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谁是最悲惨的黑魔王【伏哈】【格邓】

三个火枪手里面旁白君的梗

OOC 有 大概一口气黑了所有人

有些梗来自同人(ps不接受倒霉孩子的设定)

 

盖勒特格林德沃正在死神酒吧里啜饮一杯威士忌,死后的世界非常无聊,每天都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日常,他当然不是邓布利多家受欢迎的邀请对象,只有在酒吧打发漫漫长夜。

 

不过他马上就不无聊了。

 

“格林德沃马上就不会无聊了,他的仇人伏地魔已经到了门外,虽然他们在见面的三百多次的决斗里给其他人造成了各种巨大恶劣的损失,并且这两个穷光蛋还没有办法赔偿,但他们仍然乐此不疲用这种幼稚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德国黑魔王差点把威士忌喷出来,他警告的看了下酒保(酒保只给他一个白眼)然后再看了眼嬉闹的人群(梅林格兰芬多们永远为什么这么疯癫)把目光投向空中: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

 

“格林德沃紧张的看了下四周,能够读懂人心的魔法声音比什么都要危险,这是一个巫师最基本的常识,但是他什么也没有找到,可怜的黑魔王。”

 

“闭嘴!”

 

神秘的画外音继续“啊,伏地魔已经进了死神酒吧,他兜里空空荡荡,只能喝黄油啤酒,另外还得赊账,除非他遇到自己忠实粉丝贝拉和小巴蒂,不然他就只能一直穷下去。”

 

高个子的黑头发男人甩上门,用凌厉的眼光横了格林德沃一眼,他英俊的脸挤出一个完美的微笑“新把戏?”手中的紫杉木魔杖闪着光。

 

“伏地魔开始了先发制人的挑衅,我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第三百六十六次决斗,打坏酒吧柜台,点燃一打朗姆酒,然后半年内都被列为酒吧黑名单,就连格兰芬多们都已经看厌了的剧情。其实我觉得这是他们俩逃账的把戏,顺便,酒保在看着你们。”

 

格林德沃转过身瞪着自己的玻璃杯,他也不想坐在冷清的屋子里,壁炉里没有柴,甚至——

 

“格林德沃放弃了戏弄英国后辈的打算,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他只想回味过往美好灿烂的岁月,那是用什么也换不来的,因此他早就把自己变成了十七八岁的摸样,真是太不要脸了。”

 

伏地魔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然而旁白并没有放过他:“伏地魔在内心嘲笑两个表里不一的同性恋,在他眼里,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就是一对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糟老头,还披着最后伪装,为了正义理想什么的废话,我不知道究竟是谁更可怜,分手后一个世纪都没有性生活的单身狗,还是活了六十多年都没有性生活的单身狗?”

 

这下轮到格林德沃咧嘴大笑,没有谁会知道史上最恐怖的黑巫师一直是个童子鸡,这真的娱乐了他,他希望能把这个趣闻和人分享一下。

 

“格林德沃在心里大笑,他怀揣着这个劲爆消息,无法和最想要分享的人交流,和邓布利多谈话的时候提到伏地魔不是一个好主意,通常这意味着他和邓布利多对小汤姆愚蠢的统治计划进行一番批判,然后他再进行一番自我批判,前者让他快乐,后者让他痛苦。”

 

伏地魔恶毒的看了格林德沃一眼,内心闪过各种黑魔法咒语。

 

“小汤姆对这个消息愤怒非常,他的伟大事业居然被当成两个狗男男的饭后谈资,伏地魔心想:他早就应该知道他们俩又搞在了一起,不说最后格林德沃咬死不说老魔杖的下落,三天前他还见过他们俩在山谷饭后散步呢!梅林啊,汤姆你果然从来没谈过恋爱。”

 

格林德沃微笑着喝了一口酒,觉得这个晚上真是棒极了,不懂爱的人真是傻得冒泡啊。

 

“格林德沃心里充满着即将追到阿不思的粉红泡泡,但是他不知道邓布利多校长一直了解他在美国干下的那档子破事,所以他的道路注定会非常艰辛。”

 

德国黑魔王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伏地魔的眼睛亮了起来,端起杯子掩饰自己八卦的欲望。

 

“伏地魔对此非常好奇,他虽然对恋爱没有经验,但是对于拆散情侣很是拿手,年轻的时候靠着一张脸无往不利,看他一身黑袍应该是FFF团终身团员。他很想知道是谁绿了史上最伟大的白巫师,虽然事实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但是也快接近了。”

 

伏地魔发出啧啧的惊叹,显然已经想的更加深远了,格林德沃真想用魔法弄死他。

 

“格林德沃只想用魔法弄死这个切片狂魔,他衷心的希望英国的那个救世主,叫什么来着,哦,哈利波特,能够赶快到这个世界来分散伏地魔的精力,不要让这个蠢货打扰到自己和阿不思的复合。”

 

伏地魔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不过他想说的旁白总是会帮他说出来的。

 

“伏地魔没有承认这也是他的愿望,毕竟他非常无聊,又不能用不可饶恕咒折磨死去的人,他就经常和其他人一起围观救世主的人间生活,看到救世主给他办的葬礼简陋无比,简直快被气死了,重点是墓碑上写了他的真名,这样他辛苦掩盖的一切都暴露了,他不会说,他挺怀念救世主的。”

 

格林德沃用奇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胡说八道!”伏地魔嘶嘶说,语气里充满抗拒。

 

“好吧,被你发现了,事实是他挺怀念折磨救世主的,但是他不知道救世主曾经给他这张脸打了九十分,满分一百。扣的十分是因为他是黑魔王,另外格林德沃的脸也是九十分,扣五分因为是黑魔王,再扣五分因为邓布利多喜欢他。”

 

伏地魔冷漠的翻了一个白眼,他轻蔑的说“救世主的审美。”

 

“其实伏地魔心里挺满意救世主的评分的,他不满的是他和格林德沃居然是一个阶层,另外他还想知道有谁的评分在他前面。”

 

格林德沃已经无法靠喝酒来掩饰他嘲笑伏地魔的声音了,他撑着额头笑起来,年轻的美貌可以让救世主再加五分打上九十五分。

 

旁白君非常尽责的解说了,顺便告诉伏地魔因为亲情加分小天狼星以九十五分排在他前面。

 

伏地魔生气的表情真实了许多,格林德沃干完了最后一杯威士忌,正在用手指敲着桌面。

 

“伏地魔现在心里确实很恼火,他回忆了一下曾经见过的小天狼星布莱克,再次鄙视了救世主的审美,但是格林德沃已经有点醉了,在想如果现在路过邓布利多家能不能在那借宿,他倒是不介意品尝阿莉安娜的覆盆子馅饼,但是她的兄长不一定愿意放开大门,要是格林德沃现在报着他的满脑子妄想去的话,是肯定进不去的。”

 

“别告诉我是什么妄想,拜托了。”伏地魔翻着白眼说,他浑身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但是旁白努力地火上浇油“曾经伏地魔,我是说日记本代写过一封给哈利波特的情书,辞藻动人,比喻形象,成功破坏了金妮韦斯莱的初恋。”

 

伏地魔张开的嘴巴又合上了,他恼火的瞪着空气,看起来准备给下一个说话的人一个索命咒。格林德沃摇头叹息,嘴角嘲讽的笑意如此醒目。

 

“格林德沃在窃笑也在怀疑,这个声音为什么要暗示伏地魔和救世主曾经有过一腿呢?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尤其是他们之间差了半个世纪。”

 

“继续。”格林德沃懒洋洋的说。

 

“这是为了不让他沦为最悲惨的黑魔王,虽然他年轻的时候又帅又有伪装的魅力,可是死的时候已经又老又难看,没有房子,没有存款,没有后代也没有老婆,给他和救世主拉郎配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关爱,虽然对救世主非常不人道。”

 

伏地魔前额的血管危险的跳动着,深呼吸也无法让他平静下来,格林德沃已经笑的快要抽筋了。

 

“格林德沃对这一出戏非常满意,他用手指摩挲空了的酒杯,回忆起自己风光无限的岁月,他至少有家族财产和一大堆金库,虽然最后落入了反叛者手中,但是至少曾经拥有。”

 

“快闭嘴吧。”格林德沃平静的说。

 

“显然德国的黑魔王在跟伏地魔比起来还一丝尊严,毕竟他就算流亡美国的时候日子也非常滋润,冒充美国的部长,每天巡视街头,成功混进美国巫师界的核心,可惜败在——”

 

“我说,闭嘴!”格林德沃咬牙切齿的说。

 

伏地魔猩红的眼睛眨了眨,旁白君顺势把炮火转移到他头上:“伏地魔在心里鄙夷他曾经见过的格林德沃,一个干瘪的老头,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和邓布利多的情史,这绝对不是一个单身狗的挖苦,毕竟他连单身狗是什么意思都不太清楚。”

 

现在连格林德沃也拔出了魔杖,他似乎在思考究竟是先对伏地魔下手,还是揪出那个神秘声音的主人,旁白再接再厉:“我真的不想再提醒你们俩,你们俩的金库一个子儿都没有了,格林德沃的账记在阿不思邓布利多账上,你们俩真的要——”

 

和格林德沃一起站起来的还有旁边一直注意他们的酒保,老魔王闭上眼把脑子里沸腾的念头压下去,对空气用了强效的静音咒“这样就好多了,安静是一种美德。”他推开酒吧的门走出去了。

 

然后旁白的声音在他心里响起来:“伏地魔仍然坐在吧台旁边沉思,和喧闹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内心充满了惆怅和冷清的凄苦,他究竟是怎么落到今天这种喝酒都没有人陪的地步呢?”

 

旁白君的声音止于格林德沃身后的巨大爆炸,老魔王摇着头走向戈德里克山谷,就让小汤姆赔偿那些损失吧,他还是很体恤阿不思的金库的。

 

评论(45)
热度(542)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