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该死的omega!》(下)

本篇cp:小克劳奇x哈利

【确认自己能吃下这cp再往下看】

ABO世界观

内容比较毁三观

情人节比较适合ntr对吧

哈利摔到在草地上,门钥匙将他带回了霍格沃茨,多么幸运,钻心咒来的不算迟,可他还是回来了。他浑身上下都是刀割一般的疼痛,在发情期短暂的欢愉过去,埋藏的黑暗的痛苦正在疯狂反扑。哈利竭力不去回想几个小时之前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努力让自己不要被恐惧包围。

看台上的人正在叫嚷,欢呼,最后的冠军属于霍格沃茨,到处都是脚步声,欢呼声.....而哈利却捂住了自己的伤疤,那里一直灼痛着,他多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噩梦很快就会过去.....

终于他想见的人出现了,邓布利多的胡子在星光下闪烁着,表情是哈利从来没见过的凝重,蓝眼睛里面凝结着惩罚的闪电,哈利被校长搀扶起来,alpha温暖的气息稍微安抚了他。

“他回来了,”哈利没想过自己的声音可以这么低沉颤抖“伏地魔他回来了。”

救世主和自己的导师在星光下对视,彼此都明白这个消息的含义。哈利很高兴校长没有立马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都知道这个味道属于谁),尽管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救世主悲惨的被神秘人标记了。塞德里克的脸出现在人群外,脸上带着迷惑不解。当然啦,他也是alpha,明白哈利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康奈利.福吉穿过人群出现在哈利面前,他脸色苍白,因为哈利的出现而松了一大口气。这个beta似乎把哈利身上的伤痕都理解成了勇士的勋章,他大声的宣布了哈利的胜利,将奖杯展示给众人。

沸腾的人群没有注意到勇士的异样,尽管哈利有一肚子的警告想告诉邓布利多教授,但是人潮很快把他和校长分开了。他被一个魁梧强壮的人半拖半抱带出来——是穆迪,他们穿过草坪,湖畔朝城堡走去,前奥罗的魔眼一直牢牢盯着他,哈利觉得自己的内心被恐惧充斥:穆迪也是个alpha,他能闻到哈利身上的变化。救世主几乎是半倚在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身上走着,错过了男人投来复杂的一瞥。

哈利一路上都只是机械的回答穆迪的问题,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但是他没有读出其中的含义。他们进了穆迪的办公室,那些古怪的窥镜和测谎仪都被收起来了,桌上一片空白,哈利读出了危险的最后一个信号,穆迪的气味——原本  的气息突然消失了,枯萎的花香和潮湿的烟草味从角落里蔓延出来,还没等他拔出魔杖,食死徒的咒语就击中了他“速速禁锢!”

现在一切都明了了,有一个食死徒——潜藏在这,把哈利的名字放进了火焰杯,故意让他获得胜利——为了用哈利的血复活伏地魔而煞费苦心——他,小天狼星,罗恩赫敏怎么也没有想到,谁都没有想到。哈利被绳子束缚在木椅上,他恨透了这种无力,任人宰割的局面。

假穆迪没有再看他一眼,专心的拆卸身上不属于他的零部件,魔眼从巨大的窟窿里抠出来,木腿被取下。食死徒最后透过穆迪的伪装对哈利古怪的笑了一下——救世主汗毛倒竖——用魔杖指着自己,清晰的说“原型毕现!”淡黄的头发取代了灰色的长发,皮肤变得光滑,脸上带着淡淡的雀斑,他灰色的眼睛里面闪着变态的光芒,就像是月夜下的狼人那样疯狂,他深吸一口气,整理好着装,从空气中拉出一把椅子坐下,重新面对着哈利。

哈利的头脑飞快的转动起来,他曾经在冥想盆里面见过这个人,当时他正竭力向自己的父亲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可是他早就死在了阿兹卡班不是吗?伏地魔说过他最忠诚的仆人找到了他,看起来就是他了,他是从什么时候混进霍格沃茨的?被借走的地图猛的闯进了他的脑海,这不可能,他隐藏了那么久,而所有人一无所觉!

小巴蒂克劳奇笑了起来,似乎因为长久不用这张面孔而失去了面部神经的控制,看起来僵硬怪异“哈利.波特。”他轻柔的说,伸手拿走了哈利口袋里的冬青木魔杖,并且——不必要的——用手检查了一下哈利脖子后面的咬痕。他的表情从满足到愤恨,深深嗅了哈利身上的气息“你身上全是黑魔王的气味。”

小克劳奇向后退开一步,因为男孩正愤怒的冲他咆哮,被标记后烟熏一般死亡的气息取代了蜂蜜的甜香,让救世主的怒气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不过小克劳奇神经质的笑了起来“非常强大,非常完美,黑魔王成功复生了。”他欣慰又快活说,眼中聚集起热泪。“那些渣滓和叛徒没有能做到的事,我做到了,只有我。”他加重了最后的读音,灰色眼睛里情绪翻滚。

如果哈利没有被捆住双手双脚,只能用目光诅咒小巴蒂的话,食死徒一定会得到铭刻终身的教训。可惜男人抢占了先机,潮湿的烟草味充斥占领着这间办公室,哈利身上的黑暗的气息形成坚固的防线。小克劳奇偏头打量救世主,用魔杖拨开男孩破破烂烂的外套,露出里面的衬衫和挂在脖子上的金红领带。

“黑魔王和我有很多共同之处,”小克劳奇居高临下地朝哈利狞笑着,“例如,我们都有非常令人失望的父亲……极其令人失望。哈利,我们都耻辱地继承了父亲的名字,我们都愉快地……非常愉快地……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我们都……”他残忍的说着“迷恋上了同一个omega……”

“你疯了。”男孩的目光清楚的表明这点,哈利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疯狂思索离开的方法。

“看来我的主人有点粗暴......”男人的呼吸加重了,衬衫上的扣子应声而落,让哈利曾经被蹂躏的上身展露在人前,胸前乳头在空气中颤抖着,带着血痕,黑暗alpha给哈利留下的吻痕印记清楚的表明这个omega已经是另外一个人的所有物。“不过我会给你带来绝对的温柔。”带着烟草味的alpha跪了下来,轻轻揉着男孩的脚踝上的淤青,然后吻了上去。

剩下内容走微博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4074799147163178&vid=5245250722&extparam=&from=1110006030&wm=5091_0026&ip=223.104.130.106

放了链接在评论

评论(13)
热度(144)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