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慎点
被屏蔽过。再发一次

关于魂片哈利的片段:

救世主终于屈服在黑魔王的威势下 接受了黑魔标记
斯内普私底下逮着他 拽着波特领子“你究竟是谁。”

黑发青年甩开他曾经的老师。整理好领口“我就是哈利波特。”他脸上的笑容,是詹姆波特都不曾有过的恶意,青年给了斯内普警告的一眼 走远了。

贝拉在地上打滚 抽筋 她眼珠鼓起 尖叫却完全被压在喉咙里。没有一个食死徒敢抬头。

“多么忠诚的部下,”青年嘲讽的笑笑 从贝拉手里抽走了紫杉木魔杖,怀念的看了一眼“我的老伙计,啊”他们叹了一口气,召来一个长盒将这根陪伴他许久的魔杖收藏起来,拿起了冬青木魔杖,现在这根才是最顺手的“我很抱歉,但是这是他的愿望——阿瓦达索命”

“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贝拉劳斯特莱奇刚刚死了,还有其他几个质疑黑魔王死讯的蠢货。”黑发绿眼的青年站在地牢最深处微笑 里面原本是为救世主准备的刑室,可惜现在关着它的上一任主人。

“杂种”伏地魔的红眼睛恶毒的看了救世主一眼“你以为,这种我早就想到的小把戏能关住我?”

“尽管试试。”他们看着对方,就好像一面镜子。

“你究竟是谁!”黑魔王咆哮起来 他失去了魔力,被抢走了魔杖,关在囚室里面,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你不是波特。”他几乎咬碎了牙齿“绝对,不是”

“你知道我是谁。”救世主最后给了他一个冷笑,离开了

在麻瓜小姐又一次追问后,哈利(或者说里德尔)仅有的耐心耗尽了 他把这个傻瓜掐着脖子提起来

“我说最后一遍,亲爱的格兰杰小姐,你之所以活到现在,是因为你有比常人多一丁点的头脑,但是你没有自觉,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赫敏含着眼泪摇头。

“好好好,”哈利不耐烦的说“韦斯莱,隆巴顿 他们有活下来的资本。介于你曾经多次让这具身体免遭意外,我也给你这个尊荣,这些就够了。”

“至于其他人,比如,卢平叔叔。”他冷笑起来“他应该回到肮脏的狼窝,而不是在巫师里面假装好好先生。”

“不……”赫敏破碎的哭泣从她嗓子里挤出来,但是哈利不想多说。

“好女孩,我还需要你,去给凤凰社一个满意的解释,嗯?让他们接受现实总比让他们死于意外好,对吧?”青年微微笑起来,看起来和某些人记忆里的学生会主席分外相似,他没去管趴在地上痛哭的麻瓜 整个世界都将被他收入囊中 一切都分外美好,不是吗?

给颗糖

哈利看着面前的计划书 钻心咒的音节在舌尖打转:问候那些被战争创伤的愚民和孤儿?发表稳定人心的演讲?这种 拙劣的,虚伪的手段,他真想给面前的蠢货一个恶咒。手却听不了使唤。

“哦,亲爱的哈利”他在心里叹气“一个玩笑好吗?我说真的,不会伤害他的,我发誓”

那股意识静静的沉睡下去了。

评论(12)
热度(56)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