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热度双子
挖坑不止 填坑随缘
all哈主伏哈塞哈 all路明非
all哈包括但不限于(伏哈,塞哈,德哈,罗哈,斯哈,小天狼星x哈利(教父子组)纳威x哈利(预言之子组)邓布利多x哈利(柏拉图))

【伏哈】约会大作战【旧文重发】

拿这个假装生贺……
会被打吧
以前的被我设了个人可见
再发一次

题文不符注意

轻微伏哈倾向

魂片哈利和救世主轻微感情描写

一把小清新的刀片【?】

哈利神情恍惚的在格兰芬多餐桌旁边坐下,他年轻的爸爸妈妈正在吃早饭,两个人都穿着金红的校服,“我给你留的水果糖浆馅饼。”莉莉微笑着说。

黑发男孩迷糊的接了过来,右手边是一杯南瓜汁,慢慢填充的胃部让大脑也清醒过来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詹姆和莉莉之间的互动,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大脚板在门口等你。”帅气的魁地奇队长朝他挤挤眼睛,显然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约会,男孩揉乱自己的头发,感觉其他单词都从自己脑袋里飞走了,只有再见到教父的念头充斥着,他匆忙结束早饭,离开礼堂,没注意到占卜课教授格林德沃先生不满的视线。

小天狼星,就像哈利曾经在记忆里见过的那样英俊典雅,见到哈利后的笑容像阳光那样明亮“哦——”哈利呻吟着,教父差点把他的勒到窒息。

“好小伙,干的真不错。”小天狼星好不容易才把宝贝教子从怀里松开,他们没有再讲禁林的那次会面,一起出发前往霍格莫德。

“店铺不算少,但是口味肯定比不上活人的世界。”他们在三把扫帚里面坐下,这间酒吧在罗斯默塔女士之前属于一个稻草色头发的男巫,围绕在他身边的是笑的花枝乱颤的一群女巫。

他们畅快的聊了一个小时,战争之后的重建耗费了人们很多心力,那是亡灵无法知道的,哈利大口喝着黄油啤酒,努力不让眼里的雾气蔓延出来,男孩一点点讲着他们现在的状况,麦格教授快要退休了,赫敏在魔法部适应良好,他每周都带着泰迪去韦斯莱家蹭一次晚饭......

当他讲到上周末发生在泰迪,罗丝和雨果之间的趣事的时候,小天狼星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我的天啊,莱姆斯的孩子!”他摇头大笑,确定泰迪至少继承了卢平身上没展现出来的恶作剧因子,“他肯定是个格兰芬多。”

轻微的嗤笑从背后传来,教父子两人一起转过身去,发现十七岁的斯内普正抱胸嘲讽的看着他们“哪里都好,别给斯莱特林抹黑。”

“斯内普教授。”哈利赶在小天狼星开口前说道,碧绿的瞳孔和深沉的黑色对上了,斯内普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变成了恼怒和轻视。

西弗勒斯斯内普哼了一声“这么多年以后,终于学会了礼貌,波特。”小天狼星做了一个非常像鼻涕精的口型,后果就是他们俩一前一后拔出魔杖跑走了,留下救世主男孩坐在桌子旁边翻白眼。

“嗨。”又一个黑头发出现了,赫奇帕奇的勇士在哈利旁边坐下,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哈利一瞬间闪过很多念头,有求必应室里面秋张靠近的脸把他脑子塞住了,他结结巴巴的说“嗨,塞德里克。”

哈利不确定塞德里克灰色的眼睛是不是看穿了一切,不过他什么也没说,接下了带着哈利参观霍格莫德的任务,他们走过充满了欢声笑语的笑料店,情侣咖啡馆里面挂着粉红的爱心,书店外面摆着巫师等级考试的辅导书,老板在收银台里面昏昏欲睡,哈利尽力回想他听过迪戈里夫妇的近况,在塞德里克的陪伴在感到发自内心的愧疚。

“不是你的错。”塞德里克肯定的说,年轻的勇士像预言家日报上的照片那样英俊帅气,脸上是接近活人的生动表情,哈利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堵着,低头看向架子上一排排的花边笔记本。

哈利的视线停在一个黑皮的日记本上,僵住了。这个本子在一堆花里胡哨的册子里显得格格不入,它颤动了一下,自己立起,翻出内页,墨绿的墨水显示出花体的语句“玩的开心吗?男孩?”

“不——”哈利直起身转头张望,街上一片和平,伏地魔怎么会在亡者之境呢?

日记本嘲弄的摊了摊手,另外一行字迹浮了上来“欢迎伟大的救世主光顾,不胜荣幸。”深色的墨水带着显而易见的恶意,哈利就像感受到了什么,看向门口,年轻的学生会会长里德尔靠在门边,从一本薄薄的O.W.Ls练习册上投来戏谑的视线,闪瞎了哈利的眼。

哈利怒气涌了上来,他追着里德尔跑出去,把塞德里克抛在脑后,没注意到雷古勒斯正在和他表姐贝拉吵架,他们两个人都穿着银绿的校服;卢平和唐克斯在一家小店门口晒太阳,唐克斯的头发是浅粉色;孤独的弗雷德怀抱着一大堆笑料店的玩意,爪牙飞盘在他身边悬浮着;他们追逐着路过冰淇淋小店,大块的奶油和坚果几乎遮住了学生的脸,最后在一栋小屋门口停了下来。

哈利打量着这栋屋子,它看上去不像真正的巫师建筑,没有倾斜的烟筒和挂满草药的窗户,更没有黑漆漆的围栏和白骨,他感到一根魔杖顶住了自己的后背,里德尔轻声说“不进去看看吗?黄金男孩......我们可等你很久了”

踏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哈利还在思索究竟有多少在战争中死去的食死徒——不管多少他都应付不过来,他悲哀的想到。直到他看见屋子里的很多个伏地魔。

“噗。”救世主忍住不大笑出声,他身后的里德尔用魔杖狠狠捅了哈利的背“你想试试永远留在亡灵的世界吗?”

“什么?”哈利还在揉着肚子,带着挂坠盒的魂片占据了靠近门口的沙发,坐在主位上的主魂投来恶毒的视线,日记本正抱肩冷笑着看着他,带着戒指的魂片面容僵硬如同哈利在邓布利多教授记忆里见过的那样,但是他分不清剩下两个谁是金杯谁是冠冕。

被这么多双红眼睛注视着,哈利觉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圆框眼镜背后的绿眼睛眨了眨,感到无与伦比的压力。

他背后传来脚步声,哈利向后看了一眼,呆住了。一个复刻般的哈利波特向他走来,从衣着到头发到伤疤都是一模一样,只是有一张美的多的脸和红宝石般的眼睛,他花了几分钟才想起来这是伏地魔不小心留在他身上的魂片。

魂片哈利毫不在意其他魂片对他鄙视的态度,笑嘻嘻的对救世主问好“我可是唯一帮过你的。”他狡猾的说,笑容是完全的斯莱特林“蛇语,魔力,还帮你挡过索命咒。”

蛇脸的男人冷哼一声,看着魂片拉过救世主占据着旁边的沙发,靠在男孩肩上。哈利人生中从来没有得到如何对付世界上另外一个你的经验,因此也就无法把魂片推开,与他一样的黑发扫在哈利脖子上,带来奇怪的感觉。

“你在最后一战中把我害惨了。”主魂凶狠的说,不过好像没有谁把他的话当真,其他魂器根本没把他当主人看,魂片哈利玩弄着救世主的手指,然后把两个人的手扣在一起。救世主在日记本的视线下莫名感到冷汗,正努力的把手抽出来。

“所以,他究竟是怎么被你打败的。”冠冕忍不住开口——银色的王冠从他的口袋里露出一个角“除你武器打败了阿瓦达索命。”他鄙夷的说,但是完全没法藏住自己的好奇心。

哈利不敢肯定他是不是已经忘记有求必应屋的那场大火,也许魂器会有一些自己的特征,他想到冠冕上那句“过人的智慧是人类最大的财富”,其实有时候,过人的智慧只会给人更多的负担。

比如现在一脸高傲一定要得到答案的冠冕。

“当然是被爱打败了。”靠在哈利肩上的魂片窃笑起来,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贴近的效果让其他魂片皱起眉头。

“愚蠢。”戒指冷漠的说,手上金色的粗戒指,回魂石却不见了。

魂片哈利的笑容消失了,他们冰冷的对视,看不见的力量在屋子里对抗。结果是红眼睛的男孩喘着气放开了救世主的手。

“你以为自己离爱最近?小可怜。”日记本用蛇语嘲讽脑子不太清醒的同伴。

哈利不知道这场用蛇语开启的争吵是为了什么,不过伏地魔的耐心已经到底极限,一声巨响以后,所有人都闭嘴了。

“我不知道在亡灵之境索命咒还有没有效果,救世主不如让我实验一下。”黑魔王对自己的死因固执非常,让哈利很是头痛“决斗之前我就已经告诉过你了,你不可能成功的。”

“你让一个黑魔王忏悔?”主魂几乎是在咆哮了。

哈利能够指天发誓,决战时他所说的都发自肺腑——甚至说的都有点多,但是伏地魔从来没有听进去过哪怕一句,至少冠冕已经开始沉思(好在还有一两个明白人,哈利无力的想)然后在僵硬的气氛中,大门被咒语强行破开了。

年轻了许多的邓布利多教授严肃的走进来,和伏地魔用冰冷的视线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自己的学生“哈利,你该走了。”

“留下来才是正和他意呢。”主魂嘶嘶的说“这里有他的家人,朋友,甚至还有邓布利多,不是吗?”他尖利的嘴唇扭曲出一个刻薄的笑容。

红头发的变形课教授没理会汤姆的挑衅,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颗黑色的宝石,戒指的眼神立马阴沉起来。“转三次就行了。”那双蓝眼睛在镜片后面对哈利微笑着。

哈利站起来,那颗宝石沉甸甸的在他手心躺着,他知道现实中的自己正在圣戈芒的病床上昏睡,罗恩赫敏正焦急的等他醒过来,可他总忍住不多留一会,再多留一会。

“留下来。”和他一模一样的魂片说到,红眼睛里面有着贪婪的奇怪和哀伤“我们不该分开。”他伸手去拽哈利,被主魂定在原地。

“别做出这种恶心的样子。”伏地魔压制着怒气,他实在看不惯魂片那副让人作呕的姿态。

哈利知道这是离别的时刻了,父母的笑容,小天狼星的脸闪现过去,一个快活而虚幻的霍格沃茨不是他的归宿,在已经死去的黑魔王和世界上最伟大的白巫师的注视下,救世主的身影慢慢变成虚无。

几分钟后,在圣戈芒躺了三天的救世主就会呻吟着睁开双眼,傲罗的职业生涯让额角又添上一道狰狞的伤疤,他的好友终于安下心,泰迪停止了哭泣,而刚才梦境里的经历,他将绝口不提,也无人诉说。

END

评论(12)
热度(107)

© 墨烟玉田@回来了 | Powered by LOFTER