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信使大作战第一版

亡灵信使梗
暖虐注意

没赶完,晚上放【下】

简介:哈利波特在某个圣诞节得到了一个特别的工作。

“我会在26号的早晨来拿走信,请夫人你记得时间。”哈利微笑着和银发的女士告别,他还有十几家要去,送到信纸和羽毛笔,只有活人带来的东西才能回到现实,所以,所有寄往巫师届的信件都从这个特殊的信使手里经过。

“谢谢你,亲爱的哈利。”

哈利挥手走了,走过亡灵世界和现实一样打理的精心美丽的花园,在小路上幻影移行,下一家是老熟人,哈利从被水管压缩的窒息感里面恢复过来,深吸了一口气,走近了这栋定位在列克星敦大道的大房子。

门牌上写着:这里是塞德里克.迪戈里

“嗨,塞德。”门咔哒一声开了,哈利直接进去,屋子的主人却似乎暂时离开了。

“嗨,哈利,这里是我的语音记录。我去和几个赫奇帕奇的同学们参加圣诞聚会了,担心你来送信纸的时候我正好不在,留下了这个录音机。把信纸放在桌子上,辛苦你啦!圣诞节快乐!”

哈利捡起桌上一跳一跳的獾模型,那个小动物在他手心里打滚抖了抖,又一跳一跳地重复上面的录音。

“圣诞节快乐,塞德里克。”哈利放下信纸和羽毛笔,带上门离开了。

獾的模型继续抖了抖,蜷在一个杯垫上面,魔力消失变成了茶匙。

“谢谢你,哈利,但这是个给家人的日子。所以有这个就足够了。”一个温和的男声说到,黑发青年挥了挥魔杖,帮那只茶匙彻底的恢复原状。

他在炉火旁边坐下来,展开了父母写给自己的信,仿佛因为靠近炉火的原因,雾气弥漫在眼睛里。快速地读了一遍妈妈的信,塞德里克暂时站起来平复心情,窗外的雪凝成美丽的窗花。

“我不应该躲着不见他的。”塞德里克突然想到,窗外的雪似乎很冷,他应该进来暖和下,但是找哈利送信的人又很多。他看了看手中来自父母的信件,感到一种莫名的情绪滋生。

他们也会害怕,害怕亲人们以为这封信只是个恶作剧,害怕再没有写给自己的信件,害怕被遗忘。

在哈利开始这份工作的第一年,塞德里克就有幸作了第一批寄回信件的亡灵,而他的父母,也像绝大多数亲属那样,怀疑自己的眼睛,却又宁愿这是真的。

第二年,哈利改进了方式,直接提供来自现实世界的记录笔和信纸,好带回去,打包了种种信件的救世主还得拒绝来自亡灵的实体礼物,“只有现实世界的东西才能带回去。”哈利带点苦恼的说,但是还是记下了清单,然后在信件旁边添上那些特别的礼物。

那些带着秘密和礼物和信不知道让多少巫师在圣诞节落泪,大部分不想深究的把这封来自天堂的信当做惊喜。但也有巫师认为这是恶作剧,发誓追根溯源。

比如说塞德里克的父亲。

迪戈里先生等了两个圣诞节,终于找到了发往他们家神秘信件的源头。“你,你!”本来怒气冲冲的迪戈里先生看着哈利,僵住了。

他们两个人最终达成了和解“我相信你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迪戈里先生坐在沙发上,手里的红茶一点没动。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地毯上的花纹,接着说:“我和他妈妈,都在想,到底是谁能够写出那样一封信?那语气,简直和塞德一模一样,就像他每次从学校里寄回来的,那些。”

迪戈里先生挥了挥手,想暂时驱走某些情绪。他们静默了一会。迪戈里先生继续说道“我请你不要再写信了。塞德已经走了很久了。”

“我不能说清楚,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但是这真的是塞德里克的信,我亲自取的。”哈利固执地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想说我的儿子还没有死吗?”迪戈里先生的语气很重,哈利一下子就闭嘴了,哈利转身,看着壁炉上面排列的相框,年轻的莉莉和詹姆正在玻璃后对他微笑。

“抱歉。”迪戈里先生冷静了一下“抱歉,波特,请原谅,你的故事太不可思议了。”哈利牢牢地盯着自己父母的画像,用平稳,不会颤抖的声音回答“没关系。”

“我们不会给他写信了,”迪戈里先生低声说,“这根本毫无意义。”

“不!”哈利转身看着他,两个男人瞪着对方,“我要怎么告诉你,这都是真的!对了 塞德里克本来托我给你送一瓶酒 Виски 的威士忌。你喜欢这种口味的麻瓜饮料,对吧?”

迪戈里先生僵了一下,努力思考着,他嘀咕着“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没什么稀奇的”,但他似乎终于相信了一点。

哈利送他出门的时候,迪戈里先生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他想了想“希望今天不是我的梦,”他顿了一下“也不是你的梦。”

晚上十点的时候,哈利到了陋居,这是他送信纸的最后一站。

他小心避开那些恶作剧的机关,但还是被一个到处乱飞的扫帚打到了头。

“抱歉!嗨,哈利,圣诞快乐,希望我不是最后一个跟你说这句话的。”弗雷德从楼梯上走下来,把一个咕咕叫的黄色小鸡抛到哈利怀里。

“这是什么?喂!”哈利发现捏了两下,这个玩具开始膨胀起来,立刻把它丢开,这个玩具小鸡旋转起来,羽毛像箭一样发射出去,所有碰到羽毛的家具都变成了一只咕咕叫的黄色小鸡。

现在满地都是抖羽毛咕咕叫的小黄鸡了。

“有意思。”哈利说道,压下了心里那句关于家具有多乱的吐槽。

“嘿,伙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弗雷德从背后搂着哈利,从他手里抽走了信件,一边看一边摇头“没有什么新奇的点子,都是我已经做出来了,或者正在做的。”

弗雷德对哈利眨眨眼睛,那些叽叽喳喳的小鸡逐渐失去魔法重新变成了一堆家具。似乎怎么也填不满这小小的陋居。

突然壁炉里的火花炸了一下,弗雷德推了一下他,“快走吧,我猜波特夫妇正在等你呢,顺便说一句,波特先生和小天狼星给你准备了惊喜。”

“那我可真是需要小心了。”哈利吐槽道。

弗雷德把哈利送出门,房间里的挂钟里只有一个指针,永远停在死亡上面。

“乔治不肯用你的点子,不过我想他实验的新炸弹其实就是改良版。”

弗雷德得意地挑了挑眉“我就知道。”

弗雷德的信在韦斯莱家里引起了轰动,但唯一一个知道真相是乔治。他把双胞胎兄弟的信贴在工作室的墙上,并且跟哈利强调“这个点子我其实早就想出来了,看,半成品就在那!”

亚瑟和莫丽知道了以后依次来抱了下哈利,他们仍然不相信这是弗雷德的信,但是愿意让这个惊喜每年都保持下去。

“你不必为我们做这么多的。”金妮搂着哈利的时候在他耳边说。

“我说的都是真的。”哈利强调。“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哦。”金妮挑起眉毛,“也许只有你们三个人知道。”她对着罗恩和赫敏点点头,转身走了。

哈利走在路上,呼出口的都是雾气,戈德里克山谷的那栋完整的小屋已经能看见灯光了。

【TBC】

评论
热度(26)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