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哈利詹姆波特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场魁地奇比赛

ABO世界观 
无黑魔王救世主设定 汤姆里德尔担任黑魔法防御课老师
宠溺向 哈利有点小脾气

时间线是三年级的格兰芬多对赫奇帕奇比赛

CP:ALL哈包括
德拉科x哈利 塞德里克x哈利 汤姆x哈利 小天狼星x哈利

凌晨四点,哈利就从温暖的四柱床上醒来了。

外面正是雨声大作,禁林里树木被折断的声音,风呼啸而过,再加上皮皮鬼的恶意捣乱——能睡得多好才是见鬼呢!

赶走了皮皮鬼,哈利仍然觉得浑身不舒服,有点像是小时候发烧的前兆,浑身无力,他衡量了一下是在暴风雨里继续和赫奇帕奇的比赛还是忍受伍德的咆哮去校医院看看,最后马尔福嘲笑的脸帮他做出了决定,

黑头发男孩去浴室洗了个澡,不太高兴接受了镜子先生的表扬“今天您的绿眼睛就美丽如同一汪清泉!”

看在梅林的份上,从我有记忆开始,每年我爸爸赞美我妈妈的绿眼睛,就已经把所有关于绿色的词都用尽了——希望我将来的女朋友不要也这么愚蠢,哈利在心里默默吐槽。对着镜子努力的把头发梳整齐一点,然后拿上光轮2000下楼去了。

这个,我们不能责怪波特先生的心大——每年都有无数把自己当成beta的omega,把发情期当成高烧去叫圣戈芒的急救——然后在医院引发一场新的混乱。好在现在有了暂时抑制的药丸和注射剂。

波特夫人就有备无患的放了一盒药丸在行李箱里,给她心大又没有分化特征的儿子备用。可惜哈利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事情,仍然在沉思着是否要去找庞弗雷夫人要一只感冒药剂。他和克鲁克山一起在火炉边待了两个小时,直到赫敏罗恩下来,一起去食堂吃早饭。

早饭时分,哈利看见了令他心情更糟糕的一幕,赫奇帕奇的找球手在和拉文克劳的秋张讲话,两个人脸上的白痴笑容真是令人难以忍受,哈利愤愤的咬了一口馅饼,觉得斗志昂扬。

德拉科马尔福专程从斯莱特林的长桌上走到哈利身边挑衅,缠了半个胳膊的他看起来比哈利还活泼有力,黄头发的男孩一靠近自己,哈利就打了个喷嚏,被雪松的气息呛了一下。

“你喷的这什么东西?”哈利皱眉问,那种气味很快就消散了,但是他肯定那不是幻觉。

马尔福缓慢的眨眼,视线在格兰芬多长桌上转回哈利身上,苍白的脸上浮现一层红晕“你闻到了什么?”他灰色的眼睛闪着光芒,让哈利很不舒服。

赫敏从麦片粥里面抬头瞪了马尔福一眼,斯莱特林的学生往后退了一步,伍德注意到这边的状况,快步过来和马尔福进行了一番对对方恶毒的诅咒,马尔福对将在狂风暴雨中参加比赛的格兰芬多魁地奇队伍进行了深情问候,伍德则冷笑的质疑马尔福的胳膊究竟有什么用“一个从来没抓住过金飞贼的找球手!”

在他们两个拔出魔杖之前,汤姆里德尔教授走到格兰芬多长桌旁边“我到注意这里有点状况?”

里德尔教授和马尔福对视一眼,男孩的脸色灰败下来,不甘不愿的走开了。里德尔教授干脆坐到哈利旁边(罗恩很爽快的让了个位子)哈利在他身上闻到了浓烈的威士忌气味,让他有点发抖。

黑发青年也拿了一杯南瓜汁,用魔杖给光轮2000加上各种防护咒语,无视伍德羡慕的目光。

“你今天闻起来就像蜂蜜酒。”里德尔教授侧头看着哈利微笑,仿佛外面的风声雨声都消失了一瞬间,哈利醉醺醺的沉浸在那种味道中。等他反应过来,教授正担心的探着的自己的额头“哈利,你好像有点不舒服?”

哈利胡乱的点点头,努力往嘴里塞进食物,掩饰自己变得通红的耳朵,他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偏偏里德尔教授对自己的影响那么大,虽然教授确实年轻又帅气,但是......哈利又想要撞墙了。

没人知道汤姆里德尔内心的狂喜,他从一开始就很欣赏哈利,有天分足够骄傲又不至于傲慢,和他一样是混血,黑发,一个强大完美的omega——汤姆控制自己不要把兴奋表现的太明显——先下手为强,他决定先去拿一下抑制药片给哈利吃下,等魁地奇比赛结束再送哈利去校医院,把一个波特从魁地奇上拉开实在太难了。

斯莱特林的院长斯内普怀疑的看着里德尔的背影,想着如何抓出这个年轻教授帮助波特在魁地奇比赛中作弊的把柄。

魔药学教授显然对里德尔教授手中的药瓶怀疑重重,强烈要求让庞弗雷夫人检验一下这里面是否包含了幸运药剂之类的比赛违禁品“也许这就是波特为什么每次都能抓到金飞贼的原因。”

“西弗勒斯,你的愚蠢真让我惊讶——对了,我忘了你是个beta,嗅觉不那么灵敏。”里德尔轻蔑的说,“这只是给omega的抑制剂。”

斯内普被自己年轻的同事气的发抖,只有看着里德尔拿走药瓶,但是当他们到了魁地奇球场上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

瓢泼大雨和狂风都不再是哈利的阻碍,加了防护咒语的光轮2000稳稳的载着他在空中穿行,看着队友模糊成金红的色块。但是他听不见其他的声音,也不清楚现在的比分究竟是多少。

哈利试图专心搜寻那金色的小点,但是越来越冷的气温让他的低烧好像加重了,他的飞行甚至不能保持平稳,好在没过多久,伍德就叫了暂停。

“现在有几分?”哈利问

  “我们有五十分了,”伍德说,“但是除非我们找到金飞贼,要不,我们会打到晚上还不能停的。”

哈利正想说点什么,里德尔教授披着黑色斗篷匆匆从看台上下来了,“吃了它。”他递给哈利几颗白色的药片。

伍德舔舔嘴唇,仿佛内心斗争着是否要举报自己的队伍使用了违法药剂。

哈利吞下药片——一股暖流从胃里蔓延开,低烧好了许多,他的力气恢复了,也不再发抖。

“不是幸运药剂。”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没好气的说,伍德终于闭嘴了。他又给哈利施加了几个保暖咒,顺便给格兰芬多的队员添上几个咒语“记住你们从来没见过我。”

“好了,”当他消失在人群时伍德大声地说,“好了,我们开始吧!“

里德尔教授加在格兰芬多队员身上的咒语显然很有用,哈利看着他们稳稳的在雨中驰骋,下定决心要尽快找到金飞贼结束比赛。

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哈利向每一个方向搜寻金飞贼,可那个小球始终不见踪影。

有时候他的队友们大喊“哈利,在那里!”等哈利和塞德里克向那里飞去的时候,金飞贼早就逃走了,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比分继续拉大,双方都希望能抓到金飞贼。他和塞德里克警惕着对方,一看到另外一个人下冲就马上跟上,但谁也没能抓住那个小球。

等到第二次暂停的时候,双方都精疲力竭,比分已经拉到了八十分,格兰芬多领先。哈利远远望向赫奇帕奇队伍那边,发现他们也是一样的焦躁不安,再进行下去就要到晚上了,更加看不见金飞贼。

再一次骑上扫帚的时候,哈利觉得药剂开始失效,空气中的气味随着雨水的冲刷越发明显,徘徊在他身边的塞德里克身上有巧克力的香气,偶尔掠过周围的队长伍德身上则是一种果酒的味道,哈利克制自己握着扫帚的手不要发抖——这个时候再不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就太愚蠢了——他该死的偏偏今天觉醒的性别!

比分已经过了一百二十,如果格兰芬多抓到了金飞贼,那么就是稳赢,如果赫奇帕奇抓到了金飞贼,格兰芬多也还有希望。

塞德里克发现哈利在发抖,大声“你还好吗?需不需要暂停?”

哈利坚决的摇了摇头,带着光轮再升高了一点,他能做到的,再坚持一会——迪戈里的关心让他有点恼火——他更加卖力的搜寻金飞贼,把赫奇帕奇的找球手甩在身后。

终于,到天色已经漆黑成墨的时候,哈利看见那个小球在看台周围的火炬旁闪动着,他和迪戈里分别从魁地奇球场的两边向飞贼冲去,球员全部都停下来看着他们两个,哈利伏在光轮上面,祈祷自己能快一点,再快一点——他的心跳飞快,迪戈里和他一起接近了金飞贼——他们两个同时伸手去抓——哈利的心跳漏了一拍,赫奇帕奇抓到了金飞贼,而他从扫帚上滚了下去。

直到被送往医务室,哈利还沉浸在这次悲惨的失败中无法回神,他把自己的头埋在双臂间,光轮2000在他掉下来的时候被风吹走了,碎成一片片。

哈利的心情糟糕至极,发现自己是omega,从五十英尺的高台上面摔下去,甚至被自己的对手赫奇帕奇的迪戈里抱了一路都算不什么了,伍德还在旁边安慰他“没事,我们的比分还是有优势的。”

弗雷德拍拍哈利肩膀,迪戈里刚刚想要进来,被弗雷德和乔治赶了出去。哈利知道是迪戈里第一个赶到他身边帮他治疗的人,可是他就是忍不住生气,也许是气自己太过废物。

格兰芬多的队员们被庞弗雷夫人请出去了,校长和麦格教授,斯内普教授,里德尔教授一起来看他,后面是接到猫头鹰赶过来的波特夫妇和小天狼星。

“真是想不到。”麦格教授担心的看着哈利,又看了看莉莉和詹姆“一点预兆都没有。”

“里德尔发现了波特是个omega,还去让他参加比赛。”斯内普冷冷的说“alpha的头脑!”

汤姆深吸一口气,没回答斯内普,只是看着床上试图闷死自己的哈利皱眉。

莉莉看了这位教授一眼,继续安慰自己沮丧重重的儿子。

“我给你买一把新扫帚好了,火弩箭怎么样?嗯?”小天狼星坐在床边揉着哈利的头发。

“嗯。”omega闷声答了一句,把头埋到自己教父怀里——他还是觉得心情非常糟糕,虚弱和委屈——不过至少小天狼星身上青草的气息能给他一点安慰。

“这真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了,最糟糕的魁地奇比赛。”哈利想,他暂时还没有考虑到一个omega将会面临怎么样的困扰,发情期,工作,通过气味选择alpha,他现在心里只有那个差一点点就能抓到的金飞贼。

我和塞德里克迪戈里彻底结仇了——还有该死的马尔福——哈利把今天惹毛他的人列了一个名单,决定亲自给他们一个教训——但是现在他只想缅怀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失败。

【TBC】

后续:火弩箭引发的事故报告

问题一:里德尔作为教授干嘛老跑格兰芬多餐桌
问题二:学校又不是没担架干嘛让塞德里克抱过去?
问题三:如果你觉得他们的信息素都是食物……那是因为我想不出其他的了

评论(43)
热度(371)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