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烟玉田@回来了

三分钟热度双子
非常非常讨厌倒霉孩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吃耀攻耀受不吃菊耀……
脑洞一时爽,填坑就_(:з」∠)_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黑暗中的慰藉

挂这个小号
抄袭了外网ff的solance in shadow
当做自己的原创
被评论发现指出后删了评论
现在才改成翻译加上原文链接
然而没有授权
(括弧笑)
这是哪里跑来的拿来主义啊????

Cielo Nirvana:

Auther:The Fictionist
Website:https://www.fanfiction.net/s/7932144/1/
Dear The Fictionist
Permission:Feb 18Yeah, sure :) I'd be honoured so long as you credit the original work. I'm glad you enjoyed the stories and good luck!


————————————————


Chapter One


汤姆·里德尔在密室里背对着斯莱特林的雕像,双臂交叉,冷静地看着金妮·韦斯莱在他面前哭泣。


她的脸色苍白得令人吃惊,自从她来到这里以后,她什么也没做,只是哭了起来,当她的生命渐渐消失时,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他发出一声欣喜的嗡嗡声,那是一种力量和能量的感觉,它正开始回到他的身上,在他的背部,像寒冷的光滑的石头上的微弱的感觉。
它们以前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他的神经感觉像是在火上,太敏感了,因为他能在第一次的时间里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意志。


“请…”金妮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她第一次——紧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汤姆,请…放开我。”


“让你走?”他皱起了眉头。“我已经说过我不能那样做了,金妮。”他慢慢说,“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朋友互相帮助,你不希望你能帮助我吗?”


“我——我没有——”她又哭了起来。“我不想死!”


“没有人爱你,”他睿智地答道。“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会。”


又一片寂静,他好奇地看着她,小金妮。
她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孩子,爱发牢骚和索求,只是渴望得到认可和接受。老实说,他对她很好,给了她那个。


这不要紧的。


最终,她对他来说毫无意义,只是钓到一条大鱼的诱饵。


韦斯莱小姐已经告诉了他很多关于哈利·波特的事,他觉得他的魅力很吸引人。那个活着的男孩,杀人魔咒的幸存者,一个传奇。
他急切地想知道,完成这样一件事需要什么样的孩子。毕竟,他几乎不能错过他们之间的相似之处——混血,孤儿,在麻瓜的虐待中被养大,不知道他们的合法地位,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如果梅林相信的话,他们甚至看起来都是相似的。


这相当…有趣。


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那个男孩本人,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汤姆,我很害怕。”金妮的声音现在甚至更弱了,好像在不停地说话,乞求安慰。


她的眼睛,变得如此美妙而可怕,已经闭上了。


他能听出她的声调里的恐惧,并喜欢它。她真的很年轻。


但他没有理会她,他开始失去耐心。他一整年都在听她那悲惨的烦恼——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现在有义务这么做。


他转过身去,环顾着房间,他想知道什么时候他的传奇男孩会出现。


寂静伸展,他的力量一直在增长。他现在几乎是固体了,只是边缘有点模糊。


“哈利会阻止你的。”她咕哝道。他猛地转过身来,只见她终于屈服于无意识的状态。


现在除了等待,没有别的事可做。


—————————————————


哈利站在一间长长的、光线昏暗的房间的尽头。高耸的石柱上缠绕着无数雕刻的蛇,支撑着隐没在黑暗中的天花板。长长的黑色阴影穿过那奇怪的、绿色的黑暗,充满了这个地方。


他站在那里,听着寒冷的寂静,他的心怦怦直跳,像个被困住的游走球。


蛇怪能躲在暗处,它会在柱子后面吗?金妮又在哪儿?


他拿出他的魔杖,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在蜿蜒的圆柱之间,他的脚步声回荡。它太安静、太可怕了。


他眯起眼睛,准备用最小的动作来避免它。他可以发誓,那只石蛇的眼窝似乎在跟着他,不止一次。他感到一阵胃的震动,他害怕它是蛇怪。


当他走到最后一对柱子的时候,一尊高得像房间本身的雕像站在后面的墙上。


哈利不得不伸长脖子仰望着上面那张巨大的脸:那是古老而又神秘的,长长的、薄薄的胡须,几乎落在了巫师袍的下面,在那光滑的房间地板上,有两只巨大的灰色的脚。


萨拉查•斯莱特林。


不知怎的,他希望这个人看起来更像蛇。
在那两脚之间,躺着一个有火焰发色的女孩。


“金妮!”他嘟囔着,向她飞奔过去,跪倒在地。“金妮——不要死——请不要死——”
他把魔杖丢在一边,他现在顾不上它了。如果她死了…她可能不能死了。他抓住她的肩膀,把她翻过来。她的脸白得像大理石一样,冰冷,但她的眼睛闭着,所以这冰冷不是因为石化。


“金妮,请醒醒,”他绝望地命令着,摇晃着她。


金妮的头无望地从一边到另一边。他的血液凝固了。


“她不会醒的,”一个温柔的声音说。


哈利猛地弹了起来,又跌坐在地上。


一个高个子,黑头发的男孩倚着最近的柱子,看着这一切。奇怪的是,他的轮廓边缘都是模糊的,仿佛哈利透过一扇磨砂的窗户望着他。


但他不会认错,鉴于他在这个男孩记忆中看到的魔咒“重击巨蛛”昨晚才使他和罗恩从阿拉戈克的子孙口中逃出。


“汤姆—汤姆·里德尔?”


里德尔点了点头,没有把目光从哈利的脸上移开。


“你是什么意思,她不会醒来?””哈利迫切地说,“她不是——她不是——不是吗?”


“她还活着,”里德尔回答。“但仅此而已。”


感谢梅林。金妮还活着……一个不确定的感觉在他的胸口膨胀,他盯着另一个男孩。


汤姆·里德尔五十年前就读于霍格沃茨,但现在他站在那里,一盏古怪的、雾气蒙蒙的光照耀着他。


这怎么可能呢?


“你是幽灵吗?”他半信半疑地问道。


“记忆,”汤姆平静地回答。“在日记里保存了50年。”


他指着雕像巨大的脚趾附近的地板。的确,日记就在那里,毫无疑问。哈利咽了口唾沫,他的困惑与日益增长的认识相一致。


有一秒钟,他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为了更紧迫的事情而拒绝了这个问题。


“你得帮帮我,汤姆,”他说着,又抬起了金妮的头,挣扎着,红头发像血一样流过他的手指。“我们得把她弄出去。有一个蛇怪……我不知道它在哪里,但它随时都可能……请帮帮我!”


里德尔没有移动。哈利汗流浃背,设法把金妮从地板上抬起来,他弯下身去捡起他的魔杖。它不见了。


“你看到了吗?”


他抬起头来,里德尔还在看他——他修长的手指间转动着哈利的魔杖。这种可怕的认识现在正在他的脑海里,但他不想相信,于是他向他伸出一只手。


“谢谢,”他说。


一个微笑卷起里德尔的嘴角。一种严密监视的感觉让哈利发抖。


“听着,”他又试了一次,急切地说,他的膝盖因金妮的重量而下垂。“我们得走了!如果蛇怪来了……”


里德尔平静地说:“直到它被召唤出来,它才会来。”哈利像吞下了胆汁,金妮轻轻地倒在地板上,他再也不能抱着她了。


“你是什么意思?”他慢慢地问道。“看,把我的魔杖给我,我可能需要它。”


里德尔的笑容危险地扩大了。


“你不会需要它的。”


“你是说我不需要什么?”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哈利·波特。有机会见到你,跟你说话。”


“我认为你没有得到这个机会,”哈利咬牙切齿地回答。“我们在密室里!我们可以稍后再谈——”


里德尔露出一个假笑。


“当然,”汤姆承认了,“你是对的,这不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地方,请原谅我。”


“是的,不是。”哈利又说了一遍,试图把坚定的力量注入他的声音。“那么,你愿意帮我和金妮一起吗?”他问道,但不敢奢望。


“恐怕不行,哈利,”里德尔回答,向他走过去,脸上露出一种饥肠辘辘的表情。这让哈利联想起一些食肉动物刚刚发现了它的下一餐。


哈利僵住了。他感到他被那个年长的男孩圈起来了。


“你看,小金妮变得越虚弱,我就变得更强大。”汤姆强调般重申道,他的手指梳理过哈利的头发,轻轻地拨动着,露出他的伤疤。


他感到疯狂。


“你是她变成这样的原因?”他能感觉到他的恐惧在发酵。


“聪明的男孩,”另一个人称赞道。尽管明白自己该警惕,哈利却感到最可怕的骄傲。在那之前,没有人真正表扬过他。


德思礼一家从来没有,赫敏是个聪明的人——他在这种时候想什么?


这里有更严重的事!


“你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他意识到。一切都太晚了,他陷害了海格,金妮…他对金妮做了什么?


“很高兴认识你。”汤姆顺畅地回到。
他的身形更凝实了,轮廓越来越清晰,更强大的里德尔越来越强了。他该怎么阻止他不杀金妮?哈利的眼睛拼命地旋转,试图连接这些点。记忆,保存在日记中五十年……


“日记!”他冲向了它——如果不是他的腿突然崩溃在他自己的魔杖下的话。


他几乎在痛苦中发出嘘声,感觉自己的膝盖被撕裂。他躺在地上,紧挨着金妮——日记就在她的另一边!哈利努力地试图把自己的身体抬起来。


“啊,啊,不要那样做,哈利。”里德尔握着那根冬青木魔杖,发出一声可怕的高亢、冷酷的笑。哈利摸了摸脖子后面的头发。


他从来没有感到如此害怕,如此脆弱,如此无助。而汤姆用一种深思的表情看着魔杖。


“你不会成功,”哈利绝望地吐了口水。“这次没有人死,所有的人都只是石化了。”


“哦,你这个傻孩子,”里德尔轻声低语,凝视着他的脸。“我没告诉过你吗?杀了泥巴种对我来说不再重要了。几个月来,我的新目标一直是——你。"


哈利几乎吓呆了。这很明显,不是吗?


“你想要我做什么??”他低声说。“如果你要杀了我,来吧,但让金妮出去——你,你可以让我代替!”他叫到。


里德尔打量了他一眼,眼里闪着微光。


“真的?”他问。哈利咽了口口水。


“是—是的。”


“你不是普通的小英雄”里德尔微笑着说,头向一边倾斜。哈利咬紧牙关。


“我们能交易吗?我是说…你可以做你想对我做的,如果你想要的是我,就让金妮离开!”


“听起来很合理,”汤姆轻轻地说。哈利盯着他,他的内脏绞紧了,几乎不敢呼吸。“但是,不。我已经有你了,这一点毫无意义。”


冬青木魔杖指向了他,哈利拒绝退缩,尽可能平稳地对视那锐利的目光。他不想像这样死去,在地板上,没有魔杖对决。


“那么杀了我,”哈利说。里德尔的眼睛闪闪发光,像钻石一样冰冷而又坚硬。


“我可以这样做,”他喃喃地说。“但那样我们就不能'稍后再谈'了,不是吗?你说过我们能的。”
哈利的眼睛惊骇万分地瞪大了。


“什么——”


“Stupefy.”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


*Stupefy:咒语昏昏倒地
-Thanks for reading♡
-My essay will let u cannot stop.

评论(2)
热度(34)
  1. 月影吴光CelioNiran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干货堆积铺
    我先存一个备份,继续挂着。
  2. 墨烟玉田@回来了CelioNirana 转载了此文字
    挂这个小号抄袭了外网ff的solance in shadow当做自己的原创被评论发现指出后删了评论现...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