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求约稿 hp all哈 均可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血腥玛丽


原梗:致命巧克力

汤姆抿了一口饮料“你不该给我点这杯饮料的,”
哈利站起身来结账,酒吧的灯光照射在玻璃杯里猩红的液体上。
汤姆感到从喉咙里泛出的疼痛,血腥味像气泡一样从胃里泛上来。
“这就是给你的。” 哈利轻声说。

  死神杀手哈利x反悔求生雇主汤姆

有死神设定的麻瓜世界au
伪be的开放结局 人物死亡

汤姆里德尔盯着夹在书中的塔罗牌,死神位,他缓缓念出上面花体字书写的字迹“死亡也是一种解脱。”

他现在正呆在自己租的小公寓里,继承了他生父的遗产没多久,新买下的别墅就被冻结了,争遗产时被他找人暗算的律师回过味来,坚持要重查他父亲当年的遗嘱。

老汤姆里德尔一家车祸后三人一起殒命,留下的大笔遗产都归了私生子小汤姆里德尔。他比他的老父亲更坏更狠,拿着这笔钱当本金做着些见血灰暗的暴利勾当,很是不耐烦警察的刺探,尤其是当年在车上做的手脚太过简单,那些警察局的走狗们嗅出了不寻常的味道,开始重翻旧事,每日循规蹈矩的问话令人烦不胜烦。

而且学校里的风向也不对了,一个沾染上杀人嫌疑的优异孤儿学生,是能令校园八卦爆炸的新闻。当他的导师面含愧疚地告诉汤姆,学校可能对奖学金的名额再斟酌一下的时候,他心里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极致。

“我要杀了那个不知好歹的律师,找人下手的时候就不应该只搞到他瘫痪。”汤姆恶狠狠地想,他的地下工作也停止了,一大笔单子进度卡在中间,没有他露面交易无法进行,而后果就是他的一半身家都要打水漂,他却没法急躁,不能让一直监视他的警察察觉到蛛丝马迹。

他损失了不止金钱,还有苦心营造的人脉和伪装。在刚刚警察通知他父亲的车祸案有进展的时候,排山倒海袭来的恐惧几乎吞没他。汤姆不后悔犯下罪行,只后悔没能做的更加干净利落一些,然而做过的事必然留下痕迹。

“死亡也是一种解脱。”

卡牌背面的死神穿着黑色的披风,精致红色的袍子,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的下巴线条美好,嘴唇和背景一样的鲜红。

汤姆苍白的手指划过卡面,画面中的死神微笑的弧度好像变大了,一行小字出现在卡片的内侧“完美谋杀,撕开卡片即视为接受协议。”

青年摩挲着这张卡片,他和他的父亲在紧张的时候一脉流传的习惯。同学们的窃声私语,警察局里漫长的询问,刺探的目光,单子告吹损失的金额是他这几年赚下的大半身家......等到他吸气回神的时候,卡片已经被撕成两半,落在地板上。

三秒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

汤姆恼火地踢开地板上的碎屑,拿出衣服进了狭小的浴室,等他出来的时候,午夜的钟楼敲响,被召唤的死神已经整装待发等候他的指令了。

哈利波特,S级死神,忙着自己介绍的青年有着帅气的面容和乌黑的头发,幽绿如毒药的绿眼睛,耳朵上别着镰刀形状的耳钉,看着从浴室出来露着胸膛的汤姆眼神一亮。

“你想什么时候去死?”

“......直到我生命的尽头,永远不想!”

“可是你把我召唤出来了。”叫哈利的死神随意地坐着汤姆的桌子上,赤裸的双脚蹬在沙发上。

“我只是,突然想——不,我根本不想死,我只是手没控制住,我以为这就是个恶作剧!”汤姆怒吼着,苍白的面孔因为怒气染上一层红晕,死神控制自己不要把目光凝固在顾客的脸上,但是这份鲜活又英俊美丽的脸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把你的脚放下来!”汤姆瞪着哈利说,死神从善如流地从桌子上起来,给自己变幻了一双黑色的靴子,顺手解开披风扔在座椅里,再次收获了人类愤怒的眼神。

“可是你撕开卡片的时候一定是想要去死的。不然我不可能被召唤出来。”死神坐在汤姆的座椅里,撑着下巴,头发乱糟糟成一团,绿眼睛看着他闪闪发亮,像是神话里诱惑人的犯罪的小恶魔。

“哼。”汤姆冷哼一声还要继续辩驳,但是哈利打住了他。
“你还有99天可以考虑自己的死法,”死神欢快地说“不过现在,你好像陷入了一些麻烦?”

夹在死神手中的是被汤姆藏到某地保险柜里的被修改的纸质版遗嘱。

哈利侧身穿过汹涌的人潮,好不容易在喧嚣的酒吧里抢到了个座位,他凝视了空气几秒,低头敲了敲玻璃杯,吧台里的冰块和伏特加都自动滚进了杯底,带着酸甜气味的番茄汁,色泽鲜红,到最后的装饰加上,一杯血腥玛丽就做好了。

死神把酒杯推到了对面的空位前,鲜红的鸡尾酒在玻璃杯中荡漾开,很快就被前来赴约的客人端起来。

“血腥玛丽?”汤姆哼笑着说,“你该不会想着烧死我吧?”

黑发青年喝着鸡尾酒,猩红的嘴唇像夜行的吸血鬼,和另外一个死神在人间闹剧里格格不入。

哈利保持沉默。

“所以呢,你决定好了吗?”汤姆先沉不住气了,他视线略过哈利看向舞池里喧闹的人群,“什么时候回那个地方去?”

“每次收到召唤,我们都要带一个灵魂回去。”哈利慢慢地说,认真地看着汤姆。

“但是,但是那真的只是玩笑,”汤姆紧紧攥着玻璃杯,又在哈利视线下迅速放开。“99天已经要到了不是吗?”

“还有半小时。”

“我们已经说清楚了,我是不小心召唤你的,我当时昏了头了,我有点陷入绝望,但是现在问题都解决了,我还是学生会长,车祸被推到了轮胎制造商身上,我的交易也在你的帮助下顺利进行了。”汤姆用温软的语调说“我的身家翻了好几倍,都是多亏了你。”他抬起眼睛,黑曜石般的眼睛是满满的感激和快乐。

汤姆看哈利没有表示,继续说道,“下次你到人间来,你能来找我吗?我可以陪你去岛屿上度假,去赛车,你想去但是没来得及去的地方......”汤姆握住哈利放在桌面上的手,似乎在传递自己的温度。

哈利深吸一口气,他仿佛回忆起在三个月里和人类陪伴留下痛苦的记忆,有针锋相对,有逃避,有视而不见,也有激烈的争吵最后化为爱意,有在浴室里暧昧的拥吻和浴缸里另外一个人强有力的禁锢入侵。

“你说过爱我。”汤姆怨恨地收起了暧昧的伪装,盯着眼前的非人类生物,手枪在贴身的口袋里凸出形状。

“我确实说过,爱火将在地狱重燃。”哈利被情人用刺骨的视线盯着,也没有丝毫不适,“你也说过。”

“契约无法更改。”哈利温柔地说,和汤姆伪装的温软不同,是掌权者胜券在握的平和。

汤姆垂下眼睛,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就要满了99天,死神必须带着猎物回去冥界,带不回猎物的死神将会遭受严重的惩处。

他需要最后一搏。

汤姆抬起眼皮,眼睛里倒影着酒吧彩灯的幻影,凝视着死神,向自己的情人祈求,“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真心的朋友,我也不想忘记你。”他声音发颤着说,“你究竟要怎么杀死我?告诉我.......”

哈利拍拍他的肩膀,只低声说他要去前台结账,身影消失在拥挤人潮中。汤姆迅速转头盯着手表,长长的指针只差一格就到了约定消失的时间。秒针走过一圈时汤姆心跳几乎停止跳动,直到确认死神的阴影已经离开,青年摘下手表,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

手枪仍然在贴身的口袋里,但是汤姆拿出的是一只造型怪异的钢笔,笔帽设计成拥抱着笔身的骷髅形状,有罪者拥抱死神,他摘下笔帽,匆匆在餐巾纸上写下爱语“我爱你,但——”

最后的笔迹停驻了,猩红的血迹滴到青年笔尖旁,像是死神卡牌上阴沉的背景色,很快润湿了几层餐巾纸。

死神解开了设下的屏障,钟楼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回响,汤姆感到从喉咙里泛出的疼痛,血腥味像气泡一样从胃里泛上来。

“契约无法更改。”

哈利轻声说。  黑发青年轻轻皱眉,捂住自己的喉咙,嘴角的鲜血和鼻下的血迹比酒杯里的鸡尾酒更加暗沉。手表的指针已经恢复了,宣告新一天的来临。死去的人类保持瞪大放射的瞳孔,污血衬得英俊的面容更加苍白。

尸体向后倒去,带翻了酒吧的高脚椅。

死神拍拍他的肩膀,身体里的灵魂就茫然的醒来,浑浑噩噩跟在死神身后,逆着被尸体吓哭,冲向门口的人群,走向黑暗深处。

“我和我爱将在炼狱重逢。”

   END

ps:死去的灵魂渡过冥河是有机会成为死神的啦——所以不算be!

评论(4)
热度(71)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