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兔耳救世主的烦恼【all哈】

警告:内含哈秋和塞德里克x秋

胡言乱语的文章……算是把舞会和兔耳一起写了

all哈向:
德哈,伏哈,小克劳奇x哈利

时间点是四年级舞会
小巴蒂伪装穆迪ing







对于格兰芬多的勇士来说,这场舞会本不该这么难熬。

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个好朋友之间僵硬至极的气氛,罗恩气呼呼的宣称赫敏“亲敌叛国”而赫敏觉得罗恩真是不可理喻,彻头彻尾的,救世主坐在快要变成火车头的两个最好的朋友中间,无比希望自己能变成酒桌那杯黄油啤酒。

古怪姐妹的乐曲换成了一首缓慢哀伤的歌,哈利遥遥看着头顶的冰花灯柱,内心充满了乏味和困倦,一首非常合适他心境的歌曲,想想正在欢快跳舞的塞德里克和秋张......

“嗨。”金妮和纳威从舞池里面出来了,她看上去很是松了一口气,坐在赫敏的旁边,突然被这里尴尬的气氛打醒了“你们怎么都不去跳舞。”她眼睛看了哈利一眼,又疑问的看向赫敏,就是不去看罗恩。

罗恩嘟嚷了一句,听起来很像威基,赫敏发出一声被惹怒的母狮子的声音,毫不犹豫的起身冲进人群。

“你真是一个笨蛋。”金妮不留情面的说,她的脸色和赫敏如出一辙,这倒是提醒了罗恩,他立马转头对着金妮,愤怒和他礼服上的毛线一样明显。

纳威非常窘迫的清了清嗓子“金妮,再来一首?”他恳求到。

“不用了,谢谢。”红头发女孩正忙着和她哥哥进行瞪视的比赛。

哈利决定先开溜,拿杯饮料或者去外面走走,他真的要窒息了,罗恩迅速跟了上来,脸上仍然和头发一样红。

“等等——”哈利看着罗恩把水晶杯里面橙红的饮料一饮而尽(浓重的酒味),表情从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变成了一种飘飘然。

“好,棒极了!”他对着哈利举起酒杯,开始品尝另外亮晶晶的碧蓝液体“蓝莓味的。”罗恩至少还记得随时给哈利拿上一杯,不一会桌子前面就堆了五六个空杯子。

“啧啧啧。”一个油光水滑的黄头发冒了出来,德拉科马尔福端着两杯黄油啤酒,黑色长袍解开了前几颗纽扣,头发垂下来几缕,灰色眼睛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几辈子没有喝过酒了,韦斯莱?”

罗恩迅速的拿出魔杖拍在酒桌上,震得杯子哗啦哗啦响,“想打架吗?”他气势汹汹的喝光了第七杯果酒,正眯起眼睛打算说点什么——然后狠狠打了一个哈欠,蓝眼睛被泪水汹涌上来,趴在桌子上打盹了。

斯莱特林的男孩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啤酒洒了一小半,他拦住想拖走罗恩的救世主“来一杯吗?摒弃前嫌,重新认识一下,是的,我的诚意可鉴.....”

救世主怀疑的眼神从冒着气泡的啤酒到马尔福瘦削窃笑的脸,他慢慢的说“下次骗人前,别笑的这么明显,自己玩蛋去吧。”

“嘿,我是认真的!”马尔福受伤的声音听起来微妙的真诚——至少比当时他被巴可比克伤了的时候有诚意,哈利扬起下巴,打量那杯洒的差不多的黄油啤酒,这可不是说他原谅德拉科马尔福了,只是打算看看他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为了霍格沃茨。”德拉科懒洋洋的说,两杯黄油啤酒碰出一圈圈的波纹,再被人饮下“为了霍格沃茨。”哈利谨慎的等到马尔福喝完再啜饮一口,三把扫帚出品,毫无疑问——温暖的液体顺着喉咙流下,马尔福的表情却僵硬了。

一声猫叫从德拉科马尔福的嘴里发出来,同时冒出的还有金黄的猫咪耳朵,在焦急的抖动竖立着,还没等哈利好好欣赏难得一见的美好光景,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耳朵有点酥麻的感觉,不是吧,马尔福不会这么损人不利己吧——操

雪白的兔耳朵从他的黑发里面冒出来,立在他头顶上,他和马尔福面对面看着,表情是一模一样的吃惊和茫然。

德拉科的表情从愤恨混杂着满足“该死的潘西,”他嘀咕着,最后看了一眼兔耳朵的波特,猫耳朵抖了一下,在哈利把他揍翻在地之前逃跑了。

哈利窘迫的试图遮住他的意外礼物,周围休息的巫师已经投来了好奇的视线,他真的不需要再多关注了。

“罗恩,罗恩,我需要去医务室一趟,你能自己走吗?”好友在长椅上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应答,哈利最后放弃了和醉鬼说话,自己捂着耳朵顺着墙壁偷偷溜走了。

这实在是有一些困难,一路上总是有女生冲他尖叫“一点都不可爱!闭嘴吧!”哈利恼火的想,那双雪白的兔耳朵紧张的立起,给他带来四面八方的细小声音,让窃窃私语放大了一百倍。

他在旁边两个拉文克劳的女生行动前逃出了礼堂,差点在门厅和长袍翻滚的斯内普撞上了,本来就心情糟糕的斯莱特林院长眯起眼睛“波特……你在搞什么鬼。”

救世主迅速往后退了一步,兔耳朵呆呆立在两边,绿眼睛瞪圆了。

斯内普没好气的扫了他一眼“恶作剧药水?你可真有闲心。”

“是马尔福干的。”哈利低声控诉,显而易见没受到回应,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从门厅慢慢踱过来,看着救世主以后脸色更加难看了。

“教授,你没有办法,把这个……”哈利小声的请求消失在斯内普冷漠的目光里“我没兴趣去解决你的小麻烦,波特,没有人跳舞就早点回宿舍去!”

哈利马上就知道为什么斯内普这么想跑了,穆迪气冲冲的从背后走来,魔眼转了一圈回到哈利身上“小聚会?嗯?”

卡卡洛夫一刻也不想多待了,他喘着气,好像被猎犬追着的动物一样,飞速的离开了。

斯内普似乎不想和前傲罗多说,他们冷冷的打量着对方,穆迪咧嘴给了斯莱特林院长一个难看恶意的笑容,示意哈利跟着他走。

他们头顶檞寄生一丛丛的盛开,不过没谁去注意这个,穆迪正严肃的警告哈利,别一个人和有前科的黑巫师待在一起“学校也不再安全了,”他强调说“不过我以为你会呆在会场跳舞呢?”

“没有。”哈利窘迫的说,穆迪正打量他的兔耳朵,哈利耳朵底下的皮肤都泛红了。

“很聪明的小把戏,有意思。”他简短的评价了一下,哈利犹豫着要不要拜托前傲罗来解开这个恶作剧,他应该很懂这些……

穿过又一个拐角,哈利看到了让他心脏骤停的一幕。

塞德里克和秋张在接吻。

檞寄生下的勇士和女孩看起来那么相配,他们的脸靠的那么近,就像哈利曾经梦里一样……

穆迪拐杖的声音很快惊醒了那对情侣,秋张惊叫一声,脸迅速涨红了,塞德里克给了哈利一个抱歉的笑容,追着女孩离开。

雪白的兔耳尖端耷拉下来,救世主身上的忧伤的气息已经把自己淹没了。

“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穆迪粗声粗气的说,不过哈利根本没听进去,妒忌的浑浊液体和痛苦的酸涩在心里膨胀发酵。

小巴蒂,或者说穆迪用完好的眼睛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扣十分。”他说道,哈利茫然的反应过来“等等,为什么?”

“如果这能让你心情好一点。”穆迪用魔法眼睛给了哈利看透心扉的一眼,又开始拄着拐杖走起来,哈利慢慢跟在他身后,罕见的沉默着。

“晚安,哈利,”穆迪最后把他送到了格兰芬多塔楼“你一定是三强争霸赛的冠军,我相信。”他拍拍哈利的肩膀。

哈利相信这是安慰的话,不过他还是点点头,直到他通过胖夫人,都觉得有视线停在他身上。

最后救世主终于能好好休息一番了,他窝进温暖的格兰芬多四柱床,敏感的耳朵在床上枕头上磨蹭的感觉让哈利浑身颤抖。

他很快脱下长袍卷进被子里,一沾枕头就睡了,梦里红眼睛的魔王恶劣的嘲笑他,从他悲惨的初恋结尾到充满槽点的兔耳造型“连兔尾巴都没有算什么成功的药水!”

而梦中的哈利,直觉找到了反击的地方“连牛排和黄油啤酒,布丁,甜点这种像样的圣诞大餐都没有就不要再废话了,省省口水吧!”

黑魔王还在哈利脑海里唠唠叨叨圣诞节是最可恶的节日,圣诞大餐根本就没有必要,圣诞舞会更是无聊至极……

救世主已经翻了个身陷入沉睡,睡前还在想什么可怕样的人居然会讨厌圣诞节,他的兔耳朵慢慢消失了。

【END】

給被斯莱特林队友坑了一把的德拉科颁发全场最倒霉徽章

评论(4)
热度(267)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