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求约稿 hp all哈 均可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阅读七夜谈第十三章(伏哈)

回魂石戒指
  
  午饭之后,罗恩提议来一盘巫师棋消消食,德拉科和赫敏一起给哈利出谋划策,韦斯莱三兄弟做他们的对手。罗恩不愧霍格沃茨第一棋手,照旧把哈利杀的毫无还手之力,马尔福在旁边都要跳脚了。
  
  再一次被罗恩的国王将死后,哈利站起来,怒气冲冲的说“你下的够好,那就你来下吧。”
  
  一直做场外指导,成功惹毛救世主的前学生会长大步走来,直接在波特旁边坐下(无视格兰杰恶狠狠的眼神和双子戏谑的目光),开始和罗恩韦斯莱的巫师棋比拼。
  
  黑魔王一挥魔杖,棋子变成了麦格教授棋阵的缩小版。黑白石头棋子都没有五官不会吵闹——但是杀死对方棋子的手段凶残无比——伏地魔的黑棋王后把罗恩的士兵摁倒,然后拖出了棋盘。双方的棋子逐渐减少,赫敏给罗恩递了个眼神;但罗恩的棋子有点无力抵抗,正在冥思苦想,鼻子上出了细汗;马尔福眼睛紧紧看着棋盘;哈利的眼神总是和那双深邃的黑眼睛撞上,伏地魔似乎把年纪设置到了二十几岁青年的样子,拥有廋高的身材和紧实雪白的手臂,他一手撑下巴一手推棋子的样子显得漫不经心又富有气质,哈利觉得自己能够理解被迷惑的霍格沃茨师生了。
  
  等到大人们商量(其实并没有什么结果)回来,就看到让他们心脏骤停的一幕,年轻版的伏地魔和罗恩韦斯莱对坐,面前的棋子厮杀激烈,夹杂着诸如“我觉得应该走这里!”“快快快,吃了他的骑士!”哈利坐在伏地魔身边俯身看棋盘,对面罗恩旁边站着赫敏,韦斯莱兄弟,德拉科探头看过战局,唯一一个大人——前黑魔王闭着眼睛,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麦格教授觉得自己头脑有点发晕,这些孩子们就不能稍微有点警惕心理吗?
  
  小天狼星走过来,揉了揉哈利的一头乱发“詹姆也喜欢下这个,格兰芬多没人下的比他好。”
  
  笑容从救世主脸上消失了。他抬头看向大脚板,男人的黑眼睛带着忧郁痛苦“没事,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他小声说“只要你开心就行,我相信你。”
  
  赫敏看见伏地魔攥紧了手中的棋子,可怜的骑士甚至不敢发出一声哀鸣,她平静的目光和黑魔王对上——这种程度的努力,还远远不够。
  
  他们很快读完了第二十四章怒刷存在感(海格再一次得到了诺伯,好在格兰芬多的宝石保住了)和第二十五章三人副本开启(哈利装成少年伏地魔,口袋里装着和他一起回来的伏地魔,还要跟着奇洛身上的伏地魔去偷魔法石!)
  
  心不在焉的伏地魔和救世主显然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但是两人的想法截然不同。救世主的内心被死者的怀念和愧疚包围,而伏地魔全程诅咒碍眼的凤凰社,收回魂器只是为了避免可怕的错误——但是这显然不能说服救世主。
  
  石板书落到了赫敏手里,女孩拢了一下长发,读起来
  “《
  
  第二十六章猪队友
  诺伯的事进行得很顺利。哈利在那午夜里顶着隐形衣出去了,路上没有碰到任何人或者幽灵或者动物。小龙被他施放了睡眠魔咒,安安稳稳的。根据伏地魔的说法,以哈利的魔力,他也只能对付一只刚出生一星期的小龙了——以前他大概会跳起来针锋相对,现在他对此毫不在意。赫敏和罗恩很紧张地在公共休息室等他,直到他回来才松了口气,继续去睡觉。
  
  而伏地魔告诉哈利的正事来得也很快。就在紧接着的下一个星期五,哈利在黑魔法防御术课之后被奇洛留了下来,不过表面上的理由是哈利要询问一些问题。罗恩和赫敏对此十分惊奇,不过哈利劝说他们先走了。
  
  “这就开始了。”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教室的时候,哈利听到脑袋里有个声音这么说。他的眼睛正跟随着奇洛转动,后者正在对教室施放无声咒,看起来像是一种保密作用的东西。
  
  “他似乎还是变得谨慎了。”哈利在脑子里回答道。他以前在教室、走廊、禁林碰见奇洛和斯内普的时候,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注意到要做预防措施的。
  》”
  
  麦格教授严肃的咳嗽一声。
  
  斯内普对此无动于衷。
  
  邓布利多教授推了下眼镜,如果一个职位必须每年都更换人选,那选择范围就非常有限了。而且当时情况也在他的掌控中,伏地魔的大意才是他希望看到的。
  
  “《
  “那是当然的,要知道日记本原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伏地魔冷静地说,“这对他来说是个非常糟糕的意外。”
  
  哈利的神经绷紧了。这对他也不是个好消息,谁知道他扮演的伏地魔在奇洛面前是不是会错漏百出?
  
  这时候,奇洛似乎终于觉得这间教室够安全了。他转过身来,面对哈利,表情不再抽搐,声音也不再结巴了:“就今天晚上?”
  
  哈利很少听见奇洛用一种这么正常的语调说话,不大适应。但是他听着脑袋中伏地魔的回答,努力让自己的表情调整到面无表情,并且维持好他的大脑封闭术:“是的。”他现在有点相信伏地魔说的话了,一个高明的巫师的确需要一个封闭的大脑——它实在太有用了!
  
  》”
  
  赫敏的眼神从斯内普到校长,再从格林德沃到伏地魔,认同了书中的话,不过自学这个真的太难了。哈利和伏地魔的关联太过特殊,只有非常完美的大脑封闭术才能帮助哈利保守秘密。她忍不住再次叹气。
  
  “《
  奇洛点了点头。“晚上十二点,走廊门口见。我会在那里等你的,”他的眼睛垂落下去,盯着哈利的冬青木魔杖,“主人,我们肯定能成功。”
  
  被称呼成“主人”的哈利浑身发毛,但是他不能表现出任何异常。而且他总觉得,对方看他魔杖的时候,眼里似乎有一道光闪过。也许日记本也觉得应该少说少错,他跟着道:“没有问题。”
  
  显然奇洛并不觉得这是真的没有问题。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又闭上了。但是有一个新的声音响起来,嗓音尖厉:“我觉得有个小小的问题。那样就会有两个我了。而这是不允许的。”这显然是奇洛脑袋背后的伏地魔在说话。
  
  》”
  
  “无知的可怜。”格林德沃闭着眼睛,这种危险应该先下手为强显然奇洛背后的伏地魔太过自信了。
  
  “伏地魔大战伏地魔。”罗恩和德拉科一脸不敢想象。
  
  赫敏快速的读下去,担心故事的发展
  
  “《
  
  这局面果然开始变得棘手了,哈利想。但日记本显然不觉得,因为他的语气里充满了一种兴味:“我已经先于你成功了。难道你想说,你让我继续回去做日记本吗?”他特意咬重了“先于你”这个词组。【赫敏尽力读出那种阴险的语气】
  
  哈利觉得这话题走向有点儿危险,但是他依旧照着这语气复述了一遍。只不过这中间肯定有段时间差,他衷心希望对面的伏地魔把那当成是他在思考。但是他只能看到奇洛苍白的脸,而那上面显然不是什么愉快的神情。
  
  那个声音停顿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当然,说是没有用的。你答应在魔法石上助我一臂之力,这就已经很出乎我意料之外了。但是总有一个需要回去,毕竟这才是我们的初衷,是不是?”
  
  这听起来的意思好像是,这件事一开始就是两个魂片看谁能先变成实体的比赛?等魔法石到手以后,两个伏地魔要来一次实力对决?谁更弱就回去继续当魂器?哈利脑袋里只能冒出这种想法。噢,真是够了,这种魂片间的相处模式他真是完全不理解!
  
  》” 
  
  哈利突然想起自己脑门上的某件“特殊礼物”,衷心的希望能把它早一点弄走。
  
  “黑蘑菇的实力对决。”弗雷德讽刺的说。
  
  “邓布利多教授,”赫敏发问“在分离魂片的时候,每一份灵魂都会比主魂小吗?”
  
  众人为这个问题呆了一下“为什么听上去像是切蛋糕。”小天狼星茫然的说。
  
  黑魔王在椅子上给了布莱克一个优雅的白眼。
  
  “很奇妙的问题,格兰杰小姐。”邓布利多教授微笑着说“也许制作者能够控制每一次的分割,但是最后的结果是不可控的。”
  
  “第六份蛋糕一定比剩下的那一份小,但所有被分隔的蛋糕加起来,就说不定了。”哈利说道,指向非常明显。
  
  伏地魔觉得自己清楚的感觉到一根神经崩裂开来,灵魂的分隔对理智和魔力没有影响,不过每分一片就是离死亡越近一点,黑魔王阴郁的想,不就是收回魂器吗?我总能做到的,不管是为了那个男孩还是为了更远大的目标——等等——黑魔王握紧了自己的右手,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东西出现在手心中,粗糙的触感和不太圆滑的表面——回魂石戒指?!
  
  没有人注意到黑魔王震惊的目光,阅读继续下去。
  
  “《
  日记本的回答证实了他的想法。“只要你比我强。”他圆滑地道。
  
  哈利觉得他肯定没把这句话里该有的语气表达出来,这种要笑不笑又暗藏机锋的调子他从来不擅长。而且他觉得对方肯定也通过奇洛的眼睛看到了他的表情,因为那尖利的声音突然转了个方向,问道:“但我看你对这身体的操控能力好像不怎么样。那表情简直就是活脱脱一头蠢狮子。你该不会没把这男孩的意识吞噬干净吧?”
  
  哈利最怕听到的就是这句话,但是日记本显然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我还要留着他对付邓布利多呢。如果要我对那只老蜜蜂露出什么敬仰的表情,那可就太恶心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完全听我的。”【格林德沃冷笑一声】
  
  那个声音没有再说话,好像在思考这件事的利弊。最后他似乎认同了这说法,“那就晚上见。”
  
  》”
  
  “他以前总是结结巴巴的。”罗恩厌恶的说。“真不知道伏地魔怎么能忍受那股大蒜味。”
  
  哈利心中一沉,他真是受够了这种半遮半掩拿自己当傻瓜的做法(他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伏地魔就不担心被主魂吞噬吗?这个组合怎么看都是漏洞百出吧?
  
  “《
  
  十分钟后。
  
  哈利在回塔楼的路上找了个废弃教室钻进去,因为他觉得他刚才知道了许多新的东西,问题都快把他脑袋挤爆了。“你不是说你安抚好了他吗?这哪里是好了,我觉得他肯定在怀疑我!”那最后一句,对方肯定觉得日记本没有彻底获得一个身体吧?
  
  “就你那样的表情,被怀疑也是正常的。”伏地魔的声音显得懒洋洋的。“晚上你最好先做好准备。”
  
  “好吧,我现在知道了!”哈利本以为既然同是一个人的俩魂片,一定会十分安全,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烦躁地在布满灰尘的地上走了两圈,最后不抱希望地问:“你们最后是必须来一次决斗的意思吗?”
  
  伏地魔的声音有点儿好笑。“不,当然不。决斗是要了对方的性命,我们只是为了一个主导权而已。”他顿了顿,又道:“其实我就没指望你能不被发现。”
  
  “那你叫我学你说话做什么?”哈利已经十分焦躁,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就和被点着了的炮仗一样。“难道就为了最后你被他解决掉吗?”想想看,奇洛和伏地魔的组合肯定比他和日记本的组合实力要高强吧?
  
  伏地魔本已经有了计划。奇洛一直在怀疑防备他是正常的,因为这样才是他自己的性格,所以他从来就没觉得他能在最后一刻到来前真的降服过去的自己,和哈利说的完全就是只言片语——因为两个伏地魔之间真的没有一个格兰芬多能插得上话的机会,也不可能很容易理解。
  
  但是就算奇洛再警惕他,也要等到获取魔法石之后才能和他比,而他和哈利现在正好给了对方一个死要面子的印象,“这组合并不那么强、很容易解决”。毕竟对方以为,他只是十六岁时的那个日记本而已。这个计划的成功说明了过去他自己的自大和轻敌,伏地魔真不想承认这一点。
  
  不管怎么样,伏地魔认为,对于哈利来说,他完全不需要知道这么多内情,只需要错漏百出地跟着奇洛进去就行了。这样可以成功地麻痹对方的神经,让他在最后时一举得手。但是哈利现在那么紧张,简直比他还紧张了……
  
  “你在担心什么?”伏地魔轻声问。如果说日记本有心跳的话,那现在一定是静止的。虽然他们现在是同生共死的关系,但是哈利刚才很明显只说了他,而没说他自己。“我可没那么容易死,你应该知道的。”
  》”
  
  赫敏哼了一声,为了黑魔王毫无下限的脑补能力。
  
  伏地魔抚摸着回魂石上的花纹,没有去管麻瓜小姐不礼貌的注视,只是心里充斥着迷雾。永生于黑暗星海中的野兽一直遍体鳞伤,只有独自前行,在看到他丢失的那一片灵魂之前他都不曾发觉世界一直是黑暗的。
  “《
  
  哈利明显没有注意到他诱哄一般的语气。他现在想到,他学了那么久,居然还是一点都不像伏地魔,不由得就生自己的气。【小天狼星扶额】伏地魔还说他根本就没相信过自己能成功!“那是以前!”他气呼呼地道,“你以为你现在不会很容易死?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一个阿瓦达!”他一着急就有些气急败坏口不择言了。
  
  但他话音还没落,伏地魔就笃定地说:“你不会。我估计,你现在的索命咒,顶多就只能让我留点儿鼻血。”
  
  这话简直就和当年那个冒牌穆迪教授说的一模一样。就算哈利气得肝疼,也知道那的确是实话,只能咬牙切齿地道:“你等着,早晚有一天……”相比于他觉得他要拖后腿的不好预感,对方那种“我吃定你”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啊!伏地魔难道不是一直相信他们是死敌吗?
  》”
  
  “这我可不敢保证。”英俊的前学生会长站起来,眼睛里带着笑意,“哈利移开眼神,恢复容貌的汤姆里德尔看起来就像一个发光体——大家对他的态度都缓和许多了——而且总是用奇怪的话来激怒自己。
  
  救世主内心挣扎一会,忍不住抱着一丝希望在心里问“你会忏悔,是因为注定的失败,还是为了那些死去的人?”
  
  没有回答。
  
  伏地魔离开了座位走向迷雾,身影渐渐消失,哈利看着再次呈上的食物和空了一个座位,感到某种情绪涌了上来,几乎把他淹没。

tbc

评论(2)
热度(40)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