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仙境漫游

爱丽丝梦游仙境paro

红心女王汤姆x爱丽丝哈利

女装警告!!!OOC警告……

一个单身狗还要在白色情人节写贺文是一种怎样的辛酸

“爱丽丝,快点,我们要迟到了!”哈利从没想过会在一只白鼬脸上看到趾高气扬的神情,他浑身雪白,穿着蓝色银边的马甲,碎步急走着,黑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尖爪中的怀表“如果我们迟到了,后果一定会非常严重的!”

卢修斯马尔福一点也没对自己变成白鼬的事实赶到惊讶,于是哈利眨眨眼睛把该说的话都咽了下去,跟上白鼬先生的速度。

14岁的前救世主现哈利詹姆波特十点钟上床睡觉之前才和18岁的前黑魔王现汤姆里德尔波特家养子看了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光碟,而汤姆的结论是:肯定不是一个巫师写的,用麻瓜的说法,妄想症更可能。

哈利一边小跑一边想,如果把这个梦告诉汤姆.傲娇的.里德尔,他估计只会嘲笑自己的丰富异常的想象力和在梦中也不甘平庸的精神,然后每晚睡前监督哈利喝完热牛奶。

焦急万分的白鼬.马尔福先生很快把哈利甩在身后,等男孩回神过来,他已经站在又长又黑的大厅里面,只剩头顶的灯照亮周边最近那扇门。

“如果现在我还有魔法,变大变小就会容易许多了。”哈利不满的说,靠近门边仔细查看,红色的门把手当然拧不动,拿着长剑的浮雕开口了“正装,先生。”

这个希腊式苍白英俊的画像鄙视的看着哈利的睡衣:和汤姆同款的黑色外袍加长裤,淡蓝毛绒拖鞋。

哈利脸红了,迅速退开,走向突然出现的衣橱“我以为会和电影里面一样呢,”他嘀咕着说,然后转成了一声大叫“见鬼的这是什么东西!”

蓝白女仆装安静的挂在空荡荡的衣橱里面,告诉男孩他别无选择,顺便还有长袜和小皮鞋,缎带主动贴上哈利头发,扎好蝴蝶结。

希腊浮雕再次拒绝了哈利的请求“看清楚点,这是男士专用!”

最后一位带着花环的少女给哈利开了门,黄铜的门把手转了一下就开了,门上写着“女士请入。”

哈利推了推眼镜,缎带系着他的耳朵非常不顺服,他努力忽略掉短裙凉飕飕的不适,准备继续寻找白鼬先生。

轻快动人的歌声从花丛中传来,按照电影的发展,爱丽丝一定会去看一眼,于是男孩便大咧咧坐在一群花朵模样的女孩中间,听她们称赞红心女王

“伟大又仁慈……”

“头发如同地狱深处黑暗……”

“眼睛如同流转红宝石璀璨……”

“强大美丽的红心女王……”

这些形容词听起来有些熟悉,哈利乘机问旁边一支紫罗兰(她看起来真像拉文德)“请问,红心女王是谁?”

紫罗兰歌唱的声音颤抖了一下,立刻把哈利推开,跟上其他人的语速。

每一朵被哈利问这个问题的花朵都厌恶的避开了哈利,绒球花甚至向狮子狗那样冲他咆哮,哈利最后看了一眼深处的白玫瑰(她和秋张一模一样)离开了。

看来问题的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哈利忧愁的想,红心女王显然就是伏地魔,但是他已经习惯了汤姆里德尔,完全不能再接受一个残忍暴烈的伏地魔。

不知道我现在躺下能不能立刻醒过来,但是……哈利继续思考着,红心女王……能够见到汤姆穿着长裙的模样,就是被砍头也值得了。

白鼬先生快速的冲过一条小溪,溅起的水花引起了哈利的注意

“等等我,马尔福先生!”哈利跟着白鼬后面小跑,蝴蝶结在背后摆动。

卢修斯.白鼬.马尔福看到哈利差点吓得跳起来,他拿出马甲里面的手帕擦擦汗,跑的更快了“我的老天啊,爱丽丝,你怎么还在这,这个点你应该在花园服侍女王喝下午茶了!”

“汤姆会喝下午茶?”哈利忍不住大笑起来,然后被之前
留在裙摆上的花粉呛住了。

“你,你居然讲了他的名字!红心女王会砍了你的头!”马尔福先生抖得像筛子一样,迅速变成一扇通往皇宫的小门逃走了。

“跑的真快。”哈利埋怨的说,男孩还没碰到门把手,整扇门就消失在空气里面了。

他路过了色彩斑斓的大蘑菇,蓝袍子红色长发的男人正在抽水烟,烟雾在空气中凝成了甜点的形状。

哈利本想停下对邓布利多先生问个好,不过停在树枝上的金色蝴蝶打消他这个念头,金蝴蝶不停扑闪翅膀,把磷粉撒到邓布利多先生身上。

“盖尔,再这么做我就把你的翅膀拔下来。”阿不思吐出一个甜甜圈模样的烟雾,拿起来咬了一口,蝴蝶飞下来停在他手臂上,变成了金发黑袍子的男人。

哈利尴尬的逃走了,显然毛毛虫先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韦斯莱兄弟 ,弗雷德和乔治,穿着红心王国卫兵的衣服,告诉哈利他已经被红心女王下了追杀令。

“爱丽丝快逃走吧,女王正悬赏你的人头!”

“只因为我说了那个名字吗——”

“嘘!你不记得你干过的那些蠢事吗?勾引女王在红玫瑰花园里和他接吻?”

“什么?!”哈利结结巴巴的问,韦斯莱兄弟高唱着《伟大的红心女王》离开了,他们已将警告带到。

于此同时红心皇宫,汤姆里德尔厌烦的坐在王座上,暗红的长袍上面有华丽的刺绣。女王的宠物蛇盘踞在国王的座位上,朝底下一群瑟瑟发抖的士兵吐着信子。

“哈利究竟去哪了?”红心女王阴沉沉的发问“把他给我带回来!”

“把爱丽丝的人头带回来!”卫兵们气势汹汹的冲出门去,不顾女王的尖叫“回来,你们这群蠢货。”

汤姆踹翻了黑桃9,他思索了一会看向雷古勒斯,一个面容忧郁英俊的猫耳青年“把哈利给我带回来,完好无损的。”

柴郡猫跪下亲吻了女王的袍子,从空气中消失了。

“你向往高贵,或是自由?”柴郡猫把哈利堵在黑森林里,用愁苦的语调问他“给我一个回答。”

哈利紧紧盯着雷古勒斯紫红的猫耳朵还有背后卷着羊皮纸的猫尾巴没说话。

“那都不属于你。”柴郡猫对哈利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猫耳朵竖了起来“我奉女王之命追杀你,不必砍头……尸体必须完整……”

柴郡猫甩了甩尾巴“而我的忠告是,避开道路和森林……”

“那我也有话需要你带到。”哈利气呼呼的说,他一直在找通往皇宫的路“让汤姆里德尔洗干净脖子等着我,我要和他决斗!”

柴郡猫大笑着消失了,笑脸在空气里停留了好一会,哈利顺着他指的方向前进,猜测疯帽子又会是谁。

“你说什么?他要和我,决斗?!”汤姆咬牙切齿的问,女王的权杖发出危险的光芒。

“是的,女王陛下,爱丽丝确实是这么说的。”雷古勒斯垂着头跪在下面,“他还说了非常无礼的话。”

侍卫长小巴蒂看着女王大人的脸色,悄悄问“需要把他公开处刑吗?陛下,我们可以把行刑台搬过来,就在这!”

“备车。我要亲自把他抓回来!”汤姆系上黑色披风,眼睛和红宝石一样闪闪发亮。

“你真可爱……”小天狼星把脚架在桌子上。给哈利倒了一杯红茶,评判的看着男孩的女仆装。

“如果是高跟鞋就更好了。”花栗鼠从糖罐里面冒出头来,哈利满意的发现那并不是小矮星彼得,拉过一个华丽靠背的扶手椅坐下。

长着兔耳朵的卢平先生饮过镌刻着宝石花纹的石杯,醉醺醺的叹气“你让我想起了你的母亲,爱丽丝,她是个多么好的女孩。”

“告诉我,你真的强吻了红心女王吗?”小天狼星嘻嘻笑着,他破烂的礼帽中间扎着枯萎的红白玫瑰,已经有点泛黄了,随着他的动作不停抖落花瓣,可是疯帽子一点也不在意。

“我不知道啊……”哈利茫然的说,耳朵红了,他绝对不会干出强吻汤姆这种蠢事,虽然他们两小时候晚安吻也不少,不过长大后就很少发生了。

“我明白。”小天狼星对哈利挤挤眼睛,“我们要向勇士致敬,为了你给红心女王的损失,干杯!”

黄油啤酒洒在桌子上,夜骐拉的马车从天而降,红心王国的主人前来抓捕逃犯,用手铐把哈利铐走了。

“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哈利?”汤姆凶狠的瞪着哈利:瘦削双腿上的长白袜,白裙和蓝色围裙,还有令人抓狂的蕾丝边。

哈利傻傻的看着女王头上傻不愣登的王冠,再看了下长袍下露出反光的龙皮长靴,非常遗憾的叹了口气“居然不是宫廷礼服。”

红心女王脸上的表情清楚说着:你死定了。

审判大厅里,白鼬先生推着单边眼睛,高声宣读着爱丽丝的罪状包括“长期的懈怠旷工”“窃走花园的玫瑰”等等,最严重的是“强吻女王,使红心女王颜面扫地。”

“我发誓我从来没干过这么蠢的事——唔”哈利被汤姆掐着下巴在嘴唇上咬了一口,迅速闭上嘴,脸红成了番茄。

马尔福眼睛都没抬一下“证据确凿,请陪审团判决!”

“我觉得宣判终身监禁不错,比砍头仁慈多了。”汤姆喃喃说,他抓紧哈利的手不放“现在最需要的是,婚礼!”

当然,哈利一看见华丽的女式宫廷礼服就逃跑了,一路逃进黑森林,后面跟着愤怒的红心女王汤姆,气势汹汹的扑克牌大军,上气不接下气的马尔福先生……直到从被窝里惊醒,他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哈利仍然假寐着,争取回味一下梦里奇幻古怪的仙境,不知道一墙之隔的养兄弟汤姆里德尔已经穿好衣服,正准备找他算账“我看你能跑哪去。”汤姆阴森森的看着镜子,挑出一个完美的微笑。

【END】

评论(7)
热度(134)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