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ADHP的部分原著段落

“邓布利多对你的评价很高,这个我想你是知道的。”他悠然自得地说,“哦,当然,对你也是相当尊重的。”
——第37章 失落的预言

“我太担心你了,”邓布利多直截了当地说,“比起让你知道事实真相,我更在乎你的幸福与快乐;比起我的计划,我更在乎你心境的平和;比起计划一旦失败而要做出的牺牲,我更在乎你的生命。换句话说。伏地魔期望我们这些傻瓜去做我们乐意做的事情,而我的做法恰好完全符合他的意愿。
    “有没有防御的办法呢?我不让其他任何人像我一样关注你—— 你想象不到我是多么密切地关注着你—— 不想让你遭受到更多的苦难。我关心的是在不确定的将来,会不会有些不知名的、未曾露过面的人和生物被杀害,在这里,此时此刻,你的生命是否安全,是否过得好,是否开心?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将一个人放在手心里。
——第37章 失落的预言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我看出他在你身上做得很成功,”斯克林杰说,金丝边眼镜后的眼睛冷漠而严厉,“彻头彻尾是邓布利多的人,对不对?波特?”

    “对,我是,”哈利说,“很高兴我们说清了这一点。”

    他转身丢下魔法部长,大步朝屋里走去。
——第16章 冰霜圣诞节

“他指责我‘彻头彻尾是邓布利多的人’。”

    “他真无礼。”

    “我说我是的。”

    邓布利多张嘴想说话,但又闭上了。在哈利身后,凤凰福克斯发出一声轻柔、悦耳的低鸣。哈利突然发现邓布利多那双明亮的蓝眼睛有些湿润,他大为窘迫,忙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但邓布利多说话时,声音却相当平静。

    “我很感动,哈利。”
——第17章 混沌的记忆

“我听了真高兴。”哈利说,“不过,我跟邓布利多去了哪里,我们做了什么,都是我的私事。他不想让人知道。”

    “这样的忠诚实在让人敬佩。”斯克林杰说,他似乎在强压着内心的恼怒,“可是邓布利多已经不在了,哈利。他已经不在了。”

    “只有当这里的人都不再忠实于他,他才会离开这所学校。”哈利说着,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我的好孩子……即使邓布利多也不可能起死回——”

    “我并没有说他能。你不会理解的。但我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你的。”

     ……


    “看得出来,你——”

    “彻头彻尾是邓布利多的人。”哈利说,“没错。”

    斯克林杰又狠狠瞪了他几眼,然后一言不发地掉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
——第30章 白色坟墓

“哈利,对不起,我觉得你这么生气的真正原因是,邓布利多从来没有亲口告诉你这些。”
    “也许吧!”哈利吼道,猛然把双臂挡到头上,不知是想控制他的愤怒,还是想抵挡自己失望的重压,“看看他要我做什么,赫敏!冒生命危险,哈利!一次又一次!别指望我解释一切,只要盲目相信我,相信我自有把握,相信我,尽管我不相信你!从来不让你知道全部真相!从来不!”
    他激动得声音都变了,两人站在一片白色的空虚中对视着,哈利感到他们就像苍茫天宇下的昆虫一样渺小。
    “他爱你,”赫敏小声说,“我知道他爱你。”
    哈利放下了手臂。
    “我不知道他爱谁,赫敏,但绝不是我。这不是爱,留给我这个烂摊子。他跟盖勒特。格林德沃吐露的真实想法,都比对我说的多得多。”
    哈利捡起他掉在雪地上的赫敏的魔杖,坐回到帐篷口。
    “谢谢你的茶,我接着放哨,你回去暖和暖和吧。”
    她犹豫着,但看出了这是逐客令。她捡起书走进帐篷,但经过他身边时用手轻轻抚了抚他的头顶。他闭上眼睛,恨自己内心深处还希望她说的是真的:邓布利多真的关心过他。
——第18章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

阿不福思出神地盯着自己骨节突出、布满青筋的手。过了良久,他说:“波特,你怎么能够确定,我哥哥更感兴趣的不是更伟大的利益而是你呢?你怎么能够确定你不像我的小妹妹一样是可有可无的呢?”
    似乎有锋利的冰碴刺中了哈利的心。
    “我不相信。邓布利多是爱哈利的。”赫敏说。
——第28章 丢失的镜子

看来,死亡并非那么容易。他呼吸的每一秒钟,青草的芳香,凉风拂过面颊的感觉,都是那么宝贵。想到别人还有许多许多年的光阴可以挥霍,时间多得简直无以打发,而他,每一秒钟都那么难以割舍。他认为自己无法再往前走了,同时又知道必须往前走。这场漫长的游戏结束了,金色飞贼已经抓住,应该离开空中了……
    飞贼。他无力的手指在脖子上挂的皮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把它掏了出来。
    我在结束时打开。
    哈利低头盯着飞贼,呼吸急促而粗重。现在他希望时间过得越慢越好,时间却仿佛加快了速度,他好像是不假思索,便豁然开朗。这就是结束。是时候了。
    他把金色的金属表面贴在唇上,轻声说道:“我要死了。”
——第34章 又见禁林

邓布利多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哈利坐在了另一张上,呆呆地望着老校长的脸。邓布利多长长的银白色的头发和胡子,半月形眼镜后面那双犀利的蓝眼睛,那个弯鼻子:一切都和他记忆中的一样,然而……
    “可是你死了呀。”哈利说。
    “是啊。”邓布利多淡淡地说。
    “那么……我也死了?”
    “呵,”邓布利多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这倒是个问题,对吗?总的来说,亲爱的孩子,我认为没有。”
    两人对视着,老人仍然笑眯眯的。
    “没有?”哈利问。
    “没有。”邓布利多说。
    “可是……”哈利本能地用手去摸那道闪电形伤疤。伤疤似乎不在了。“可是我应该已经死了——我没有抵抗!我就打算让他杀死我!”
    “我想,就因为这个,”邓布利多说,“才使整个事情有了变化。”
    快乐像光、像火一样,从邓布利多身上散发出来。哈利从没见过老人这样纯粹、这样明显地快慰。
——第35章 国王十字车站

感谢评论的大家
翻了一下有三处哈利说自己是邓布利多的人w

评论(8)
热度(69)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