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柠檬雪宝的意外【格邓】【德哈德】

这真的是给愚人节的。只是我3.30就发了……
愚人节短打
GGAD加德哈德
这个意外大概叫:同人魔法生物病毒

“你真的吃了匿名送来的一盒柠檬雪宝?”盖勒特格林德沃第三次确认到,折腾着可怜的麻瓜零食。

阿不思在水里无辜的望着他,吐出一串串气泡,红发在脑后飘扬。

“我会人鱼语。”盖勒特在巨大的玻璃鱼缸面前站定,皱着眉头和阿不思隔着水波相望。

红发人鱼的蓝尾巴和蓝眼睛一起晃动,摇曳着令人心醉神迷的色彩。

“一个恶作剧而已,今天是愚人节,”阿不思抱怨到,他浮出水面,撑着身体看着格林德沃“我相信礼物本身是安全无恶意的。”

湿漉漉的长发垂在爱人的肩上,阿不思甚至是赤裸着上半身,这可真是——“等等,”盖勒特眨眨眼睛“你能在空气中说话?”

“它又不能把我变成真的人鱼。”阿不思耸耸肩,搂过暴躁的金发恋人,打算给他个吻安抚一下。

  他们只来得及触碰了一下嘴唇,盖勒特就像被烫伤一样跳开了,他灿烂的金黄色短发像是疯了一样飞速增长,变成像媚娃那样闪亮,只是不是银白色,但是也像瀑布那样顺滑,像是阳光的颜色。

“梅林啊!”阿不思差点再次滑进鱼缸里,他盯着盖勒特长到地板上的金发和镶上银边的蓝眼睛,用力把笑容憋了下去“好吧,让我们去庞弗雷夫人那严肃的讨论一下这件事。”

等他们避开霍格沃茨的学生到达医务室的时候,里面学生的声音清楚的传来“我发誓没有动他的什么水果糖浆馅饼!”

“骗鬼去吧,马尔福!”

格林德沃用德语骂了几句脏话,他最不希望就是有人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浑身泛着银白而皎洁的光,还有一头长的可以让阿不思打毛衣的头发。

阿不思放在他肩膀上的手让他冷静下来(另外一只手举着魔杖让盖勒特的长发悬浮在空中而不是垂在地板上),等他们推开门,两方人马都被吓了一大跳。

哈利波特,格兰芬多的金牌找球手,坐在病床边上,背后垂着两只黑色的翅膀,羽毛在光下闪过绚丽的光芒,而他本人正不堪重负,似乎打算把自己埋在枕头里闷死。

“邓布利多教授!格林德沃教授!”赫敏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罗恩和德拉科正克制自己不要被预言学教授酷似媚娃的外表欺骗,而哈利也抬起头来,被邓布利多教授没能变回去的鱼鳍惊呆了。

看着哈利的翅膀,阿不思觉得自己还能转化成人类的双脚真是太幸运了。

“大型魔咒事故,”盖勒特喃喃“不过波特,这样你以后就不用买扫帚了。”

“说的没错。”马尔福立马接上一句,在哈利愤怒的瞪视下洋洋自得“我真的什么都没干,”他从口袋里掏出满满的一管墨绿色的魔药“这才是我原本打算放的。”

“你这个混蛋!”哈利大吼到,翅膀激动的挥舞起来,糊了站在傍边的小马尔福一脸羽毛。

“你们能安静一点吗?啊,阿不思和格林德沃教授也在这……梅林这是怎么啦!”庞弗雷夫人端着一瓶气味古怪的药水出来,显然新来的两位病人把她吓住了。

在格林德沃再三强调他家族根本不可能含有veela血统的时候,房间里第四个被转化的人出现了,德拉科马尔福抹掉脸上的羽毛,看着长到脚踝的金发,感到头晕目眩“波特我要杀了你!”

邓布利多校长眨眨眼“至少我们能确定它是通过接触传播的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自己特别特别普通。”罗恩看着自己的好友气势汹汹地和马尔福对峙,眼睛变成了非人的竖瞳,“赫敏,赫敏!”他赶忙去拉女友的手,然后在被黑色翅膀扫到之前逃开了。

晚餐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的格兰芬多三人组坐在长桌旁小声讨论今天的神奇经历,本来邓布利多教授和格林德沃教授都拿这些恶作剧毫无办法,但是三个小时之后,鱼鳍,金发,翅膀都消失无踪了,好像之前的事故都是幻觉一样。

“其实那挺酷的,”罗恩遗憾的说“可惜我没能给你拍照留念,不过马尔福的表情我可一辈子也不会忘。”

德拉科马尔福的长发和哈利的羽毛纠缠在一起,他们俩不得不(主要是哈利帮德拉科)把羽毛拍掉,马尔福一直喋喋不休要扒光哈利身上的“鸡毛”,被哈利正中肚子揍了一拳。

三人组一起窃笑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哈利的水果糖浆馅饼,还有邓布利多教授的甜点都被人放了恶作剧药水吗?”赫敏摇头不解。

哈利回头去看斯莱特林的长桌,刚好德拉科马尔福也在向这边望来,他想到马尔福柔顺的长发划过指尖的触感,给了对面金发男孩一个挑事的微笑。

忽略到德拉科冲他挥舞拳头的动作,他转身在赫敏察觉到之前接话“也许就是个愚人节的意外吧!”

【END】

评论(5)
热度(103)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