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垂耳兔波特的烦恼【伏哈】

小甜饼 【证明不是发刀专业户】  无黑魔王设定    汤姆里德尔又来担任黑魔法防御课教授了

 

简介:格兰芬多王子哈利波特中了诅咒,长出了雪白下垂的兔耳朵,他必须亲吻诅咒他的人,才能恢复原状。

 

然而罪犯可能是霍格沃茨里面任何一个学生(甚至教授)

 

格兰芬多金三角侦探小组,开始行动!

 【我承认这个简介有点诈骗

 

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明星,哈利波特长出一双兔耳朵的消息在早餐时分就已经传遍了整个霍格沃茨。

 

雪白的兔耳朵从哈利的黑发里面垂下,耷拉在两边,庞弗雷夫人试了几个咒语以后无奈的摊手“看起来像是恶作剧什么的,只有等他自己消失了。”

 

麦格教授严肃地看向自己的学生“你肯定自己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或者违禁魔法实验。”格林德沃教授轻咳一声“比如你和韦斯莱兄弟合作的那些产品。”

 

“我没有!”哈利欲哭无泪,说什么他都不会亲身尝试那些恶作剧产品,更何况弗雷德和乔治最近沉迷强效迷情剂的开发,根本没时间研究新产品。

 

“嗯哼。”金发的占卜学教授冷笑一声,脸上的表情清楚的告诉哈利:我知道怎么解决这个事故,前提是你乖乖把一切告诉我。

 

哈利咽了下口水,最近他的同学关系挺和谐的(别提马尔福,谢谢)不可能和人结仇,他们前不久在魁地奇中打败了赫奇帕奇,但是小獾们实在不像因为一场比赛就背后下黑手的人,实际上,最有可能的凶手是——汤姆里德尔教授。

 

男孩回忆起里德尔教授是如何用冰冷的语气把他“请”出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办公室,就因为哈利向他请假参加周二和周五的魁地奇训练,暂时放弃黑魔法防御课程的补习

 

垂耳兔波特的耳朵耷拉的更厉害了,他用希望的目光看向自家院长,得到的是一声叹息“我也没法解开这个咒语,或许校长有办法。”

 

“但是阿不思去美国参加国际学校访问去了,这点小事就不要去麻烦他了。”格林德沃理直气壮的说,接受了波特先生沮丧的瞪视。

 

哈利在座位上坐立不安,实际上,除了耳朵,他多了一条圆滚滚的兔子尾巴,他只有把毛绒绒的尾巴塞进牛仔裤里,才能不让其他人看出异样来,最终麦格教授把他的眼镜变形了,让这副眼镜能安稳的呆在他的鼻梁上。

 

 

“我觉得你抓紧时间去地窖,你们第一节课是魔药课吧?”格林德沃微笑着说,看着哈利大叫着糟糕,冲出了医务室。

 

魔药课教授斯内普是哈利母亲的朋友,不过这不意味着哈利能在魔药课上肆意妄为,更多时候,他不得不尽力做好每一次药水和论文——不然斯内普一定会向他妈妈详细报告哈利愚蠢的错误,更别说迟到这么严重的事情。

 

男孩抢在上课前几秒赶到教室,迅速在好友旁边的座位坐下,并且因为压到了尾巴而龇牙咧嘴。

 

整个教室里的人都转头过来围观哈利的兔子耳朵,女孩们的眼睛闪闪发光,“挺可爱的。”拉文德正好在哈利旁边,她正眼巴巴的看着那双毛绒绒的耳朵“我可以——”

 

“不,不行。”哈利小声拒绝了她,耳朵害怕的半立起来,引起一片惊呼声。

 

斯内普恶劣的笑容让学生们害怕的安静下来“不错的造型,波特先生,虽然这并不能让我原谅你的迟到,如果你的药水没做好,格兰芬多的宝石就要小心了。”

 

这节课的开头真是糟糕透顶,马尔福挑衅的目光让哈利更加冒火,他坐在哈利的右后方,试图激怒哈利往后看。德拉科从羊皮纸上撕掉半截,画上一只倒栽在坑里的白兔,正在拼命蹬腿出来。

 

纸鹤差点一头撞进哈利的坩埚,等哈利拆开纸鹤,气的兔耳朵上的毛都炸开一圈。哈利给了他一个凶狠的瞪视,但是马尔福却没有看他,两只手举过头顶摇摆,帕金森笑的喘不过气,在黑板上写字的斯内普教授立马回头,给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都扣了十分。

 

马尔福终于消停下来了,他的药水让斯内普给斯莱特林重新加了上了十分,银白的蒸汽让哈利的眼镜上充满了雾气,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做出来的药水平平无奇,斯内普随意的给他一个E 折腾其他格兰芬多去了。

 

第二节课是预言学,格林德沃教授继续讲解梦,开在黄昏的紫罗兰往往是死亡的预兆,而早晨的紫罗兰象征美好的未来。

 

“当然,你们大多数人能猜到自己的家庭作业能得个T还是D都很不错了,你们没有这种天赋。”他肯定的说,占卜学教室的天花板是深蓝的星海,人马座正在他头顶缓缓转动。

 

“那么,您曾经梦见过紫罗兰吗?”赫敏不服气的问。

 

“当然,”他爽快的说“晨光中盛开的花朵,后来我恋爱了。”学生们大笑起来。

 

 

午饭的时候,他和马尔福又差点打起来,斯莱特林的学生带着欠揍的笑容问能不能摸一下哈利的耳朵“我出十个加隆!”,从其他女生的表情来看,她们也觉得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哈利坚决拒绝了他,并且把斗篷披上,遮住了惹事的长耳朵。

 

但小马尔福先生仍然非常“不小心”的拽了一下雪白的耳朵——那可是真疼,哈利立马炸了,只差一点他就把马尔福撞倒在格兰芬多的餐桌上,最后斯内普息事宁人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禁闭,真是棒极了。

 

他在三楼的走廊里忙活了一下午,擦拭那些老掉牙的盔甲,其他学生要么在草坪上享受阳光,要么在休息室里下棋或者赶作业,赫敏和罗恩去图书馆,看能不能尽快找出解决办法。

 

不幸中的万幸,上完高阶变形课的迪戈里来看望他,悄悄用咒语帮他解决了剩下的盔甲和污垢,只是他也拿这双兔子耳朵没办法“其实,看起来,还不错。“他努力憋笑,“我觉得,你可以试着找出是施咒的那个人,不然很难变回原形。”

 

因为塞德里克的建议,哈利终于考虑找里德尔教授摊牌,这需要一定的勇气,男孩在门口徘徊了十几分钟,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口令“仙境之光。”

 

“不对。”画像上的老巫师摇摇头,继续调配起魔药。

 

“为什么突然换了口令。”哈利皱着眉头,不会是不想见到我吧?男孩瞪着画像,开始绞尽脑汁猜新口令,他把格兰芬多的塔楼的口令说了一遍,开始茫然的乱猜测“无花果,蟾蜍,炸尾螺,粪石......”

 

画像对他翻了个白眼“这些东西加进去只可能爆炸!”他认定哈利已经无可救药,专心注视自己的药水,然而哈利的内心被另外一种担忧包围,要是教授拒绝解除魔法,他永远只能顶着这副可笑的耳朵怎么办,所有女生见到他都会咯咯笑起来;还有里德尔教授,万一他继续装作没看见哈利,或者用冷冰冰的语气,就当他是个陌生人一样,不知为什么,后面那种情况更加可怕一点。

 

哈利焦虑的在画像面前走来走去,他晚饭都没来得及吃,肚子咕咕叫,礼堂里的学生肯定都已经用培根和三明治填饱他们的肚子了,哈利沮丧的想,他曾经以为,某盒曲奇白巧克力是里德尔教授送给他的(他也偷偷送出一盒酒心巧克力)但是每当他想要开口问,里德尔教授总是会转移话题,久而久之,他也把这事埋在心里,但是现在.....

 

“酒心巧克力?巧克力?”哈利试探着说,老巫师点点头,起身让他进去,等哈利爬过画像,发现他想的那个人正好端端坐在桌子后面。

 

里德尔教授穿着他平时的那件黑袍子,收起了之前的书籍,英俊的脸上带着完美的假笑“星期二难道不是有魁地奇加练吗?”

 

哈利被噎住了,居然真的是这种理由,他放下帽子,耳朵已经被闷的皱巴巴了,被塞在裤子里的尾巴肯定也是一个模样。哈利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有诚意“我不是说不参加黑魔法防御课补习了。”他在教授的目光下缩了缩脖子“只要打完和斯莱特林的比赛就行。而且我可以把课程补上来的!”哈利又加上一句,得到的一声冷笑。

 

“星期二,星期四,加上整个星期六,甚至还可能有星期天的下午,如果你的目标不是进入国家级的队伍,这么多训练就根本没有必要。”里德尔教授不屑的说,“课外活动占了这么多时间,学生的脑子都拴在了扫帚上了。”

 

哈利只能认真听着里德尔教授的抱怨,这位斯莱特林的院长对魁地奇的态度非常微妙,介于能够出席学院比赛和不太愿意给学生批假条上面,只能说他没有体会到这种运动的乐趣所在——但是现在说这些显然是不合适的。

 

“过来。”黑发男人打量哈利垂着的耳朵,很是不满它乱糟糟的样子,他把哈利拉近,专注的梳理柔软的短毛——哈利忍住发抖的感觉,这双耳朵太敏感了。

哈利用眼神催促汤姆快点解开咒语,然而里德尔教授带着促狭的笑容打量他“除了兔耳朵以外呢?”

哈利后退几步,脸迅速红了。“没有,只有这双耳朵。”他嘟囔着,不敢去看里德尔教授

黑眼睛里面闪过笑意,汤姆淡淡的说道“解开魔咒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施咒者的一个吻而已。”

哈利瞪大了眼睛,和汤姆对视几秒,心里像揣了一百只活蹦乱跳的白兔,他觉得自己舌头被黏在上颚上,根本说不出话来。

“酒心巧克力,是你送的吧?”里德尔教授肯定的说,黑眼睛牢牢盯住哈利,“那盒曲奇白巧克力,你也一个人吃完了。”他的语气很冷静,但是眼神里有火光在跳动“你还在等什么呢?”

如果再不做出什么反应,哈利就是傻子了,他扑过去,按住教授的肩膀,最终在脸颊上狠狠印了一口

 

汤姆顺手搂过哈利,左手迅速的抓了一把藏在袍子里面毛绒绒的尾巴,在哈利反抗之前轻笑一声,侧头给了他一个真正的吻

 

可能过了有几秒钟,也可能是一个世纪,他们终于放开了对方,亲吻确实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哈利心想,没注意到他的兔耳朵渐渐消失了。然而汤姆则在心里惋惜,他没能看到最想看的兔子尾巴。

 

【END】

兔耳梗应该还会写一篇all哈的

评论(18)
热度(403)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