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阅读七夜谈第十二章

 最新更新在晋江

 小天狼星不高兴的看着停在他前面的石板书,很随便的拉过来(不过考虑到一个黑魔王刚刚对他的宝贝教子进行了一番恶意威胁,他的举动已经克制很多了),大声的读出来
  
  “《
  在新学期开始的前一天,哈利回到了霍格沃茨,赫敏也一样。他们都给留在学校的罗恩带了礼物,哈利还多给双胞胎兄弟各自带了一份。韦斯莱兄弟对此十分高兴,拉着他玩了一晚上的噼啪爆炸棋。
  
  当天晚上,哈利偷偷顶着隐形衣出去夜游了。他本来不想这么做,但是伏地魔回到学校以后告诉他,在邓布利多圣诞节去格里莫广场12号的当儿,被附身的奇洛已经趁机去研究了那条封闭的走廊,准备闯进去拿到魔法石。当然了,这件事肯定不会是日记本去做,因为他实在太脆弱了。
  
  “你是说他依旧准备去偷那个他偷不到的石头?”在去放着魔镜的教室的路上,哈利在脑袋里问伏地魔,语气里充满了疑惑。“你能解释一下,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吗?”虽然邓布利多后来对此做出了猜想,但是他现在回想起来,那个迷宫真的有点像小孩子过家家,也就适合他们一年级去玩的程度。伏地魔那种水平的巫师,应该很容易解决了才对。
  》”
  
  众人对此面面相觑,这——是不是把他们在座的所有人都嘲讽了进去。
  
  “就算成年巫师也没有多少人能认出魔鬼网。”罗恩不高兴的说。
  
  德拉科在座位上扭动,显然没有忘记被抢走学院杯的事情。斯内普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哈利看着小天狼星给他眨眼——他给教父详细讲过那次的冒险(或者说历练)经历。
  
  伏地魔冷冷的说“继续。”
  
  “《
  
  伏地魔对此干咳了两声。因为他意识到了丢脸程度(有人发出一声嗤笑),所以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梅林知道,救世主最近的笑点变得有多么低!就算他再怎么忍受,也无法忍受被一只狮子居高临下地嘲笑。
  
  哈利在隐形衣的遮蔽下挑了挑眉毛。“好吧,你又不肯说。”他了然地道,拐过一道走廊,“当然了,如果他有别的目标要奋斗,自然顾不上你。”他顿了顿,又道:“那独角兽呢?它们不会再被杀死了吧?”
  
  “这个决定权可不在我手里。”伏地魔圆滑地回答道。他只能暂时先让对方的目的瞄准一个看起来更好、更有希望获得的东西,不至于考虑到把日记本收回去以增强力量——要知道为了获得最后的身体,他相信过去的他被逼急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当然了,他现在把奇洛哄得很好,对方坚信他已经快要在哈利身上得手了(邓布利多在圣诞节去看哈利更证明了这点),所以暂时性不那么在意他了。
  
  》”
  
  “被逼急了什么都做的出——说的好。”哈利吐槽,给他六年的学习生涯带来层出不穷的乱子。
  
  “也给格兰芬多的宝石带来很多困扰。”弗雷德和乔治笑。
  
  “独角兽的血……”格林德沃瞥了一眼伏地魔,还真是低估了他的下限。
  “《
  
  哈利可不知道这些交流过程。他其实也没真觉得伏地魔会管独角兽的死活,但就是不甘心地提一句而已。而对方现在既然这么说,就意味着这件事是他的工作范畴。不过他一想到伏地魔的曾经,他就对现在的情况知足了——至少伏地魔现在不能去杀人,对吧?“好吧,我会试图提醒一下海格的。”至少有点警戒什么的。
  
  伏地魔对此不置可否。独角兽的血能救命,但是同时也能给杀害它的人带来致命的诅咒。不是到最后时刻,奇洛是不会采取那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的。而他所要做的是,把对方稳稳地拖到学期末,然后在邓布利多不在的时候伺机……他已经把一切都谋划好了,在圣诞和新年假期里;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照一下传说中的魔镜。这能让他更好地确定救世主的态度,而且,如果一个人能先看到实现的目标,就会更有斗志,是不是?
  》”
  
  “我能指望你在宿舍安稳的待一个晚上吗?”麦格教授头痛,显然不知道有了活点地图和隐形衣的哈利又违反了多少校纪校规。
  
  伏地魔不愿去回想那一段愚蠢的失败,他太心急太虚弱了,最简单的陷阱在前面也冲了进去,而且给救世主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印象…他不怀疑救世主会在魔镜里看到什么——幸福的一家人——不过他很快就会收到一个惊喜了。
  
  “《
  
  哈利听他没回话,就又立刻转了一个话题:“所以你到底要来看镜子做什么?别指望你从那里面拿出来魔法石了。”他一边说,一边推开了教室虚掩的门。
  
  “只是想看看而已。”伏地魔轻描淡写地说。他正想说你其实不也想看得要命,但是话感到喉咙口就突然停住了。他对气息的感知一向敏锐,虽然看不见人,但已经察觉到了邓布利多熟悉的魔力。“小心点,别出声。”
  
  》”
  
  “格兰芬多的夜游分队。”小天狼星忍不住笑起来。
  
  “啊……”哈利想起自己第一次看到镜子里的爸爸妈妈有多开心,忍不住沉迷其中,直到被邓布利多教授点醒。他在校长温和的目光下微微笑起来。
  
  “《
  
  哈利对此一无所觉。他还以为对方是在提醒他夜游别被教授发现,所以也没觉得有怎么样:“我又不是第一次来。”他们刚才一出门就直接用思想交流了,这个真的比无声咒或者闭耳塞听要可靠得多。【斯内普对此抱以白眼】
  
  伏地魔没有再发表意见。哈利轻手轻脚地关上门,然后走到镜子面前。虽然他穿着隐形衣,但是那对镜子来说显然没有什么用。他再次看见了他曾经看见过的景象——他站在那里,背后慢慢出现了一大片人。他的爸爸妈妈,从未见过的各种亲戚,都用一种带着微笑的和蔼表情看着他。
  
  哈利站在那里,没忍住伸出手去,最后没有碰到镜面,而是默默地坐了下来。他第一次看的时候是震惊迷惑,第二次看的时候是贪心满足,而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以后,虽然他还是会为亲眼看到他内心的渴望而感到激动,但那已经是一种决心经过沉淀的激动了。他以前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现在他很清楚他要做到什么。
  
  》”
  
  小天狼星停顿一下,哈利肯定大脚板想到了尖头叉子,月亮脸他们,为了那些死去的人们……
  
  “《
  
  “你看到了什么?”哈利在脑海里问似乎没什么反应的伏地魔。大概和他的问题正匹配,镜子里又多了一个人——有个人分开了人群,从后面走到了前头。他是一个漆黑头发漆黑眼睛的青年,英俊的脸上带着微笑,袖子里露出来一小截紫杉木杖尖。【有人倒吸了一口气,小天狼星语气变冷】当然,这些哈利是肯定不会让伏地魔看到的。
  
  “魔法石,身体,长生不老……”伏地魔回答的语气漫不经心,让人难以推测他真正的想法。“你觉得我该看到哪个?”
  
  哈利抿了抿嘴。无痕扩展咒的袋子上有条小缝隙,方便伏地魔看到外头的东西。他确定对方是真看到了什么,但是好像不是他所说的任何一个。“你又撒谎,”他说,语气超乎他自己想象的冷静,“但是我肯定会知道的。”就和他这次一定能成功一样。
  
  换做是平时,伏地魔一定不遗余力地讽刺他的不自量力。但是他现在不想说话,因为他所看到的东西。厄里斯魔镜照出的是人心里最深的欲-望,现在看来,死神的确抓住了他的软肋,对方开出的价码从那时到现在对他都最有吸引力。他从来不是个忠诚的人,但他至少忠于自己。只不过,一开始他确实只是为了自己而已,现在似乎被什么影响了?
  》”
  
  伏地魔握紧了魔杖,书里的内容让他心潮澎湃——魔镜确实可怕——他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人,但是救世主的心里显然有黑魔王一块地方。虽然只是书里面的情节,但是自己不可能的还比不上一个日记本。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哈利还是有点好奇,虽然魔法石和长生不老伏地魔都得不到,究竟是什么会呢?他可不觉得仅凭自己就能让伏地魔改变目标。
  
  伏地魔用高深莫测的表情回应。
  
  “纯血统治世界?”弗雷德不是很真心的建议。
  
  “恢复青春?”乔治看着那张蛇脸小声说,再怎么也很难把伏地魔和书里那个年轻英俊的青年联系起来。
  
  格林德沃嗤笑一声,眼前的情形真是有趣极了,毒蛇蓄势待发而狮子一无所觉。
  
  小天狼星哼哼,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愿,不管是日记本还是伏地魔都离他的教子越远越好。
  
  “《
  哈利并没有在教室里待很久。镜子能够让人获得一时的满足感,但是光靠看着它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他回到塔楼的时候,距离他出去之时还不到一个钟头。哈利觉得他从未这么清醒过,所以又问了伏地魔一个问题:“你应该是第二次看到它吧?为什么反应这么平静?”像他之前,直接就在镜子面前连着坐了好几个晚上啊!
  
  “我只对能确实拿到手的东西有兴趣。”伏地魔言简意赅地说。正因为他觉得空想毫无意义,所以在霍格沃茨时就已经为他自己的永生准备了。看起来现在得加上一条,行动之前必须考虑好各个方面,包括后果,以免重蹈覆辙。
  
  哈利在黑暗中对着床帐翻了个白眼。“说得没错,确实是你的风格。”
  
  伏地魔并没有在意他语气里的嘲讽。“不过你的运气一向倒是不错。”
  
  “什么?”哈利敏感地问。他今天什么意外也没出吧?
  
  “邓布利多。”伏地魔凉凉地提醒他。他觉得他如果那时候他就说的话,哈利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所以直接瞒了回来。“恭喜你,面对魔镜,你不是一个人。”
  
  “邓布利多教授刚才也在?”哈利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碰上隐形的人。伏地魔发现了邓布利多,而且认为他也是去那里寻找一些并不真实存在的慰藉?“好吧,”他在震惊过后无可奈何地说,想到了阿不福思说过的那些真相,“谁都会有些他想要的东西的。”
  
  邓布利多之前说他看到了羊毛袜,那当然是一句假话;更大的可能是,邓布利多和他一样看到了家人。哈利又想到他看到的、多出来的人,突然想到,不知道邓布利多会不会看到他提前阻止了格林德沃?
  
  与此同时。
  
  一个高瘦的人站在厄里斯魔镜前头,位置和哈利刚才坐的地方一模一样。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影像,整个人一动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眼睛里落出来,但最终还是蒸发了。
  》”
  
  小天狼星合上石板书,最后几段的文字成功让气氛凝结起来,触碰长辈的隐私显然是不太合适的,而且是那么敏感的话题,大家控制不去看冷漠的前黑魔王(戏谑的笑容从他脸上消失了)和更加冰冷的校长。
  
  午餐非常平静宁和,除了最后发生的一件事——伏地魔突然放下餐具匆匆忙忙离开,回来的时候几乎吓坏了众人——他用高级变形术把自己的脸整回去了。
  
  不必说有多少人打翻了盘子和酒杯,也不用说多少人差点被自己的食物呛住,邓布利多教授都咳嗽了几声。哈利睁大了眼睛,他以为伏地魔讨厌这张脸,完美的继承了那个英俊的麻瓜,但是更加强大。伏地魔还是穿着那件黑袍子,不得不说这件(估计贵的惊人)的衣服显得他越发冰冷了。
  
  “对老年人有一点尊重成吗?”格林德沃愤怒的看了一眼黑魔王,他的变形术可比英国的巫师高明多了。
  
  “如果提前几十年看到你这个样子,或许我还不会那么担心。”邓布利多教授开口。
  
  弗雷德的眼神里放出亮光“我现在有点相信他对哈利的表白是真心的了。”
  
  “什么?”刚刚喘过气的马尔福先生又一次被呛住了。
  
  乔治耸肩,对其他人解释“这就和女孩子愿意为你打扮就是爱你的表现一样。”
  
  弗雷德和乔治放声大笑,无视了麦格教授愤怒的目光,罗恩也跟着窃笑不已,伏地魔不为所动,只用眼角注视救世主的反应。
  
  处于事件中心的哈利红了耳朵“为什么有一种大家都中了恋爱魔咒的错觉。”他嘟囔到,伏地魔会用这张脸来迷惑谁?(密室里那个年轻的汤姆里德尔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这里可没有谁会被他骗过去。
  ==============================
  
  麦格教授开口“我真是搞不明白了,伏地魔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对哈利……”格兰芬多院长抿住嘴“而且魂器的收回有那么容易?”
  
  “他只是把救世主当成一件完美的收藏品!有些东西从骨子里就坏了。我只希望波特能留有最后一点智商,记得那个人是他的仇人。”斯内普阴沉沉的说,黑魔王改过自新?阿兹卡班的摄魂怪都会笑晕过去。
  
  小天狼星看着地板轻哼一声。
  
  邓布利多教授叹息“我不知道,米勒娃。如果汤姆真的”他停顿一下,显然也不是很相信自己说的话“认识到错误,愿意改正。”(小天狼星冷笑)“也许我们应该给他一个机会。”
  
  “这话说出来你自己都不信。”斯内普下了结论。“从最伟大的白巫师眼皮子底下拐走黄金男孩,黑魔王能把这事说一辈子!”
  
  “所以这个故事其实是黑魔王忏悔录?”麦格教授像听了一个笑话。“这时候我得赞成穆迪,有些人在阿兹卡班是冤枉了好人,但是伏地魔,”穿着长长绿袍子的女巫翻了个白眼“让摄魂怪给他一个吻都是宽恕!”
  
  “米勒娃,我得说,收回魂器可不是一般的痛苦,很少有人能忍受过去。”邓布利多皱眉。
  
  “我说,你们是在思考怎么帮黑魔王修复灵魂吗?”斯内普从两个鼻孔往外喷气“这种人都能赎罪,那些牺牲的人呢?”

小剧场

GG:我用变形术骗过整个美国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AD:早几十年把自己搞正常我就不用担心你了!
GGAD:一把年纪装什么嫩啊!
SB:放开我教子一切好说话
DM:(对着茶匙照自己)我这么可爱为什么没人爱
LV:为什么救世主一点反应都没有
HP:一定是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安稳吃瓜的事件中心)
SS:气到爆炸

评论(10)
热度(48)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