上贪婪残暴的血族吸成人干,他选择动身前往更繁华的城市;被高阶血族邀请赏识后,那些年的时光里都是血族奢华的宴会,糜烂的酒精,还有人类少女自愿献出的鲜血,认清自己不过是又一个味道特殊的食物,汤姆早早脱身,向唯一一个对自己的血液无动于衷的血族臣服,自愿跟随他来到这片领地当了城堡的管家。

但是他想知道的一切都毫无进展,历史上出现的味道特别美味的人类,无一例外在受到短暂追捧后在容貌老去之前献出了作为食物最后一点价值;汤姆拒绝接受自己得到这种悲惨的下场,他偶尔能克制低阶的吸血鬼,甚至迷惑他们,汤姆靠着这项技能几次死里逃生,要不是吸血鬼根本不可能和人类交配产生后代,他估计要认为自己是某个候爵的私生子了;然而孤儿院也没有他的更多信息,只有一张写着名字纸条的弃婴得不到更多的关注,他自己也完全没有那么小时候的记忆......

管家在书桌旁坐下,在心里摒弃了最后一点自怜和怨恨,他会抛弃过往的一切,只有血族才能掌管世界,他的主人,哈利.詹姆.波特伯爵能够赐予他力量和地位,给予他无上的荣光和不老的容貌,这空荡而寂寞的城堡需要另外一个主人来扶持成长,血族内部的斗争也永远不会停止,但——汤姆心里回响着波特坚定的拒绝“不能剥夺一个人追逐阳光的权力。”

父神在上,为什么会有如此冥顽不灵的血族存在呢?他拥有您赐予他的一切美好,众人妒忌艳羡的所有馈赠,但他却弃之如敝屣,不满愤怒的火焰炙烤着汤姆的内心,我愿献出一切来换到你的地位和力量!愚蠢的主人日复一日的拒绝将他转化成为血族的祈求,直到汤姆从一开始礼貌忠诚的管家开始燃起弑主的念头。

奇怪的是汤姆迟迟没有付出行动,管家仅仅只用疏懒的打扫和日渐消失的礼貌侧面表达着抗议,拒绝再前往其他领主的土地换一份新的工作,毕竟我已经在其他血族面前宣誓效忠于他,而被他转化肯定会得到比被其他无名血族转化多得多的好处。汤姆叹了口气,投入到书海中,希望能找到不通过初拥变成血族一员的方法。

当汤姆第一百多次翻开十三家族图的时候,他难得的感到了一丝厌倦,黑发的布莱克家族骨子里就流动着疯狂,马尔福们耽于享乐又狡诈多情,莱斯特兰奇介于二者之前,其他家族比这三个还要糟糕,汤姆把羊皮纸卷了起来,要是他的血统将来源于这些虚伪浮夸的贵族,那还不如老死呢。

汤姆在图书室打发了一上午的时间,中午去厨房搞了点东西吃,这个厨房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唯一一个人类仆人不要饿死。下午他剪了七八朵白玫瑰,一股脑的塞进了圆肚花瓶。

后院的那些玫瑰向来被哈利视为某个女孩的遗物,要是汤姆费心打理它们,不过是自讨没趣,不如让那些玫瑰树放肆生长,尖刺快要戳破了周围的一圈篱笆。

晚霞最后一丝光芒也消失的时候,马尔福家的仆人送上今晚的宴会邀请函,汤姆点点头,上楼去搞定哈利.麻烦的.波特。

毫不意外在水晶灯上面发现那只倒挂的小蝙蝠,汤姆翻了个白眼,无视了蝙蝠挥舞翅膀的危险举动,开始念宾客的名单“贝拉克里斯提莱斯特兰奇女伯爵(真正意义上的吸血杀人狂,汤姆心想,就冲这个名字哈利就不会去),小巴蒂克劳奇男爵(阴郁的吸血鬼,头发烂的像稻草一样)......”汤姆一边念一边在心里吐槽,顺便给哈利想一个合适的理由拒绝出席,不会过分傲慢,适度表达遗憾。

然后他在一个名字上停了下来,蝙蝠给了他一个继续的眼神,于是汤姆干巴巴的说出来“小天狼星布莱克。”

水晶灯吓人的摇晃了一下,蝙蝠抓紧了,嘶嘶叫起来,听着十分生气。汤姆退开一点,小蝙蝠飞到半空中,变成穿着深蓝睡袍的男孩摔到了沙发上,恼火的喷了一口气“不去,德拉科真是欠教训。”他赤着脚跳下沙发,毫无形象的拿着桌子上的馅饼啃着。

“那是我昨天放在这的。”汤姆翻了个白眼。

“我都要饿死了,你又不肯给我吃的。”哈利盘着腿,绿宝石一样的眼睛幽怨的瞪着他。

汤姆才不会心软呢,他还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除非波特愿意将他转化,不让波特别想从他血管里吸走一丁点血沫,就算波特再用他的小鹿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他也不行。只有高阶的吸血鬼能够维持他们生前的眼瞳颜色,除非他们陷入危险或者饿的快要虚脱,是不会露出标志性的血瞳的。

汤姆在心里把小天狼星布莱克和主人的恩怨提上了问题榜前三,打算找个时间问问他的那些“朋友”,低阶吸血鬼没多少地位,但是他们总能搞到一些难得的八卦,有时候和事实也相差无几了。

“但是,”汤姆翻看了一下请柬,“这是S级的邀请函,必需由领主或者代理人亲自到场。这次你可推不掉。”

他的主人回以一声冷哼,迅速溜出房间躲起来了。“那就辛苦你啦。”

管家假惺惺的咧开一个非常吸血鬼的笑容,打好领结准备出发,希望能在今晚所谓的必需到场的晚宴上,得到点有价值的东西。

【TBC】

这个梗的来源是傾晗想看汤姆喊哈利主人w
于是沉迷吸血鬼设定了
终于自己写了一回
掏空词库(咸鱼躺)

评论(11)
热度(191)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